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山观云海

  春节刚刚过,潮州的同学就邀请我们聚会。次日我们一起去爬凤凰山。

  我在潮州有很多亲戚,小时候就经常去。又在韩山师专读了三年书,对潮州这座古城再熟悉不过了。但从来没有想到过去凤凰山,即使在当地人的心里,凤凰山也不是一个必去的旅游点。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古城里可看的东西已经够多,也很集中。

  驱车近两小时,我们来到山上的平台。前一日一直下雨,上山过程一直阴天,下车后,一片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我没觉得什么遗憾,登山大抵都是这样。这个平台有一个景点,号称粤东地区最高的邮局。山崖边上竖着一个邮筒的模型,上书“来自1200米的爱”(见图)。这是一个很好的文创,适合手机拍照发朋友圈。

  我们走进一家名为“宋茶荟”的茶馆,品尝驰名天下的乌岽单丛,听主人蓝先生娓娓道来宋茶的掌故。蓝姓是典型的畲族姓,畲族人从宋代就有栽种茶树的传统。传说南宋末代皇帝赵昺当年被元兵追赶,南逃入潮州。山民献上茶汤,皇帝饮后连声赞叹。因此,后人称它为宋茶,如今是凤凰单丛的精品树种。忽然联想起汕头潮阳的“宋大元帅墓园”以及一年一度的庆祝活动,也有个关于文天祥率领宋军抵抗元军的传说。看来,潮汕一带对于抵抗侵略者有着深刻的民间记忆。蓝先生亲手给我们泡宋茶,并说起,乌岽村130多户全部靠单丛茶为生,年户均种茶收入超过10万元。这个当年的革命根据地,现在农民也致富了。听蓝先生这样介绍,这茶喝起来也格外甘醇。

  喝完茶,我们向海拔1325米的天池出发。一行人大多过了六十,但都不服老。带领我们的管先生,是我的韩山师专同学。他是共和国的同龄人,今年已经73岁了。一路上,他电话不断,还在指挥一线工作。因为他的公司员工正在各地抗击新冠疫情中紧张地做核酸,包括冬奥会和香港。他说,在疫情刚刚开始时,他们公司在9天内紧急研制出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并积极参与中国多地的大规模新冠核酸检测筛查。至2022年1月,其测量已超过7000万例,而且复查准确率领先。

  我不禁想起管先生跌宕的人生经历。少年时因家庭变故,他要独自养活几个弟妹,不得不初中就辍学去市场卖菜。卖完菜回家自学,静心研读马克思的原著。生活的艰难,甚至曾让他有过轻生的念头,因意识到自己要养活弟妹的责任,还是勇敢地活下来。后来上山下乡,在农场考上大学,毕业后他是全校第一个考上硕士研究生的人,这在上世纪80年代实属凤毛麟角。读书若干年,成为鲁迅研究的专家。后来听说他到了香港,做过贸易,也从事图书出版,最后投资于竞争激烈的生物科技领域,他投入了多年的心血,奔波于境内外,把文科出身的自己磨砺成了行业内的专家,终于在他68岁那年公司上市。现在这个公司已经成为潮汕的明星企业。

  走到天池,太阳出来了,雾散了。鸟瞰四周,云雾都在山腰,很多山头从云海中露出尖顶,阳光明媚,天空湛蓝,蔚为壮观,令人想起宋人陶佃的诗句:“云开雾散却晴霁,清风淅淅无纤尘。”

  同行的当地人说,我们能看到这样的景色全靠运气。只有在前一天下雨,第二天出太阳的情况下,才会出现云海。他自己上来过三次,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使我想起自己另外一次经历,曾兴致勃勃折腾到了九华山的花台景点,却因为大雾看不清被售票处好意劝阻,悻悻而回。看来风景的好坏,还要看因缘。若占天时地利,不是5A的景区也能看到超过5A的壮丽景象。这就像我的同学,人生坎坷,但从不气馁,一直奋斗,砥砺前行,终于守得云开时,见到无限风光在险峰。

作者: 
刘小萱
来源: 
汕头日报(2022.0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