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林荖巷的韩文公祠

    韩愈来潮后教潮汕人民种荖吃荖,以辟瘴疠。樟林人有感于韩愈的教诲,于荖巷建祠纪念他。因规模小,年代久远少有人知。
 
     历史上,国内建有祭祀和纪念韩愈庙宇的地方主要有三处,一是韩愈的家乡河南孟州,一是韩愈曾任刺史的广东潮州,还有就是与韩愈的郡望“名同而地异”的河北昌黎。而广东汕头也有一座韩文公祠,则鲜为人知,那就是位于澄海樟林荖巷的韩文公祠。潮州韩文公祠雄伟壮观,是与韩愈“治潮才八月,山水尽姓韩”的丰功伟绩有关,而樟林荖巷的韩文公祠虽然规模较小,属于“袖珍式”,却与荖巷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不久前,好友林端楠先生告诉笔者说,他从一本1957年由新加坡出版的《中国纪游》一书中了解到樟林八景中有“韩祠绿野”一景的记载,其说明是:“韩文公教民植荖叶,以辟瘴疠。其地荖棚千万,满目苍翠,景致极其宜人。”该书是由樟林南社著名侨领陈哲明先生所著,内容详实可靠。可在此之前他只知潮州有韩文公祠,家乡也有韩祠就闻所未闻。后来几经寻找探问,他才发现樟林人称荖巷之处真的有一座小型的“韩文公祠”,占地面积不足100平方米。
 
     笔者后来寻访至此,果然发现这个袖珍“韩文公祠”。这是一座如村头小庙一般大小的小祠,最前面挂着“韩文公之祠”匾额,祠门上面有“百世师”石刻,左右有石刻对联一副:“天惟阴骘下民止于孝止于敬,帝乃诞数文德作之君作之师。”里面又有“百代文宗”牌匾,下面供奉一身韩愈瓷座像。外面又竖有两块石碑,示明此韩文公祠是1988年12月热心人士捐资重修的,说明这里原来就有韩文公之祠。只是规模小,年代久远很少有人知道。那以前韩文公祠是什么时候建的,与樟林荖巷又有什么关系呢?
 
     据2004年出版的《樟林古港》一书记载:“光绪十九年,樟林司俞旦建两亭于荖巷头韩文公庙前右畔,勒联于石柱曰:‘行路难无妨小坐,流光速勿误前程。’”由此可知,樟林荖巷韩文公祠是在光绪十九年之前就存在了,根据樟林八景中有“韩祠绿野”一景:“其地荖棚千万,满目苍翠,景致极其宜人。”清代中期是樟林种植荖草的鼎盛时期,从此推断,荖巷韩文公祠建成至少也在200多年以上,至于建祠的具体年代至今还无从查考。而综合陈哲明《中国纪游》、黄光舜《闲堂杂录》两书记载及民俗研究爱好者吴侠卿先生的介绍,建祠原因也十分明了。
 
     古时候,南方一带多瘴气,滋生疫病,严重影响着当地人民的生活及身体健康。韩愈来潮后教潮汕人民种荖吃荖,因其嫩叶味甘多汁,与味苦、辛的槟榔同食,可辟瘴疠。于是,南方各地纷纷仿效种植荖草,樟林也不例外。清代中期,樟林乡北郊由象鼻山脚南面向东北延伸,荖园广布,一望无际。荖草属藤蔓类植物,生长茂盛时,需搭架支撑。远远望去,一个个绵延的竹棚,宛如一条条绿色的民居深巷,整齐有序,颇为壮观。这就是荖巷之称的由来。当时樟林荖巷一带种植的荖叶品质特佳。
 
     樟林人有感于韩愈的教诲,种植荖草,既可防治疫病,又能获得丰厚的利润。于是,乡民就在荖巷之处建了一座小庙宇,内塑韩愈石像,手执一荖叶,称为韩文公之祠,以示纪念。上世纪60年代,原荖巷韩文公祠被毁,直到1988年才由社会热心人士筹资在原址重建。
 
     现在潮汕流传的俗语:“堵阿堵,堵到漳州府”、“倒担槟榔上漳州”、“爱就荖,勿就草”都与樟林荖巷种植的荖叶有关。福建漳州距澄海樟林有500里之远,挑荖者长途跋涉,肩压重担,就用木棍柱地艰难前进,故樟林挑荖人就用“堵阿堵,堵到漳州府。”来反映长途劳累的心声。途中又必须经过福建境内的盘陀岭,山路迂回陡峭,挑荖者至此精疲力尽,不得不转身面后背前,用木棍支撑,侧身而上,翻越山岭,故又有一句“倒担槟榔上漳州。”(古时槟榔与荖叶同吃,吃槟榔也称吃荖,而荖叶也称槟榔)作为辛苦挑荖人的真实写照。后来槟榔食俗在潮汕逐渐消失,昂贵的荖叶再也没人要了,这时从樟林又有一句“爱就荖,勿就草”的俗语流传大潮汕,引申义为需要时很宝贵,不需要时却弃如草芥。 
 

作者: 
陈耀贤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0.04.05)
浏览次数: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