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井甘泉

摄影:邓建忠

  开篇

  瀛洲乐土海中生,

  气象玄乎幻亦真。

  无限风光寻有处,

  千江渔火万家灯。

  龙井,俗称海龙宫井,位于饶平县汫洲镇东吴尾,即现镇区东南端安路街与东环路交叉处的龙王古庙前,故称龙井。是“汫洲八景”中形状保留较好的景观之一。

  古时,汫洲枕海岛居,乡民多以海业营生。为祈求海业兴旺,出海平安,相继兴建了诸如妈祖宫、海神庙等庙宇供奉神明,庇佑乡邦,就选择了乡里的一处龙头宝地兴建了龙王庙,供奉海龙王神尊。现时的门匾在重建时加了个“古”字,称“龙王古庙”,乡民多称海龙宫。龙王古庙正中匾额上书“威镇海疆”,字体苍劲浑雄,门内额书“海不扬波”,为隶书体,稳健雍容,均涵意深明。庙前八尺处,勘量泉眼,挖掘水井一口,名曰龙井。井深约三丈,三尺见方,均用条石垒砌,井坛配设踏阶,码头式平台,方便船只系泊取水。龙宫龙井,本为寻常的建筑风物,却因井而水起风生,名闻遐迩。龙井处位,咫尺皆海,井水却甘甜清淡,且水量泓大,伸手可淘,凭日夜汲取,船载人挑,从未干涸,这对于淡水奇缺的岛居乡民,福莫大焉!每天清晨,海日初升,这里就聚集了洗衣和打水的人群,你来我往,男女欢歌,很多很多的故事,信息也在这里集散、传播,一派海隅生活情调。当然演绎不了《白兔记》的“井边会”,却传说着每年九月初三小龙女瀛洲龙井浣衣沐浴的美谈。小龙女浣沐时为避扰民,便遣大潮涨瀛洲,漫龙宫,遮龙井,护龙体。这就是“九月头潮”的来由。汫洲海民多水性好者,都会潜游欲见小龙女,却被虾兵蟹将所挡,未得幸窥。据说在这里“坐井观天”,预测风云很是灵验,这当然是凭老渔民们长期生活生产积累的经验。我也曾在龙井和附近的“猪哥井”挑过水呢。龙井的水位低于海平面,涨潮时海水几平井沿,船只靠岸汲水省却许多劳力,并多在此取水后启航出海,可谓神奇。因而,乡民怀着感恩之心,在汫洲诸多胜迹中把该井定为八景之一,取景名“龙井甘泉”,其实,龙井论景象是比不上虎头山脚的“三槐连理”树下的田东井的,只因濒海,井水清淡,可谓弥足珍贵,皆民之心智也。

  龙井与海近在咫尺,为什么水还那么清淡甘甜,这也不难解释。龙井的位置是挖在大沙沟与后洋港交汇的出海口,濒临龙须港。龙须港是条内港水道,直通瀛洲大庙。龙井位置的地下水源沛量大,加上淡水与海水的浮力及水位差的原理,就形成了与南澳云盖寺前“宋井”一样的现象。虔诚的乡民自然说是海龙王赐的神水,也一说有贤人点了龙穴,捅开海眼,才得有此甘泉。潺潺泉水,流年如水,柔情似水,上善若水。沧海桑田,龙井甘泉历经乡民修缮和保护,物景保留完好,井水至今尚在饮用。

  值得圈点的是,抗战时期,驻守汫洲的军警,协同民众,依托海龙宫的有利地形抗击日本鬼子的侵扰,谱写了一曲英勇抗日的战歌。龙王庙石柱上的几处弹迹,清晰可见,印证了日军侵略罪恶。

  龙王古庙,瀛洲胜迹,香雾缭绕,瑞霭飘渺。龙宫古井,海角甘泉,川流不息,渊澄取映。龙井,记录着历史轨迹,承载着时空人文,堪为海隅一道靓丽风景,也是汫洲人民抹之不去的心景。

  拙就七律一首以记:

  总道瀛蓬物景新,果然海角藏龙津。

  一泓清淡滋洲渚,百味苦咸念汫民。

  十二时中潮有信,四三里外水亦仁。

  敖王未恋鱼归处,报以当年掘井人。

  尾声

  海客瀛洲叙旧情,

  今朝还看人文兴。

  山河锦绣谁装点,

  日月无穷待后评。

作者: 
胡韩杰
来源: 
潮州日报(2021.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