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东岩

  绵亘十几里的东山是大自然赐予古邑棉城的山水画廊。而东岩便是这画廊中最出彩的一笔。  

  绵亘十几里地的东山,既是抵御台风的天然屏障,又是大自然赐予古邑棉城的山水画廊。东岩,便是这画廊中最出彩的一笔。

  沿蜿蜒的山径前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湖碧水。高峰层次凌云起,远树低横向水眠。清代文学家杨钟岳的笔端,写的就是眼前东岩水库山水偎依的胜景。如今的东岩水库,不再只是蓄水功能,它还是游泳、钓鱼爱好者的钟情之地。近岸,树影层叠,枝叶婆娑,三三两两的垂钓爱好者引线抛杆;波光粼粼的水面,几粒黑点蠕动,一圈圈縠纹荡漾开去,把阳光撞成碎银。

  驻足山麓,抬头仰望,只见峭壁林立,巉岩裸露,向人们展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顶端的那块磐石,伶仃地耸立,站成东山上一段永久的传说。

  对面便是白牛峰,也称东岩。迥然不同的是,这里密布茂林修竹,粗而壮的榕树,矮而细的木槿,丛生的灌木与藤蔓。枝叶掩映间,有淙淙泉流,嘤嘤鸟鸣,山风过处,沙沙林涛如箜篌奏响,墨绿的叶片窸窸窣窣,静谧的东山一时变得热闹非凡。

  沿石阶拾级而上,转身见山径上的石坊。粗糙的石柱镌刻一对楹联:心源无风雨,浩气养乾坤(见图)。建造者就地取材,石料切成长条形,每相距十几米砌有莲花型石灯:圆柱形底座,镂空的矩形石盒,古朴端庄,岁月在它上面爬满青苔。石阶两旁古木参天,老藤飘忽。阳光从枝叶的罅隙漏下,在石阶上留下铜钱大小的光斑。

  来到白牛峰山腰, “卓锡古寺”“金顶寺”“石岩寺”指示牌醒目耀眼,旁边是被岁月漫漶而模糊不清的碑文石刻。相传唐贞元年间,中原禅宗第九代传人大颠和尚率玄应、智高等数十门人开创“白牛岩”,唐元和十四年,因谏迎佛骨被贬来潮州任刺史的韩愈,为解旱涝民厄,到潮阳大湖祭神,路过白牛岩,口渴难耐,大颠祖师便用“灰匙”“卓”岩,当即岩裂泉喷,此泉命名“卓锡泉”,古寺更名“卓锡寺”。大颠祖师与韩愈儒释相交的佳话也随“卓锡泉”汩汩流入潮汕人家的街谈巷议,丰富着潮汕的民间文化。

  而彰显深厚文化底蕴的,要数岩壁上的石刻碑篆。据考证,东岩石刻横跨五代,有宋代以来各朝摩崖石刻数十处,楷、行、隶、篆多种字体:“天风海涛”笔力遒劲,铁骨银钩;“白牛岩”端庄大气,浑圆充盈;“飞云”字迹飘逸,娟秀隽永……

  在金顶寺,垒垒巨石上,多的是石刻题句,有咏赞风景,有题名记游,也有宗教传说。近代爱国诗人、教育活动家丘逢甲留诗:渡海来为南粤人,五年伤别兼伤春。生似昌黎厄磨蝎,终日坎壈缠其身。

  屹立峰巅,举目四望,棉城高楼鳞次栉比,街衢四通八达;城郊村庄青砖黛瓦,阡陌纵横;一条晶亮如带似哈达的水流逶逶迤迤,那就是练江;极目远眺,便是水天相接的南海海域。杨钟岳先生用诗句“薄海波光映碧天,潮阳风景正悠然”一言以概之,浑然天成。

  曼声吟哦道人乩原偈:云外孤峰树里天,松阴万壑境幽然。数声梵语惊尘梦,几点渔船傍佛眠……我怡然成醉酒的武松,穿过石岩古寺的弄堂,一步步挨下岩来。 (题照:刘小萱)

作者: 
谢文龙
来源: 
汕头日报(2022.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