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游石灵寺有感

  初次造访石灵寺,是前年春天的事。那里的黄墙绿树、碧瓦绀宇,于今日提笔铺文的我,未免是狼藉成残片的记忆了。我不禁暗生唏嘘: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过眼烟云的是我,无所谓念念不忘,执念不休是着相。

  石灵寺始建于明朝,原址位于望天狮山麓。《潮州府志》里记载:“仙径山距城西百里,霖田都脉连三山,状如覆盆,相传昔有仙人过此,故名。山南有石卓立如屏,色黯则霁,开朗则雨,乡人以卜阴晴屡验”。

  寺院主体大雄宝殿,前厅天王殿,左侧准提殿,右侧观音殿与地藏殿,后屏的“摩天石壁”露出地面部分高比屋脊。“小西天”的屋顶更是由一块天然巨石遮盖而成,石上有“仙足迹”,传说是古时仙人往来时留下的足印。

  漫游于古刹清凉境界,看满山奇石随意铺陈,石隙间小路曲折回环,穿行数步,便有大石拦路,侧身穿过石壁,却又豁然开朗,别有一番天地。岩洞相互联通,洞内夏凉冬暖,是禅师静坐、默念修行和游人游览避暑的佳地。

  其时,我和朋友在潇潇春雨中来到石灵寺。山谷中薄雾轻拢,我们静静地在雨中站了一会儿,似有孑然遗世的清净之音,牵引着我们向红尘之外。虽则未必能深刻体悟秘境的玄妙,但和群山一道悄立谛听这雨声淅沥,看着“方寸心田藏妙法,丈余斗室纳须弥”,也不由得生出超然离世之感。

  此次重来寻幽探胜,恰逢天气晴好。只见寺前平湖碧波荡漾,云光杳绕。登楼远眺,山峰、林木、寺院、奇石映入湖中,一派人间秀色。慢步慢行,览山林之美;轻啜茗茶,品悠长之趣。梵呗悠扬,云高天籁连竺中,使人神游情动、胸襟豁然开朗。

  站在石上极目舒望时,不由得想到久负盛名的寒山寺。“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千百年来,那忽而悠远、忽而低沉的钟声,像芸芸众生的心音,又似历史老人的倾诉,深深慰藉着深夜孤独的灵魂。后世人慕名而来,都想亲身领略张继笔下的诗情画意。

  我在春节熙熙攘攘的游人中,排队取票进入寺内,感慨万千。千百年来,寒山寺呼吸在诗的意蕴中——诗与寺为缘,寺与诗闻名,禅诗一体。寒山寺与钟声、诗咏、塔影名闻遐迩,又以历代珍贵古碑见长。历史的风从这里吹过,留下了少年文章落魄诗,也留下了余音袅袅的金石之韵。寒山寺汲取了近千年的文化滋养和精神力量,终于成为文创界的超级IP.说到底,丰厚的文化底蕴是旅游产品“永葆青春”的基础。要成为文创界的超级IP,虽然存在互联网炒作的现象,但更多的基于这个地方为普罗大众的情感所寄,是超越了地理空间和意识形态的历史文化乡愁的所在。

  石灵寺有“石竟生灵气” “仙人常到之地” “仙足迹”和“蛤坑”等传说,游人来此乘闲登高、踏野望远,甚至诵经念佛,一切只道是寻常。直到某天,世人均心向往之,深信踏上通往石灵寺的路,就踏上了一条文化传承和心灵归宿的甬道,石灵寺才真正成为“别有天地非人间”的去处。也只有在文化乡愁中,世人才真正发现石灵寺。

作者: 
庄园园
来源: 
揭阳日报(2022.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