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公园的故事

    汕头市中山公园的创办资源来自民资民力。主要采用游艺会收入、向市民募捐、摊派、发售彩票等形式筹集资金。不断筹资、不断扩建。多数市民对公园有一份贡献,因而对公园十分关注和爱护。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断筹资,不断扩建,一边开放,一边建设

 
   
     中山公园简介
 
     汕头市中山公园位于老市区中部,面积20多万平方米,是颇具盛名的人工公园。
 
     公园址原是杏花村临江塭地,自同治十二年(1873)人工开凿梅溪新溪之后,该地段形成江心浮渚,四面环水,形如半月,因此称为“月眉坞”。民国十一年(1922)汕头市政建设规划月眉坞营造为公园,因其位置在埠市的中央,所以定名“中央公园”。1923年,这个规划得到当时的省政府的批准。1925年,中国资产阶级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在北京逝世,汕头市民为纪念他的功绩,将中央公园改名“中山公园”。1926年9月中山公园奠基兴建,1928年8月28日正式开放,此后采用游艺会收入、募捐、摊派、发彩票等形式,不断筹资扩建。
 
     1939年6月21日,日寇侵占汕头,公园遭受严重破坏,日寇霸占整个公园,园内树木很多被砍当烧料,运动场变成牧马场。
 
     1945年9月日寇投降以后,公园重新修建,“中山票”再度发售。可惜修葺一新的中山公园,不少馆所被国民党军政机关和个别官僚占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汕头市人民政府投入一定的财力和人力整修、管理公园。
 
     “文革”期间,中山公园备受摧残破坏,动物园改作养猪场,运动场和花圃改作菜园种植猪饲料,月眉溪养植浮萍,大戏台、象棋台、灯谜台俱被铲平。
 
     1974年,中山公园开始恢复游园活动,新筑了水洗石的灯谜台和象棋台,国庆、春节恢复猜谜、对弈、讲故事等活动。
 
     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山公园进行修葺,重整园内景物,扩建月眉桥,新建湖上餐室和馆花宫等场所。
 
     以上文字,根据《汕头市志》和汕头市中山公园编印的《岭海名胜·汕头中山公园》中的资料编写。其中的“1974年,中山公园开始恢复游园……”这段文字是我添加的,这是我个人的观点。在我看过的所有关于中山公园的资料中,都说中山公园在“文革”中遭受严重破坏,直到粉碎“四人帮”之后才得到新生。这种说法不确。1975年底,新的灯谜台、象棋台建成已一年多,我帮助公园宣传组文化专管干部陈树绵先生组建了灯谜组(成员有董子珏、吴川、刘华定、杨炎松等)和象棋队(队员有姚锡石、章汉强、潘玉光、李质彬等)两支队伍。这些事实,应予确认。
 
     中山公园的创办资金
 
     中山公园的创办资金,指上世纪20年代开始筹办公园至1949年10月24日汕头市解放以前的公园建设资金。
 
     中山公园的创办资金的来源主要有四:第一,摊派。市政当局下达给汕头总商会任务额。由总会根据任务额度按各行铺经营规模分摊。像我祖父、我父亲一类的小商小贩,就摊不到头上。据我友林君之父林叔说,民国初期,汕头埠经营环境好,各行铺经营顺当,店家生财有道,因而对用于市政民生的摊派都乐意接受,尤其像建造中山公园这种改善城市环境的民生工程,商家们一般是拥护的。林叔讲了个趣闻:他当时在镇邦街一家钟表店当伙计。总商会的人来收建中山公园的摊派款,他的老板老洪爽快交了,而隔邻鞋店的老板老陈对此却有微词,与总商会派来的人发生争执。洪老板劝解,息事宁人,对陈老板说:“你的份额,我给你出吧。”没想到这一下惹恼了陈老板,认为是洪老板有意“剥他的脸皮”,矛头转向洪老板。洪老板只好送上“金花红绸”认错。陈老板如数交上份额,而重诺言的洪老板以捐赠形式又再交上与陈老板份额相同的一份款项。因这事,洪老板在商界赢得良好的口碑。第二,募捐。募捐以自愿形式。可以捐钱,也可以捐设施。如名闻海内外的假山,就是胡文虎捐建的。中山公园以前有许多水洗石靠背石凳,都是各个商家捐建的,椅背都有捐建者的名字。1956年以后,这些名字被塗掉了,“文革”开始,这些石凳被铲光了。第三,游艺活动的收入。这里指大同游戏场的收入,将另文介绍。第四,发售彩票。即是至今民间还流传着的“卖中山票”。如下专题细述。
 
     “中山票”的故事
 
     “中山票”,老一辈潮人称作“中山bio1(与手表的“表”同音)。中奖了,称作“中着中山票”。“中山票”的全称是“汕头筹建中山公园有奖券”。我市陈嘉顺先生就收藏数张这类奖券,其中一张13.5厘米×9厘米,是1931年11月发售的第16期;又一张是1937年6月发售的第80期。从1931年11月到1937年6月共67月,发售了彩票64期(80期减去16期)。我在几十年前听老辈人说,“中山票”自中山公园创办初期开始发售,到汕头沦陷停售。抗战胜利后重新开张。但此说遭到不少地方文史爱好者的否定,而我找不到有说服力证据。去年底,偶然听人说,东村有个老农民,叫许业受,抗战胜利后还是个少年,与母亲相依为命,靠推销“中山票”赚点回佣过日子。据说母子俩扛着一口锣,在浦乡间一带走街串巷,敲着铜锣喊:“买中山票呀!”许业受先生由此被乡人授予绰号“中山票”。此传说如果属实,透发出来的信息有:第一,确认“中山票”在抗战胜利后重新开张;第二,“中山票”的发售方式是多样化的。我正在寻访许业受先生的时候,偶遇陈嘉顺先生。嘉顺先生告诉我,汕头复员后“中山票”再度发售,是确信无疑的。他就收藏着这样的证券,不过书面名称改了,叫“中山公园特种买物票”。他收藏的这一张是1949年9月发售的,有可能是最后一期的“中山票”,面积8.5厘米×5.5厘米。
 
     我父亲生前对我说过,市民对“中山票”的响应是很热烈的,其中多数人的目的不是博彩,而是真心实意支持中山公园的建设。有的人中了奖,不去领奖,让奖金作为建园的资金。我父亲就中过两次不大的奖,都没去领,只是很自豪地对亲朋戚友说:“我为建中山公园又出了一点力。”
 
     怀安街一家酒楼的老板中了不小的奖,他把所有奖金换成新一期的中山票;其中一张又中了,又如法炮制一次;直到分文无回,又再掏腰包,问伙计:“新一期中山票出炉未?”
 
     听说还有一个乞丐,也是“中山票”的拥趸,竟然被他中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奖。他持着中彩的票券去找管理人员,说:“我决定把奖金全部捐给中山公园。但我有一个要求,让公园里的一张石凳作为我夜间的眠床。”据说公园的管理人员对此事灵活处理,与这名特殊的乞丐约法三章:让他夜宿公园内,但他必须爱护公物,保护公物,他还必须注意仪表,进入公园不得衣衫褴褛,蓬头垢面,更不能在园内行乞,影响公共场所的现象。乞丐一一承诺并且主动协助打理园内的卫生工作,成为中山公园一名得力的义工。
 
     市民的公园市民建,因而,市民的公园市民爱。下一文,再说市民怎样热爱自己的公园。
 
 

标签: 
作者: 
鄞镇凯
来源: 
汕头日报(2012.03.11)
浏览次数: 
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