蕴涵深厚的青云岩墨迹石刻

    
   青云岩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赓续不断的晨钟暮鼓,固然是令人留连忘返的原因,但正像几乎所有类似的自然人文景观一样,历代骚人墨客留下的题咏墨迹,是构成是青云岩历久不衰的魅力的主要因素之一。
 
   青云岩题咏墨迹主要以摩崖石刻的形式存留至今,内容包括佛教造像记和历代游人题记,刊石时间始于晚明而下迄当代。最早的石刻乃成于晚明嘉靖年间的弥勒佛凿成记;历代游人题记散见于山路两侧至青云岩、大峰庙“觉岸”二字,据传为乾隆的手笔,乃从瘦西湖移拓而来;其他多属本地或外地登临其境者留下的手迹,书法名体皆备,作者籍贯包括浙江、湖南、山西、安徽以及本省潮安、潮阳等地。由于这些石刻的存在,青云岩多了一道人文风景,而且,使其开发的历史,具备了被阐释的可能。 
 
   俗称“大肚石佛”的弥勒洞可能是青云岩作为地方供养佛教对像地点的发祥地,其开凿时间可追溯到洞中刻于嘉靖五年(1526)的造像记。造像因石成形、弥勒坦腹大笑,形神惟妙惟肖,体现了刻工的匠心和明代民间佛教信仰鲜明的世俗性。从造像记稚拙的书法结构、风格来看,此洞的开凿当非文人雅土所为。可能正因为其洞开凿最早,且所在之处地势较高,登此,青云山风光、濠江海景,均可尽收眼底,因之成为青云岩引人注目的中心。 
 
   青云岩石刻,踵弥勒凿成记后,可考者始于嘉庆丙寅,较早几例均见于“大肚石佛”周边巨石。如道光庚子安徽池县姚瀚题刊: 
 
 青云岩可比丹丘,岁岁登高到上头。
 
 菊有黄花才是节,树无红叶不成秋。
 
 尽倾元亮千瓢酒,难破樊川万古愁。
 
 放眼峰头望不极,海天空阔两悠悠。
 
 道光辛丑(1841)陈青瀛题刊: 
 
 幽寻喜岩阿,岩阿景不一。
 
 云起岩阿没,风卷岩阿出。
 
 爱兹青云佳,苍翠自终日。
 
 丹梯勇一登,石磴历千级。
 
 钟声何处来、曲径松扉入。
 
 鱼鳞僧舍多,佳胜更石室。
 
 苔藓绣佛衣,扪之手欲湿。
 
 撼树风带腥,涌海水皆黑。
 
 风帆与沙鸥,游人目不暇。
 
 乃知四山中,于兹已造极。
 
   两诗一为抒怀,一为写景,诗间雅淳,书法古厚。洞顶巨石有汉军贾润沛书“胜景奇峰”,陈祯题“海阔天空”,陈渭杨指书“一览”,戴漉巾书“乐等观濠”。登高望远,抚石读碑,旅游之得、之乐,大约莫过于此。 
 
   清代咸丰末年,青云岩因重修开光而迎来其石刻艺术史中的鼎盛时代。在此期间,本地名流张国栋于己未(1859)间书丹刊石,在整个青云岩石刻群中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从云岩门入口题“得路”开始,张氏沿途分题“一曲”、“二曲”、“三曲”、“四曲”、“五曲”、“六曲”、“七曲”、“八曲”、“九曲”、“有奇骨”、“遮却山泉流曲折”、“不容轻易到人间”、 “五指峰”、“步梯”,到青云岩洞口又题“共登”、“自然云构”、“接仙石”。据张氏己未春刊石题记可知,因青云岩重修、“禅堂焕彩”,张氏刊石,期以“互相辉映”而作。显然,这是一次有计划的艺术工程,张氏书丹刻石的分布,不但框定了青云岩的整体格局,而且以富于诗意的语言,提示了青云岩的人文内涵和登临者情与景谐的内心境界。特别应该指出的是,张氏书风遒劲丰润,大家风范,如草体“自然云构”,据跋知为张氏醉中所书,结体圆润饱满,线条流转酣畅自然,有醉而非醉之概,允称我国历代摩崖书法石刻中的上乘之作。另外,张氏刊石选点得宜,而且,从阅读欣赏的角度来看,这十余处刊石随着路转景移,次第出现,本身就像一篇情景交融,语感节奏优美的散文游记。张国栋之后,题咏刊石之作赓续不断,但张书擘窠大字“五指峰”摩崖石刻,至今仍然无愧于称为青云刻石的镇山之作。 
 
   在张国栋刊石前一年,供职于达濠的钱塘人俞旭照,对青云岩的自然风景也一见钟情,曾倡议在后来张国栋刊刻“五曲”处建“南天站”、于“八曲”处建半山亭,因碍墓故及其他原因未果,但他还是在这里留下了记述此事的题记和“云根”、“青云得路”等摩崖石刻。“云根”、“青云得路”刊于大肚石佛周边巨石,楷体,擘窠大字,结体紧劲,不过,或因刻工粗劣之故,不无板滞之嫌;“八曲”处留下的俞氏行书题记,经多年风雨剥蚀,仍然流露出舒卷自如的书卷气息。 
 
