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渊薮 丹砂古寺

    澄海丹砂古寺地处凤岭古港程洋冈,背倚虎丘山,创建于明成化十三年(公元1477年),距今已有534年的历史了,是一座儒释道三教合一的寺院,香火传自武当山。
  
     寺院山门前,一座明朝天启六年竖立的“千年宝光”石牌坊,古朴雄伟的气势烘托出古寺的庄严。牌坊两侧各有一座石碑,右为“凤飞”,左为“虎跃”,虽然是书法作品,却胜似美术佳作,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一似彩凤单脚独立,展翅欲飞;一似猛虎怒吼,用脚趾狠狠地刨土。两碑巧妙地点出了此地就是“凤岭古港,虎丘胜地”。石碑的背面,是一对长达92字的寺联,联语之中溶汇儒释道三教哲理,并嵌入了“虎丘、丹砂、武当、紫霄”,充分点明了古寺的法脉渊源,寺联之妙,为丹砂寺增色不少。
  
     山门上“丹砂古寺”由清康熙澄海知县王岱题写。穿过山门登上前座文昌阁,文昌帝君和斗魁星君享受着人间香火。瞻仰两位文化之神,感受到浓郁的文化气息。2009年,程洋冈村被广东省文化厅和广东省建设厅评为“广东省历史文化名村”,离不开这里千百年来深厚的文化积淀和村民们的崇文重教观念,而村民们的文化观念早已溶进了信仰之中!
  
     中座是佛教的大雄宝殿、观音阁和地藏阁。大殿三世佛掌管着过去、现在和未来,形成了佛光普照的态势。丹砂寺的观音阁与别的寺院的观音阁不同,这里是佛道二教的完美结合。供奉着佛教的送子观音菩萨、道教的保蜡娘娘和注生娘娘陈靖姑,她们共同是“众生法母”。“海上妈祖、陆上陈靖姑”是福建的信仰习俗,潮汕先民从中原一路南迁,途经闽南,再迁居潮汕,也带来了妈祖和陈靖姑的信仰,这正是潮汕移民史在民俗信仰上的体现。
  
     后座紫霄楼,供奉着道教的玄天上帝,香火传自道教圣地——湖北武当山。真武帝的青年像、中年成道像和老年像,展现了真武的一生。周公和桃花公主侍立左右,北极大元帅威镇两旁,一派传承于武当道场的庄严气氛。丹砂寺里的磨针井、磨针亭、紫霄楼的命名分别对应武当山太子坡的磨针井、磨针亭、展旗峰前的紫霄宫和紫霄殿,显示了传承武当之意。古人云“玄武神,永乐像”,在明朝永乐皇帝的大力推崇下,真武信仰空前兴盛,就连古代被视为省尾国角的潮汕地区,也传来真武香火,兴建丹砂古寺,可见真武信仰在当时的中国社会里流传之广和影响之大。潮汕虽然远离中原,但是潮汕文化始终随着中原文化主流的潮汐而波动起伏,息息相关,充分体现了中原文化与潮汕文化之间的脐带关系。
  
     潮汕先民不仅传来了真武香火,还传来了武当拳术。明朝当时,倭冠屡屡侵犯潮汕沿海,当年潮人有识之士组成“结梅会”,在丹砂寺寺前广场练习武当拳,并成功击败倭寇。如今寺院门口的倭寇抱印请罪石像,讲述的正是这段可歌可颂的历史,成了潮汕先民抵御外敌入侵的历史见证。也让丹砂寺蒙上了爱国主义色彩。
  
     丹砂寺建成至今534年,屡有修建,但始终以恢复原貌为原则,如今见到的依然是明朝时期的原貌:土瓦覆顶、灰塑壁画装饰、木雕精美繁复,成了潮汕为数不多的保持原貌的寺院。
  
     全寺三进殿宇依地势逐步抬升,后座紫霄楼和天后阁,地处全寺最高处。主供北方水神真武帝、治水的大禹和海神妈祖,三位与水相关的神灵。睿智的道家先哲从“滴水穿石”的现象中,看到了以柔克刚的重要性,由此提出了“上善若水”的修道理念,丹砂寺正是把这一理念体现到了极致。纵观全寺,又形成了大雄宝殿在正中,其它殿宇四周围绕,形成了佛祖居中,菩萨和文昌真武四周围绕的“龙天护法”的宗教格局。
  
     丹砂寺重重殿宇,曲径通幽,三大主殿之间均有拱门相通,体现了三大宗教“和而不同”的微妙关系,儒释道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的抽象概念,在这里变为可以让人穿梭其中的建筑空间,处处体现着建寺者的独具匠心。
  
     丹砂寺里历代名人的墨迹颇多,遍布殿宇之间。文昌阁有两座石碑,一是明朝陈良弼的《紫霄楼记》,一是清代朝廷参议员杨钟岳的《文昌祠记》,两碑规模之大,保存之完好,是澄海古碑之最。紫霄楼的陨石(流星石)香炉身为天外来客,备受珍重,成为镇寺之宝之首。清康熙澄海知县王岱亲手栽植的凤竹,历经300多年风雨,蓬勃青翠,堪称镇寺之宝当中的活文物。众多的文化亮点和文物珍品集于一身,使它自古就享有“凤珠虎珀藏丹砂”的美誉。
  
     游览丹砂寺,探访儒释道,亲近中华传统文化的三大主流,会得到文化的熏陶,心灵的蔚藉和思想的启迪,这就是“凤珠虎珀藏丹砂”的真谛。

作者: 
许焕坤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0.06.20)
浏览次数: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