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桃花涧

    年少时为了寻梦,曾把自己身心放飞,去了趟北方求学。几年北漂的日子里,也曾抽暇到各地名山游走,却念念不忘家乡的礐石山,总惦记着那里的桃花林。每每与同窗好友聊叙起,心中常泛起对家乡的思念,那思念日积月累,竟慢慢积淀成了热爱。
     一晃数年,学成回乡,迫不及待想去礐石重游一番,便择了个风和日丽的清晨,独自乘船南渡,去到海的那一端,那久违的礐石山。
     沿着山路往上走,我迫不及待地来到那片熟悉的桃林。桃花开了,散发着春意的烂漫。独自踱步在桃林,把自己浸在春意里,很愿意将心嫁接上枝头,叫心花怒放。突然却感到莫名的失落,只发觉自己的心境仿似寒冬,与眼前的生机盎然格格不入。别人羡慕我的生活懒散而洒脱,我却痛恨自己的颓废。总在无比的空荡中,一次次地迷失自己。
     罢了,罢了,但看这一簇簇桃花竞相开放的画面,还有什么忧郁挥之不去呢?呵!这粉红色的浪漫呀!它在天际,在云端,在海角,在山谷,在枝丫……这姹紫嫣红的桃枝间,难道不是挂满了浪漫么?远离城市的喧嚣,这不正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吗?
     我忍不住牵一束在手中浅闻,却只小心翼翼轻抚着,深怕折断那脆嫩的新绿,怎忍心摘去这树梢上的美丽。“一年之计在于春”,这小小些桃花,竟出明白了这道理似的,赶着这散漫美好的春意,开得如此丰腴,如此优美,如此艳丽。多么生机尹勃,积极向上的一派景象啊!我分明地感受到,经历早早天的酷热,秋天的萧瑟,冬天的严寒之后,树梢尖上盛开着成功的喜悦。成功?我自问自己,怎样才算是成功?难道非得住豪宅,开名车,腰缠万贯才算成功吗?这就涉及到知足的问题。于是我又问自己,怎样才能知足呢?地道里手拿吉他面前放个碗也能知足呢?这又涉及到进取心的问题。有时候,知足好像只是不求上进的一种借口罢了!罢了罢了,何以一直沉溺在忧伤的思绪中,早该脱离,学着这充满生气的桃花,珍惜着青春的朝气,绽放开明天的一簇簇美丽。
     隐隐约约看见山坡上有座古庵隐藏在丛林间,突然想起唐伯虎的那首《桃花庵歌》: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多么相似的一种意境啊!原来,同样懒散洒脱的,还有明朝大才子唐老前辈。是啊,面对如此的美景,如此的桃色,又有多少人能不为之陶醉为之倾倒呢?这醉人的小桃林呀,确实是修心养性的好地方。
 
 

作者: 
林怡星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9.04.21)
浏览次数: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