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厝岭顶映日红

  钟厝岭,是一座山的名字。山并不高,然则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而在这里,她没有仙,却有着革命的英魂,红色的篇章。山头上,一座贴着金色琉璃瓦的亭子,此时在阳光照耀下,正熠熠生辉。纪念亭占地约半亩,为钢筋混凝土结构,主体建筑为一正方形亭阁,亭基面积16平方米,亭高约6米。亭阁上方苍劲有力的“烈士纪念亭”5个大字,由原闽粤赣边纵队第四支队政治部主任李习楷题书。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饶平中部地区(现包括浮山、汤溪、坪溪、浮滨、新安、东山、新圩、渔村等乡镇场)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历了长达20多年艰苦曲折的革命斗争,众多的革命英烈奉献了自己的生命。该亭就是为纪念牺牲的革命烈士而修建的,亭阁“一壁”(内壁)依山镶嵌的黑色大理石上镌刻有112名烈士的英名(有66位烈士姓名不详)。亭下平台建有刘锡三、张修省、杨强林三烈士和农运先驱何存真之墓。

  此刻,我站在亭上,俯瞰着山下的人来人往,小车大车,和温暖的炊烟。思绪,却回到了那腥风血雨的时代。

  看,在东面山下的那一条泥土路上正杂乱地走来一队人,这是一支驻浮山敌军,昨夜凌晨从浮山出发,包围离这里约2公里远的打石埔村。敌军得到消息,在打石埔这个300左右人的小村子里住着一位共产党员,正在养病。于是如临大敌,派了一个连的兵力包围这个小村,企图一举活捉,好图个升官发财……不久,人们看到有几个敌兵抬着一块门板,门板不时滴下鲜血。不一会,到了浮山圩,门板放在人群最集中的圩中心,问是否有人认识这个“共党”。这个共产党员已奄奄一息,由于原先身体有病,再加上中了枪伤,已英勇牺牲了……时间,是1933年9月17日上午。这个共产党员的名字叫刘锡三,是饶和埔诏县委书记。

  1929年1月,东江特委派刘锡三到饶平恢复县委组织。当时,摆在他面前真是困难重重。但他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恢复了县委组织,并且开展分田分地活动,至1930年6月止,饶平全县分田面积约46000多亩。各乡赤卫队在分田斗争中得到进一步巩固扩大,先后成立了平民学校、夜校、医疗所、消费合作社、代耕队和修械所等,掀起一个群策群力建设苏区革命根据地的热潮。

  后来,饶和埔县委书记丘宗海在往东江特委汇报工作途中遭敌杀害。饶和埔的革命斗争出现了挫折,进入低潮。

  在这关键时刻,东江特委又派刘锡三出任饶和埔诏县委书记,重新组织革命武装队伍。刘锡三受命于危难之中,只身来到诏安。在开拓闽粤边革命根据地的艰苦岁月里,为了甩开敌探的跟踪追捕,坚持做细致的发动工作,刘锡三同县委一班人不知熬过了多少个餐风饮露的日夜。白天,他们躲在石下村磜头坷密林中的茅棚里忍饥挨饿;夜间,摸黑到炉坑、赤竹坪、陈坑、粟竹坪等村挨家挨户做串联发动工作,经常是顶风冒雨工作到隔天黎明。不久,在石下、赤竹坪组建了农会,发展了一批赤卫队员,建立了革命立足点。

  刘锡三由于长期处在革命斗争的艰苦环境中,在深山密林迂回辗转,夜宿石洞,挨饿受冻,积劳成疾患上肺病,经常咯血,只得暂时隐蔽到石下村。因缺医缺药,营养不足,在疾病折磨下,眼见身体已拖得不成样子了,群众见状,个个心急如焚。妇女们凑在一起计议,为救援亲人,决定在有婴孩的母亲身上挤集乳汁,由尤品姆早晚两次送到刘锡三的床前。它,何止是乳汁?是党和群众心血交融的甘露!刘锡三在苏区人民的关心照料下,病情有了好转。后来,为了避开敌人追捕,经余登仁等诚挚说服,刘锡三被送到大埔高陂一位医生家里隐蔽治疗。可是刘锡三身在客地,一心惦记革命工作,终日焦躁不安。后来,在他迫切要求之下,县委把他接回后转移到浮山东洋乡打石埔村堡垒户余剪先家中疗养。此后,他一边治病,一边指导革命斗争。他的活动被反动派发觉,敌军围村搜捕,刘锡三在突围时被流弹射中腹部,顿时鲜血如注,小肠随血溢出,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牺牲时年仅28岁。

  刘锡三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为人民战斗的一生。他带领饶和埔诏人民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创建苏区革命根据地的丰功伟绩,永远铭刻在闽粤边苏区特别是饶平人民群众的心中。刘锡三烈士的英名,永垂青史。

