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广济桥

  今年雨水时节,寒流南下,气温骤降,阴雨连绵,典型的“倒春寒”。但就这古城人戏谑说的“撵狗不出门”鬼天气,也挡不住游客玩转古城的兴趣和热情。这不,远在青岛的一位文友老潘携着老伴闻名而至。虽然我也挺烦这天气,但有朋自远方来,我责无旁贷地尽起了地主之谊。

  老潘夫妇只计划在潮州呆两天,时间紧。一个上午,我带着他们参观了许驸马府,游历了牌坊街。老潘是“识货人”,对潮州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他除了赞不绝口还是赞不绝口,一脸的惊叹!吃了“胡荣泉”的“鸭母捻”跟沙茶粿牛肉丸后,老潘等不了多喝几杯工夫茶,就迫不及待地要我带他们去看广济桥。我看空中还飘着绵绵细雨,就建议说这时间看广济桥不大适宜,下午还是先游览开元寺跟己略黄公祠,等明天天气好转的话再去广济桥吧。老潘说,“四时皆有景,万物岂无情。”所谓境由心生,有蓝天白云大好晴日的确不错,但谁说雨中情景就不会给我们带来别样的感受呢!也对,当年我在乌云密布下去纳木错,在风雨交加时登梵净山,不也是如此想法?主随客便,我带上他俩直奔广济桥。

  出了上水门就是滨江长廊,我们穿过绿化带走上岸边步行道。果然,让老潘给说着了,只见如烟似雾的蒙蒙细雨中,二百米开外的广济桥像长龙卧波,桥上二十四座亭台楼阁海市蜃楼般时隐时现,“薄雾轻烟迷水色”,好一座烟雨广济桥!

  购票上桥,料峭的东北风挟带着雨丝迎面而来,纵使是老潘来自青岛,也经不住连打冷颤,“真冷,但也真爽!”对这座中国古代四大名桥之一的广济桥,他显然是做足了功课有备而来。一边对桥上精美的重瓴联阁、飞檐斗拱、阁匾楹联、书艺文韵啧啧称奇,一边兴致勃勃地跟潘嫂讲起了“仙佛造桥”,讲起了长达359年建桥史,讲起了“一里长桥一里市”、“十八梭船廿四洲,二只鉎牛一只溜”……大家都让眼前的景色给深深吸引住。烟雨中,宽阔的江面,像是让一张巨大的薄纱覆盖着,阵风吹过,水面涟漪微微泛起;西岸的金山、东岸的笔架山青烟缭绕树木葱郁,远处凤凰山起伏的峰峦也隐隐约约的,缥缈轻纱遮望眼,整一幅浓淡相宜韵味十足的水墨山水画。我突然想起有人写过的一首诗:“一湖烟雨半江秋,两岸青山画里游,惊起沙鸥飞掠影,芦花深处隐渔舟”,我对老潘夫妇说:假如这时有轻舟荡出,有渔家抛网,有燕子疾飞那就完美了,有点遗憾!老潘不以为然,安慰我说,凡事不能过于求全求满,一碧万顷沙鸥翔集千帆竞发固然精彩纷呈,斜风细雨云烟氤氲空灵寥廓又何尝不令人如痴如醉呢?不完美留遗憾才符合辩证法。“登斯桥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矣哉”,在老潘的吟咏声中,缓缓南去的江水轻轻地拍打着桥墩摇晃着梭船,船上的彩旗猎猎作响。

  到了“民不能忘坊”处,我们久久驻足,老潘在一旁又跟老伴卖弄他的见识,讲起“吴府公祭水”的故事。吴府公是清代道咸年间的潮州知府吴均,某年因韩江水涨淹上城墙,潮城危急,他在广济楼上祭水,乞求水退,但水始终没退,于是他把自己的官帽、官服投于水中,表示与城共存亡。说也奇怪,此时洪水就退了。此后,人们在广济楼设了他的神像祭祀,并在广济桥的东桥建了“民不能忘”的牌坊。听了老潘的讲述,我禁不住浮想联翩,透过烟雨,我仿佛看到韩愈在堤岸上激扬文字,驱鳄除害变恶溪为善流保一方平安;透过烟雨,我仿佛看到吴均在城墙头投衣冠祭水患,为民请愿誓与城郭共存亡:透过烟雨,我仿佛看到一桥横跨东西,桥上八方来客、商贾云集,水面商船穿梭、人头攒动。都说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只要你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你就能得到百姓的拥护跟爱戴。潮州人是最懂得感恩的,韩文公祠有一副对联:“天地起斯文,不是一封书,安得先生到此;人心归正道,只须八个月,至今百世师之”,正是韩愈,废奴驱鳄扶农兴学,来潮八个月,江山都姓韩。而由元及明至清,历朝历代潮州知府一张蓝图画到底,三百五十多年栉风沐雨、赓续接力、久久为功,终于建造出世界上第一座集梁桥、浮桥、拱桥于一体的启闭式桥梁,自此闽粤商旅再无障碍,功绩彪炳千古,民怎能忘?改革开放至今,潮州历届市委市政府勤政为民感恩奋进,做好做强特色经济,倾力古城活化保育,听民声顺民意专注民生福祉,政通人和、社会稳定,一座千年历史文化名城焕发出勃勃生机。“幸福是奋斗得来的。”几十年得以安居乐业的潮州人倍感珍惜眼下的幸福美好生活,这“民不能坊”同样也寄托着广大民众对党对政府的感激之情!

  几阵劲风,驱散了一江烟雾,吹皱了一江春水,眼前一片清明!老潘赞叹地说:有这天时地利人和,潮州明天会更好!我说,必须的,广济桥作证,韩江水作证!

作者: 
郭斯庆
来源: 
潮州日报(2022.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