   处于山门处的大峰庙,可能因为开辟时间稍迟,石刻年代多在清末民初。从郊野清游的角度看,青云寺适于登高望远;大峰庙地势较低,有泉石、岩洞之胜,宜于寻颐索隐。故后者题刊内容,多咏吟流水、鸣泉或参悟禅之作。 
 
   寺门对联有云:“流水有声,十八石洞开法界;高山如画,大峰禅寺拥祥轮”。据此不妨推测,大峰庙乃因景设庙,龙泉洞为大峰庙景点中心,洞内行书“剑泉”,“福寿”。联语“石洞清幽风戛玉,松林盘郁水鸣琴”,以及“地辟幽深,流水一湾瑶草秀;门开寂寞,清风满座碧挑香”,意境幽雅,书法一行隶,均俊逸可观,惜均无款,光绪丙申刊石。 
 
   同治己巳(1869)仲秋,邱弥题咏: 
 
 泌水千秋在,甘泉万石流。
 
 云根成屈曲,石骨透清幽。
 
 似醴烹无尽,如饴涌不休。
 
 洋洋诗载咏,胜迹至今留。
 
   行书糅合颜、柳结体及二王笔意,劲健大方,是年代较早的石刻佳作。其他可以确证或推定其年代、作用之类,除了时人所刊,多属民初之作。擘窠大字如:张兆禧禧 书“三生”、“学士登瀛”,林兰友刊“小桃源”,林壁轩刊“景濂”,蔡国珍书“玄妙道”,李栖云书“只园”、“扪涛”等等。知号“陆瀛上清散人”的张兆禧和本地名土林兰友,当年本为游侣,在青云石刻法书中,不难考见当年他们的游踪行迹。张兆禧 能诗擅书,所书“三生”(林壁轩刊石),原为张氏诗题,诗云: 
 
 山水留名亦夙因,一时翰墨百年新。
 
 扫苔他日摩残碣,尽是三生石上人。
 
   见于青云岩石刻张氏之作,除了以上各例,还有下述行书摩崖石刻: 
 
   戊午清明后一日,与林兰友、郭贻珊、杨德辉、家夔宾诸亲友同游十八洞,遂登青云岩,赋此以志。 
 
   洞天十八俨登瀛,绝顶新晴耳目清。兰若钟声流涧出,莲花山色带霞明。 烟销石室岩高起,潮长濠江海倒倾。 早得浮名题雁塔,青云只许足边生。 
 
 “戊午”时为民国七年,林壁轩“景濂”二大字及题记,前此一年刊石。以行书而论。张兆禧 书堪称大峰庙刻石书法之翘楚,如上述戊午清明后书七律刻石,取法何子贞,丰筋秀骨,奇逸可观。楷书有民国十五年(丙寅)潮安陈龙庆记游诗及陈缵英和韵:
 
 丙寅送春前一日,家缵英友兄邀余及游侣共十三人同游吕仙祠、青云岩、大峰庙诸胜,赋此勤石。 
 
   神集福地共跻攀,几处游观俗虑删。老少联观欣序齿,师生畅饮笑开颜。 濠江鸿雪书初辑,岭海龙云意自闲。 金石好偕梨枣寿,此行端不负名山。 ——潮安陈龙庆 
 
   次和芷云夫子韵 先生仗履快追攀,沂水溱风未礼删。工炼诗情同李杜,谨严忆法媲钟颜。 百花齐放人欣赏,万壑争奔我赋闲。 最爱结庐岩下住,萧然世外五台山 ——陈缵英 
 
   二诗铺排记事,刻板浅陋、淡乎寡味;书法颜鲁公,结体远笔,均停四正,也算不碍眼目。 
 
   篆体书法,不多见,仅湘人李栖云民国十年书“只园”、“扪涛”二例。李氏“只园”跋中提到的游侣“谷雏”者,是否为民国年间活跃于岭南地区的画家张虹(1891—1961,字谷雏,以字行),待考:因刊石选点显眼,李氏篆书石刻,入其境者大致能够过目不忘。特别值得提到的,还有入山路口迎面石壁上陈伟才所书“舞雩归咏春风香”草书七字,笔走轻灵,如飞鸟山林、惊蛇入草——入山路口也正是旅游者归签字揖别名山胜迹的最后驿站,赏其书而咏其句,旅途的疲劳,在此也许会一扫而光吧? 
 
   青云岩刻石,题壁包括牌匾,对联很多,这里简单述列的仅限于民国以前的部分石刻遗迹。值得指出的是,青云岩虽以佛、道寺庙为中心,但在整个摩岩石刻群中宣扬善恶报应、因果轮回的宗教说法并不特别突出,相反,亲近自然、寄情山水、志与景谐的世俗人生以和审美观,在石刻诗文中倒是得到了更为生动具体的反映。 
 
   由于机缘,80年代开展,青云岩进入其历史上继咸丰以后另一轮大规模的修整时期。在这里,不仅能够看到不少出自当代海内著名书家如赵补初、商承祚的杰作;达濠本地名流的书法 ,在近年刊石的作品中也特别可观,有些人甚至有祖孙、父子异时在此书丹刻石留名。历此,把青云岩历代刻石书看法成达濠人渊源的一部完整的文学史和书法史,也不过分。事实上,正是由于这种历史的存在,以某种潜移默化的方式,培育和滋润了达濠人热爱诗文书画的性格及其优雅的文化品味。
 
 

作者: 
佚名
来源: 
濠江旅游网 http://www.sthjly.com
浏览次数: 
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