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门古径

  汫洲八景之“石门古径”,是一处以奇木怪石形成门洞的天然景观,位于瀛洲岛西峡村西北面山仔顶西南山脚,山路穿门而过,直接巫峡渡口,是旧时汫洲通往外界的重要陆海驿道,为鸿门古渡口之一。

  巫山枕海赤沙湾澳仔矶角,逶迤蜿蜒,回转至后矶潭与锦湖洋交汇收水,煞风驻气。后矶潭水深流急,向东南经巫峡港出赤沙湾,与柘林湾、汫洲湾交汇直奔滔滔南海;锦湖洋风静潮缓,沿西南经后陂村前兴利港道,绕狗牯山,入青山内洋出莱芜湾,汇入莽莽沧溟。大自然造物,鬼斧神工。后矶潭与锦湖洋交汇处,海面宽阔,沉洲浮渚,浅水平滩,峡风海气,野趣横生。巫港龙潜,矶潭鼋归,海蚀风雕,自成其势。山仔顶山脚,但见天遗彩石,叠成门柱,壁垒岿然,古藤老树,盘岩而上,凌空飞架,构成门洞。从而石木峥嵘,花草丰茂,高须仰首,宽可丈量,天然造化,海隅洞开。得以路道疏通,连接渡口,商旅物流,山来海去,多在此处引渡登岸。

  瀛洲巫山,云垂海立。剪径石门,豁然通达,“看仙家炼丹灶”,但见茂林修竹,桑椹柠麻,垄开阡陌,稻菽鱼蓬,莺声柳浪,牧笛渔歌,田庄农舍,炊烟人家。虎跳涧流水潺潺,泻入矶潭;狮头山翠柏苍苍,辉映锦湖。四方瑞气,一派升平。那桃源仙境,不也如此么!斯若置身其境,寄情山水之间,心旷神怡,则去故忘忧焉;舒望天海之外,志高怀远,陬且得宽余矣。好个石门古径,堪值八景首称,有诗为赞:

  巫山烟雨水龙吟,曲径穿门入茂林。

  潮汛推波复渡浅,峡风助浪载舟深。

  田间又见桑麻绿,陌上依然柳杏青。

  海渚移来琼岛景,瀛洲胜迹可登临。

  好景君当记,人文更为奇。

  清代,瓮城一位姓余的先生到汫洲教书,乘舟沿龙湫港至西峡的山仔脚上水。初渡瀛洲,竟被眼前仙境般的风光所陶醉,脱口吟出“登巫峡,看仙家炼丹灶”(山家连东灶)的联对来,及至汫洲,想自应下联,便吟“临瀛洲”,却再也对不上来,自此苦思冥想,终无言以对,期间还作为声律启蒙的课题,授嘱弟子们应对,可是,几世人过去了……当年先生离任汫洲,再沿古径穿石门,回望瀛洲岛,口中还不断叨吟“登巫峡……临瀛洲……”差点掉下海里。从此,“登巫峡,看仙家炼丹灶”(山家连东灶)数百年来,竟无人能对得上,成为百年绝对。我们也不禁再次为它叫绝。对子所描述的也就是“石门古径”之大观,试想,假若石门还在,并把联句勒石镶刻,那又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了。

  沧海桑田。伴随着人们生活生产活动的拓展利用,“石门古径”已唤不回“风景旧曾谙”,脚下是笔直平坦的公路。每过西峡,我都习惯往山仔脚石门的方向望一望,努力寻找那条弯弯的古径,延续桑情峡风的生活气息。锦湖也不见了宽阔的洋面,倒是湖水村前还守护住了一二泓绿水,权当湖吧。虎跳涧很早就被西峡的村民筑坝蓄水,也助力于今天的“高峡出平湖”。

  前些年,《石门古径》也撰写了相关史料,申请录入《饶平古驿道》编目,遗憾的是遗迹印证或缺,未能入编,令人叹惜。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在县城读书,常走“石门古径”过溪底经下埭仔往黄冈,那时石门的石虽多被开采,但遗迹概貌犹在,隐约可窥测出景物古昔的风韵,路也好走。时过境迁,现只能作为曾经的风情,在怀旧中追踪了。

作者: 
胡韩杰
来源: 
潮州日报(2022.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