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东第一名园的文化现象

    汕头市中山公园不仅是一处旅游、休闲的好场所,而且是一座文化含量丰富的园苑,同时也是一个市民文化学习、才艺展示的平台。它是名符其实的岭东名园。
 
     几十年来,我带过数不清的外地客人浏览了汕头市中山公园,总括他们的观感是:建构壮观,风景绮丽,传承和创新了中国传统造园艺术,有独特的园林风格与特色。
 
     的确,汕头市中山公园是一个经典的综合型建筑群。它的建筑艺术特色、价值,我是外行人,不敢置喙说门道,只能大着胆子说说些“热闹”的话题,不揣浅陋谈谈这座园林的功能和文化现象、内涵。
 
     都市的肺腑
 
     据《岭海名胜·汕头中山公园》载:1928年8月份28日公园正式开放,市长黄开山主持开幕典礼,并在开幕词中提到:“都市之现象,因人口集中,住房栉比,种种有害于市民健康之事,也随之而日增……而公园之设,乃其中之要者,盖公园之于都市,实如人身之有肺腑,藉以运行其血脉,而涵养其生机者也。”通过这段话,我们可知80多年前的汕头人,已经很有环保意识。处于当时城市中心的中山公园,其主要目的是改善日益繁华的城市的吐故纳新。中山公园大面积绿化,营造绿的世界,吸引城市的二氧化碳,排放大量的氧气,净化城市的空气。园内三分之一的面积是水域,则如天然的空调机,协调城市的气温。
 
     诚然,风光美丽,空气清新的公园,是升平年景的产物,世道动乱之年代,公园自然也成为乱七八糟的所在。汕头市中山公园80多年的历史上便遭遇过两次大劫难。一次是1939年6月21日汕头陷落日寇之手的时候,鬼子占据了整座公园,牌楼柱上被贴上侵略者的标语,运动场变成牧马场,珍贵的花花草草尽毁,树木被当作燃料肆意砍伐。另一次是“文革”期间的1970年始,整座公园变成种养基地,划归汕头市环卫处领导,动物园和大同剧院圈养着2000多头猪,大片水域放养浮萍作猪饲料,奇花异卉毁于一旦,腾空出来的花盆植上一棵棵从农村田野里连根挖起来的包菜,那些包菜个头大的有五六斤重,比花盆大得多。这些造假的“盆栽包菜”是“汕头市文化大革命的科技成果”,每天都有成千的参观者。
 
     公园的最主要功能是要让其成为“都市的肺腑”,没想到却成为“牧马场”和“养猪场”,可说是另类功能吧,但愿这种另类不会再有。
 
     文史记录的硬资料
 
     中山公园内有高绳芝纪念亭、济案纪念亭(已拆)、浩然亭、七贤亭、度香亭、梅亭、摘星亭……大大小小10多个亭,这些亭榭形态各异,风格不同,有古色古香的,有中西合璧端庄华贵的,有庄严肃穆的……这些建筑物散布在公园中绿的世界里,有“万绿丛中一点红”的视觉效果,让整座园林生发出生气和生动。
 
     这些亭榭的功能除了美化园区,更大的作用是让游客避雨、蔽日、休憩。汕头地处亚热带,多雨且天气多变幻。尤其是夏天,“风时雨”是常事。公园里众多的雨亭,为游客提供了“不意之需”,是人性化的工程。公园里亭榭的命名,除了颇有文学色彩、诗情画意者(如得月亭、沧浪亭、菱亭、影亭、摘星亭、月眉亭……),还有文史纪念意义的,其中有:1.济案纪念亭。1928年,蒋介石在英美支持下北上攻打奉系军阀张作霖,日本为阻止英美势力向北发展,借口保护侨民,出兵侵占济南。5月1日国民党军开进济南,日军打死中国军民多人,5月3日,日军大举攻打济南,在济南奸淫掳掠,屠杀中国军民一万多人,造成惨案。“汕头各界对日经济绝交委员会”发起声讨日寇罪行,全市人民纷纷响应。1930年特建此亭纪念汕头人民的对日斗争活动。2.高绳芝纪念亭。高绳芝(1878—1913)是澄海人,辛亥革命老战士,侨商,对汕头埠的建设有很大的贡献,1931年特建此亭纪念他。3.浩然亭。1932年,特建此亭表彰公园筹建委员会常委林浩如对创建中山公园的显绩。原定亭名“浩如亭”,林浩如将其改为“浩然亭”并题写了亭名。4.七贤亭。纪念古潮州宋代七名贤刘允、王大宝、卢仝、许申、林巽、吴复古、张夔。
 
     还有,假山岩洞里的浮雕壁画“汕头商埠图”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地方文史硬资料。
 
