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岁月 古渡沧桑

镇风塔

  在潮汕,古塔并不罕见。农村中有塔,城市中也有塔;山上有塔,江河湖海边也有塔。这些千姿百态的古塔,年代之久远、造型之优美、结构之奇巧、装饰之华丽,实属难得。塔一般都是用砖或砖石混砌而成,全部用石头砌成的塔还是较为少见的。

  位于柘林镇东北郊1公里的风吹岭西麓,有一塔就是全部用石头砌成的,而且有5层楼那么高。远远望去,古塔掩映在绿树丛中,只露出塔尖部分,稍近一看,塔如同一个直立的巨型圆锥体,挺拔秀丽,气势雄伟。是呀,它可是柘林古八景之一“独塔镇风”的镇风塔,当然别有一番风采。据说当时建这个塔时,采取用土一边堆积一边往上建,全部依靠人工慢慢建造起来。

  此时,我们就在塔的石椅上歇息。虽已是立秋,但热情的阳光还是将大地烤得有些发烫,一路上,我们细步慢行,还是满头大汗,现在,坐在这塔周边可供游人小憩的石椅上,不时有一阵山风吹来,绿树婆娑之间,不仅凉爽了很多,更令人有心旷神怡的感觉。

  同行的老张说,天气再热的时候,这里也是凉爽的,而在早先这里的山风更大,而且动不动就刮起大风,直吹进柘林乡村,往往会引起风灾,这是因为这两边都是山峦,而在这山峦之间形成一道峡谷,大风刮起,自是威猛无比。

  其实,从这座山叫风吹岭也就可知其风有多厉害了。老张指着塔说:“这个塔叫镇风塔,从名字就知道建塔的缘由了。”“这就是要镇住大风,让风到此止步,以保佑山下乡村的平安。”我有些滥竽充数也当起讲解员。不过老张还是给予肯定:“是的,这个塔就是镇风所用。因柘林地处海滨,屡遭风潮之害,先人于岭高面海,常年风声飒飒的风口处建塔,取镇风之意。”我想,古塔建于村落的后山上,正对着海边的避风港,也应是渔民每次出海希望遇风风平,遇浪浪静的一种心理寄托吧。

  镇风塔是在元朝至正十三年(1353年)二月建。塔高22米,塔基围16米,七层八面,塔顶为石雕宝葫芦,制作精美。塔身各层用石板铺盖,留一空洞出入,内壁置螺旋形石台阶,拾级可登上方,塔廊还装有石栏杆。在洞门有石刻对联:“福德书桂寿辰星,万里江海富贵长”。

  为了一探登塔之“登高望远”,或者说是领略塔的神韵,我们沿着塔里面螺旋形石阶拾级而上,曲折环绕,正感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时,忽然间,又豁然开朗,“柳暗花明又一村”,真是妙趣横生,其乐无穷。不过,登高的台阶也会吓你一跳,因为没有扶手,而且随着高度的增加,台阶越显狭窄。我想,这也是给登攀者的一个考验吧。每一层的塔廊还装有石栏杆,只不过栏杆有点矮,不过60厘米左右,塔廊也狭小,只可供一人行走,假如人站在塔廊,感觉是有些危险。这塔每层开设有圆窗和拱门,既可供游人步出塔廊览观山胜,也可从窗口眺望。我步出塔廊,塔下的山路逶迤不断延伸,稍远处就是与村道水泥大道连接上了,那是刚才我们来时的路。塔的八个面,刚好四面八方的景象都能看到。如果登到顶层,就能看到柘林全景,有白墙黛瓦,有树木,更有炊烟,有渔船,海天水色一览无遗。

  为什么这个塔要用石块砌起来呢?据说是山里的石头十分方便取用,所以就地取材造价最为低廉,而且因为是要阻风,石头有足够的重量,同时这个塔的构造全部是做成石榫去拼接的,使石块与石块之间相互牵制力较强,抗风而不倒。自建成以来,至今已历经668年,不但风对它无可奈何,还有地震等天灾,它也巍然屹立而完好无损,是现在粤东保存最完整、最古老的石塔。据说塔的下方基座就是一个硕大的石头,这也保证了塔基的承重量,因为在塔的下方就是深沟,终年流水不断,如果没有一个稳固的基础,年久月长,水土冲刷,势必影响到塔的安全。

  沿着塔下的石桥向东而行便是风吹岭古渡口,早时,风吹岭下是汪洋大海,站在这渡口处,朝东面海,沧海万顷,水天浩渺,风声飒飒。通往古渡口的道路其实是一条古驿道,叫风吹岭古道,是早时通往渡口的唯一道路。早先的驿道并不宽,后由于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略显拥挤,于是,在明崇祯时,重修大路。现在,位于风吹岭中段的蝴蝶山坡天然岩石上镌着修筑风吹岭大路的碑文:“崇祯七年仲秋 守府梁爷重修大路”。我想,在修这条道路有多少民工、兵夫拼命修路,洒下多少汗水,甚至生命,才使这条路蜿蜒曲折在山岭中前进,直通港口,路面有部分青板石,鹅卵石碎石铺砌而成,路宽有2至3米,全长有700多米,由于年代久长,有些石块已磨得光滑,但在当时,这应是很好的道路了。

  在这条古道上不知有多少显官名士经过。请看那古渡口处的摩崖石刻,有明万历九年(1581年)闽粤副总兵晏继芳题刻的“闽广达观”,万历二十四年楚雍吴世重、成都庄诚题刻的“海阔天空”,万历二年黔南梁东旭拓刻的“水天一色”,明崇祯三年(1630年)张昌祚题的“闽粤览”,还有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为协镇广东黄冈等处地方副总兵官吴启镇纪功碑”的碑文及“玉柱天关”“天风海涛”等。他们应该在这条古道过往。他们走过的是一种儒雅与兴盛,但更多的是车水马龙商贾走卒往来,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段古驿道与海洋文化的完美牵手。

  据地方志记载,柘林的海上贸易,自隋朝开始,至宋朝始盛。风吹岭这处古渡口在宋朝时就相当繁荣,成为粤东第一门户,自古就有“未有汕头埠,先有柘林港”之称。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由于地理位置优越,湾内水域阔、水流平稳,周围又有旗头山、马头山等屏障,柘林成一天然避风良港,是船舶理想的停靠地,由此也成为南来北往货物的集散地,地方贸易盛极一时。《广东通志》写道:“柘林乃南澳海道门户,番舶自福建趋广皆由此入澳。”《潮州志·商业》也载:“海运既兴,如柘林……等处皆为出洋之口,巨舶往来于海上,运载土货至广州及闽浙或远达南洋、日本,转贩外货输入。”但后随着澄海樟林港的兴起,尤其是汕头开埠后,柘林港退居粤东对外贸易的次要地位。

  啊,镇风塔,还有这古驿道见证了那时的明月,见证了几百年的日落日出,见证了沧海桑田与繁荣昌盛。

标签: 
作者: 
陆利平
来源: 
潮州日报(2021.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