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江碧水映古城

 

摄影 庄园

  九百里漫漫长路,一路紧跑狂奔,此处,你却驻足流连,是被两岸旖旎秀丽的风光吸引吗?

  亿万年悠悠岁月,一贯任性不羁,今天,你却温和驯良,是受古城雍容儒雅的风度感染吗?

  韩江,从梅州浩浩荡荡而来,自北,转东,拐南,绕过半个潮州古城区,似玉带环腰而挂。供水枢纽工程建成之后,江面出平湖,一湾碧水映古城。

  韩江,因古城而意蕴深厚;古城,因韩江而灵动鲜活。

  巍峨挺拔的古城楼,金碧辉煌,连缀起一道逶迤蜿蜒、古朴壮观的城墙。城墙外,秀木参天,绿树交错,碧草如茵,群芳竞艳;廊道曲延,花坛叠翠,亭榭卓立;鸟鸣蝶舞,主欢客笑;到处花繁似锦,四时佳景如画。自北至南,两岸园林景观绿化带顺江而下,遥相辉映,文物古迹与现代化建筑相映成趣,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色浑然一体。特别是,每年春季,江边绵延几公里的木棉花竞相怒放,红遍半边天。两岸上空,似天神裁下一段段晚霞,又似旷远的黄土高原上秦人吼着秦腔,扭腰擂鼓,挥着巨幅红丝带舞动而来,搅动得滨江长廊游人如织,火热朝天。“红云”倒映清江,“半江瑟瑟半江红”,仿佛整座古城都要被“烧”起来。

  这里,是韩江潮州市区段;这里,是古城脚下滨江长廊风景区。

  如今,众多像滨江长廊一样美丽的公园,似颗颗明珠撒落于韩江两岸——南堤凤城公园,东厢堤公园,古塔公园,凤凰洲公园,北堤渡口公园,湿地公园……一座座公园,被韩江这条银链串起,把潮州古城装扮得缤纷浪漫、香艳而温馨。

  时间拉退几十年,那时的韩江,那时的古城外滨江一带,却是另一番样子:

  汛期,滔滔江水挟泥卷沙、浮木漂草,浊浪翻滚,有时水淹湘桥甚至上漫城楼,古城危在旦夕。每到这个时候,城外堤下的居民苦不堪言。水涨时忙于搬运贵重物品和家俬杂物上楼,人需外出避险,投靠亲友;水退时淤泥填屋,又要忙于清洗消毒、修复家园。财产损失,恐慌劳累,有时一年要往复几次。枯水期,韩江干涸几近断流,全市生产、生活用水告急,江面黄沙漫漫,疑似塞外。

  城外沿江一侧,从金山脚下到南门外几公里长的滨江区域,石路凹凸不平,违章构筑物乱搭乱建,各式各样杂物随意堆放——不但造成脏乱环境,有碍城市观瞻,而且给防洪防火带来隐患。

  历史倒转几百年、上千年,那时的韩江,那时的潮州,又是另一番境况:

  这是一条曾留下恶名的“坏水”,一条任性为患的“恶溪”。

  韩愈刺潮之前称之为“瘴江”——这里曾经瘴气弥漫,江中恶鳄涂炭生灵,“鳄溪”、“恶溪”因此得名。好在圣人出,恶鳄徙,一篇《祭鳄鱼文》让鳄鱼卷起尾巴溜向大海,从此江清河晏,江因之美名“韩江”——此为美谈,却难免有附会之嫌。

  史上韩江多次泛滥成灾,最早的洪灾记载当追溯到北宋时期。在旧时代,每逢洪水暴发,免不了给百姓带来灾难,田毁屋塌、人死畜亡、饥荒瘟疫,同样的悲剧都会伴随着滔滔恶浪不断上演,剧情后段,必定是盗匪猖獗,社会动荡,遭殃的还是老百姓!据《广东省志·水利志》载,南宋乾道八年(1172年)“韩江大水,北门决堤,民居漂荡。”又载,清朝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五月韩江大水,北堤溃决五十余丈,湘子桥桥墩被冲塌了三座。”封建时代,统治者面对洪灾束手无策,最多在灾后予以拨款救济,或放粮赈民。偶有贤官良吏心怀百姓,百姓则会铭记于心,甚至勒石建碑,使之流芳千古。传说,清道光年间,韩江水涨淹上城墙,潮城危殆,知府吴均在东门楼(广济楼)上祭水,乞求水退,但大水始终不退。情急之下,吴知府把自己的官帽、官服投于水中,表示与城共存亡。吴府尊的行为不但感天动地,而且让他的美名留传后世。随着官帽官服漂下水去,大水瞬间退却,一城得救。此后,潮州人民在东门楼上设了他的神像祭祀,并在湘子桥上建了“民不能忘”牌坊纪念——吴知府带头捐款重建湘子桥桥墩是实,官服退水一说,同样免不了附会之嫌。

