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西湖虹桥修造记

    
     潮州市西湖公园的虹桥,位于中山路进入公园的大门口,它另有两个名字,一是“洪桥”,一是“红桥”。军阀洪兆麟盘踞潮州城时,开辟西湖,将该桥冠上自己的姓,称为“洪桥”。那时是木桥,桥栏朱漆,左近居民又把它叫做“红桥”。此红非那洪,老百姓不买洪兆麟的账。    
     陈济棠统治广东时,粤军自称“国民革命军”第三军驻防潮州城,军长李扬敬把西湖公园大门口的桥,称为“虹桥”,并立碑桥侧。本文为叙述方便,以碑为凭,称为虹桥。    
     虹桥于1934年建成,是一座钢筋水泥结构的桥。它的前身是座木桥,因年久失修,至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已梁蛀、板脱、栏残、摇摇欲坠。因此必须重建。在今天看来,建这座桥不过小事一桩,但在当年却非小事,且还有风波。    
     重建虹桥,采取投标方式,得标者还须有殷实商号担保,由公园管理处监督施工,并按工程进度分期付款。第一个承包商投入施工时,因西湖排水不干(用人力水车排水),工程受阻,承包人无力赔偿,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第二个承包商是普宁县陇头乡人,姓王。他曾承包修建东门楼工程,担保商号是振发棉店。因该店股东王继长同这个承包商是同族同乡。振发号经理许金初(笔者的叔父)碍于情面,遂为之担保。至此人承包建造虹桥时,就轻车熟路的再找振发号担保。前车覆,后车鉴。谁知后车比前车翻得更厉害。王姓承包商吸取上次的教训,在桥左右两侧乘水位低时赶筑两条土堰,把湖面截为三段。这样,要排干的湖水量就减少到30%左右。按常规,这种措施是正确的,但出乎意外的是湖里的泉眼太旺。排水仍用人力水车,日间把桥基一段的水排干涸了,夜间泉水猛涌,至翌日又是湖水半塘。如是多日,排水仍无善策。王姓承包商自知赔偿不起,竟自缢。按担保者责任,公园管理处把建桥工程追究到振发号。振发号这时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向公园管理处求饶,二是硬着头皮把建桥工程接下来办。不管前者或后者,破财已成定局,只好“两害相衡权其轻”。正当许金初彷徨无策之时,前王姓承包商的一个姓邓技术人员来到振发号游说,说建桥工程他有办法,不仅不用输钱,而且还有利可图。振发号那时认为,只要输得不太多,便是幸事。考虑到第一种选择费用不小,实在心有不甘,于是,就选择第二条路,把工程接下来。邓技术员他是成竹有胸,当工程开始时,观看建桥的人,日间所见仍是老样子,但见多架人力水车在桥基一段排水,水位又涸下去。到了晚上,新的场面就出现了。西湖桥基一段,大光灯照得如同白昼,挑灯夜战,把整桶整桶的水泥填进湖里(那时水泥装在木桶),这样,就把涌泉制服,桥墩也有基础了。公园管理处的主管正在等待振发号到来求饶,现在见到振发号把工程接上,就怒在心头,多方刁难,还要求建桥的安全使用期为三十年。    
     振发号做了好汉,但还得求饶。许金初多次奔走于当权者门下,装笑脸、陪小心之后,验收合格,虹桥建造成功,但振发号也赔去大洋一千多元。

作者: 
许振声
来源: 
潮州日报(2004.11.17)
浏览次数: 
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