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揭阳禁城

    
     “禁城”与“紫禁城”虽只是一字之差,便不可同日而语,然而两者却还负担着相同的责任。  
     揭阳禁城,始建于元代至元十一年(1353),时任揭阳县达鲁花赤(蒙古语音译,指县令)的达不歹在揭阳城内再筑内城,周长200丈、厚1丈4尺、高1丈2尺,全部用条石垒筑,贝灰合缝,且有护城河环绕,历时4年方才建成。达不歹对这座禁城的希望很大,他要让它保证他的安全,故取“固若金汤”之意,称其为“金城”,也称“禁城”。可笑的是,就在禁城交付使用之际,陈吊王的义军,就把抗元的旗帜插到禁城上。  
     封建时代的统治者,往往把安全寄托在铁桶般的城墙上,除了城墙,他们什么也指望不上。这反映了他们的一种人生观———“守”,前人打天下,他们坐天下,坐了天下就作威作福,对劳动人民欺凌压迫,以为一座高城便可以高枕无忧,这就是达不歹们的想法。他们到死也不会明白他们就是让他们最看不起的老百姓赶出历史舞台的。老百姓其实很善良,只要有好生活就什么也不想了,但是他们这种最最基本的愿望都达不到,那么只能铤而走险,小小的一座禁城算得了什么,为了过好生活的梦想就能把它拿下来。这又是另一种人生观———“攻”,只要把高高的城墙拿下来就有好日子,起码老百姓们是这样想的。禁城拿下后,就是禁城换了主人,老百姓还是过不上好日子,于是再一次让它换主人。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皇朝就是这样轮替着的,这一“攻”一“守”演绎出多少血泪腥风的惊心动魄,举不胜数,历史遗存了禁城、紫禁城、还有长城等建筑物为之见证,人们在游览凭吊之余,不免感叹起来。   
     生活在当今社会,禁城完全没了作用,但是禁城发生的故事却不能不让人沉思。走在揭阳禁城边上,望着寄生在城墙上的茂密榕树,想想先人们为追求美好生活所付出的代价,我们能不珍惜现在这来之不易的好生活吗!在当今的社会环境中,“攻”和“守”这二种不同的人生价值观念对于现代人仍须好好思量:“攻”者,勇必无惧,胜无不克,终能开创出属于自己的天空;“守”者,心先生怯意,固步自封,必然不能有所作为。

标签: 
作者: 
陈琳藩
来源: 
汕头日报(2004.3.21)
浏览次数: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