  史载,韩江潮州段大堤,宋以后塌过41次,民国时期塌过3次。新中国成立后,南北堤进行过三次大修,基本捍卫着潮汕大地的防洪安全。

  历史进入了新时代,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20年来,潮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随着滨江长廊,特别是潮州韩江供水枢纽工程的建设,整治韩江水环境,韩江南北堤除险加固、美化绿化,修复湘子桥,修复潮州古城等一系列宏大工程有序铺开。

  2007年1月1日,由广东省人民政府拨款建设的潮州韩江供水枢纽工程顺利投入运行。

  今日长缨在手,

  终于缚住苍龙!

  激情高涨时波奔浪突,情绪低落处使性罢工,几千年来桀骜难驯的江水,至此,不得不慢下脚步低下头!一道宏伟壮观的大坝,在笔架山脚下,在府城根儿蓄出万顷平湖,荡成浩瀚碧波!

  浊浪恶溪,水患洪灾仅留历史古籍;

  碧江新流,诗意画景开创时代新篇!

  2017年12月,韩江成功入选全国10条“最美家乡河”。

  “最美家乡河”,实至名归!新时代的奖牌,抒写的是人民改天换地,创造新世界的豪情!

  选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下午,登上堤岸,放眼望去,但见广阔的江面,如一面巨镜,澄碧可鉴,微风过处,水柔似绸,波光粼粼。

  波上大桥龙跃,江边新楼齐云,古塔如椽,笔写蓝天。

  堤坡芳草萋萋,百花齐放,锦带蜿蜒;堤面绿道铺翡翠,随江伸向天际,如一条绿色的丝巾,遥接白云。

  白云如羽,似絮。

  俄而昼光渐柔,渐黄,夕阳将坠。

  大自然不但是个调光高手,更是一位出色的化妆师。她先为天空打好粉底,你就知道,浓妆艳抹的大手笔必将挥面而来。

  你看,天色由碧蓝而粉白,由粉白而粉红,由粉红而柔黄,由柔黄而绯红,由绯红而金黄,直至黄澄澄、亮堂堂一大片,直至将整个江面调至同一色调……

  完成了这一场神操作之后,她在天上笑。

  这时,你再看韩江,但见一江晚霞,满河黄金。

  落霞与波光齐晖,

  秋水共长天一色。

  在天光与水色交相辉映下,整座古城像被镀上一层金膜一样亮晶晶、金灿灿,华丽耀眼!

  随着夜幕降临,韩江,又将上演一场惊艳世界的灯光盛宴。

  “小时候,

  曾听妈妈说,

  十八梭船二十四舟。

  脑海中,

  那一双巧手,

  绣出另一个美丽的潮州。

  ……”

  随着著名潮籍歌手元朝这一曲轻柔婉转的《潮州人》歌声,湘子桥灯光秀表演隆重登场,五彩缤纷、神奇瑰丽的灯光映照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宏大场面。瞬间,湘子桥上各式亭台楼阁随着灯光色彩的变幻和音乐节奏的律动而起舞;声、光、色齐动,现代科技给一座千年古桥注入新的灵魂。古代的交通要道,华丽蝶变为现代的艺术舞台,奢华的表演折射出的是时代的巨大进步!

  湘子桥重建是潮州古城修复活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古城文化传承与文化旅游发展的时代需要,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理所当然,得民心顺民意!

  一江碧水活古城。

  江,还是以前的江;水,却是全新的水。古老的韩江,在新时代人民政府的整治下,江水丰沛而清澈,稳定而通畅,以史所未有的靓丽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仿佛一条充满活力的大动脉,用新鲜的血液让潮州这座千年古城焕发出新的青春与活力!

  一江碧水映古城。

  韩江,因古城而意蕴深厚;古城,因韩江而灵动鲜活!

标签: 
作者: 
陈佾生
来源: 
潮州日报(2022.0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