  让我们通过时光隧道,再将历史定格:1926年五四运动纪念日,在钟厝岭脚下的这片土地上,在这个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圩埠上,“打倒封建!”“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的口号声此起彼伏。那是一个叫张修省的青年农民,组织浮山区15所小学1000多名师生,集中浮山圩举行集会、游行,揭露帝国主义侵华和军阀割据肆虐人民的罪行。张修省是一个脸上有雀斑右眼失明的残疾人,那是他3岁时出“天花”所致。一个正常人都难以在白色恐怖之中开展革命活动,张修省却以一个残疾之身呐喊出“农民要有田、穷苦人要翻身”的呼声,因而得到了广大穷苦人和进步师生的支持。

  张修省从小就接受民主革命思想。在1925年5月,就秘密往海丰参加彭湃领导的农民运动,历时5个月。同年11月随东征军回饶平,传播海丰农运经验,点燃了浮山农民运动火把。

  1927年4月下旬,张修省为反对国民党“四・一二”大屠杀,发动浮山、荔林、东官、何厝、东洋、湖岭、围仔、桥头等村的农会筹集土枪、火炮、牌刀、梭镖等武器,精选200多名农军于5月5日(马克思诞辰)奔赴饶城,参加全县第一次工农武装暴动。因此,张修省也被悬赏缉捕。其舅父劝他暂时躲避一下,要设法帮助他逃往南洋。但张修省为了解放事业,坚决谢绝,继续深入群众开展农运。

  “八一”南昌起义军进军潮汕。根据县委指示,浮山区农会于9月下旬组织农军武装暴动。他带领130多名农军攻打国民党浮山区署,赶走官员政警,攻占了“营盘”(现饶平五中篮球场一带),把农会迁到浮山“营盘”,挂上红色犁旗。10月2日国民党进行突然袭击,派100多名军警围剿浮山。当时张修省正在“营盘”召开党团骨干及区乡干部会议,部署扩大农军继续开展减租减息,闻讯即果断指挥参会人员安全撤退隐蔽。为了减少损失,张修省沉着销毁文件后才离开驻地,但退路已被敌人封锁。张修省又机智佯装农民,蹲到田里拔草,因脸部特征暴露身份,不幸被捕。当时上饶农军策应南昌起义军下潮汕,筹划举行第二次攻打饶城。饶城国民党反动派见情势危急,两天后(1927年10月4日),不经审问便秘密将张修省杀害于三饶狱中。张修省牺牲时年仅21岁。

  在张修省他们这些革命先烈中,还有浮山农运先驱何存真,他比张修省大几岁,两人是革命战友。1925年11月,何存真、张屏薄等与从海丰学习归来的张修省一起,在何厝村(与东洋村毗邻)的何厝庵开办平民小学,组织成立“浮山青年社”,传播海丰农运经验,点燃浮山农民运动的火把,并升起第一面村农会会旗。“青年社”宣传男女平等,宣传新思想,戒烟戒赌。学校免费或半费招收周边贫民学生,教师职员都是自愿义务的。学校除了教学,还经常帮助调解民事纠纷,所以“青年社”得到了群众的拥护和认可。而这也促进了农会的发展壮大,使更多的人加入农会,参加农会人数达2000余人,遍及饶平县中片大部地区(渔村、新圩到汤溪西坑、青竹径、东头、溪头、浮滨五址、坪溪杉红、东山长教等)。

  这里还有一位16岁的英雄,叫杨强林。杨强林入伍后在边纵第四支队第十一团八连一排一班当战士。部队驻冯田村时,他奉命送信往东界,途经上寨村时,被吴思义部的哨兵发现,无法逃脱。为避免机密被敌人发现,他把纸条捏成一团,塞进嘴里嚼烂后吞下肚里。这是1949年5月的一个夜晚,吴思义审问不出任何有价值的情报,对其毒打,后又以好饭好菜相待。但杨强林人小志气大,软硬不吃,最后被吴思义活埋。临刑时,敌人要把他推倒下去,他却说:“我们解放军,个个都是英雄好汉,不用你们动手,我自己睡下去,上天去见烈士们的英魂,中国快解放了,你们这班狗种要到地下去见阎王了。”说着,他自己跳下去“睡”好了……

  朝阳正从东边冉冉升起,钟厝岭顶映日红,山上松柏凝香,更显郁郁葱葱。严冬已消退,今日的我们,有我们的责任,有我们的情怀。先烈们为我们打下的江山,需要我们去建设,需要我们把它建设得更加美好。只有这样,才能告慰先烈的在天之灵。

作者: 
陆利平
来源: 
潮州日报(2021.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