     玄学文化的硬资料
 
     中山公园里的玄学文化,最生动的资料就是北边的龟山和蛇山。这两座“山”,是利用开挖玉鉴湖的废泥筑建的,从高处看,龟蛇对峙,惟妙惟肖。龟蛇者,是北方太阴之神玄武的形象,屈原《远游》诗中有“召玄武而奔属”的句子,句中的“玄武”就是指北方太阴神。在园区的北方水中筑龟、蛇两山,为水色增添景致,更有玄学文化的内涵,还有实用功能。龟山连接九曲桥,形成半岛,杨柳摇曳,水天一色,“风景这边独好”,游客流连忘返,龟山也称“炮山”。原因是公园初创时期那里安了一尊土炮(潮人称作贡铳)作为城市的报时器,每天中午12时正炮响三通,据说永安堂制药厂(胡文虎大楼)是根据这三通炮声来下中午班的,有一天土炮出了故障响不了,害得工人们下不了班。土炮的最后一班岗是1939年6月21日,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当时日寇已兵临城下,城市上空敌机一队队,对城市狂轰乱炸,抗日武装力量抵挡不住,当局政府机关慌乱撤出这座城市。12时正,龟山土炮又响起,与往日不同,响了9通!这9通炮声,长留在老一辈市民的心坎上。
 
     汕头一些老市民,还把龟山当仙山。这和一个传说有关:故事发生在汕头沦陷前。一个久病不愈的老妇,一念之差不想活了,偷偷跑到中山公园想找个地方自裁,随意来到龟山上,顿觉神清气爽,顽疾好了几分。忽然一位童颜鹤发的老翁出现在她眼前。老翁对她说:“我看出你有内疾,但不打紧,我能为你根治。”老翁给老妇开了方剂,嘱咐她服用勿误,并嘱她每天都到公园逛一逛。老妇照老翁的话做了,果然逐渐恢复健康。按科学的观点看问题,这事并不难解释,但时人偏偏说,这老妇人是遇到仙人了。此事越传越玄乎,竟然还有人说,九曲桥头的那块五角星石有条缝,有仙缘的人可以透过石缝窥见仙人,于是五角星石被称作“睒仙石”(睒,潮音读iam2,窥看之义)。不时有人对那块石头摆上供品焚香顶礼膜拜。
 
     中山公园里西北角的原大同游戏场,也是玄学文化的例证。堪舆风水学将东、西、南、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八个方向视作“八门”,东为伤门;西为惊门;南为景门;北为休门;东南为杜门;西南为死门;东北为生门;西北为开门;其中休、生、开三门为吉利方位;伤、死、惊为凶险方位;杜、景为中平方位。在昔时的中山公园里,大同游戏场最没有建筑艺术特色,只是竹篷搭建的简陋场所,但它在公园的一个角落,不会煞公园的整体风景。这块地租赁给私人经营,其租金作为公园再发展的资金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园内偏僻之地据说出租招标时投标者众多,因为大家认定西北角开门是风水宝地,是吉利生财的地方。
 
     我听过不少老辈人说,中山公园的每一处建筑,都讲究风水。我对玄学文化知之还没有皮毛毫末,此处斗胆饶舌几句,目的只是提示这种文化现象,并非刻意宣传玄学。此中也给我们启示:园区建设并非任所欲为。
 
     社会文化的平台
 
     中山公园对地方社会文化的贡献,可谓几十年如一日。从广义上讲,公园的存在就是一种文化现象,此处从狭义的层面来说,中山公园几乎自从其开放的那一天起,就把地方文化作为公园的常设活动项目。当年的大同游戏场,就把曲艺、灯谜作为常设活动内容。解放后,灯谜、象棋、曲艺搬到公园的中心地点,每逢节日必与游客见面。1974年,中山公园结束了“种养场”的历史,重整园容,恢复活动,首期修建项目就筑了固定的灯谜台和象棋台(这两个台现在的使用功能颠倒了),台下猜众(观众)席有几排石凳。台正中上方各悬挂一块分别写着“灯谜台”和“象棋台”的木牌,这两处建筑物,与周围景物协调配套,形成文化景观,又是游客休憩的好场所。可惜,后来把石凳撬掉了,木牌掉了没补上,其文化气息和使用功能大大降低了。
 
     1975年3月31日,中央乐团来汕巡回演出,演出台就搭设在中山公园内。这也可算是中山公园为汕头市的文化事业做出的比较有重要意义的一件事。
 
     中山公园常年开展的文化活动很多,如群众文艺演出、书画交流会、科普摄影比赛……篇幅所限,不能一一尽述。
 

标签: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2012.04.15)
浏览次数: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