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公园“八景”今何在?

20世纪30年代初评选的汕头八景之“中园晚棹”(图片来源:筹建中山公园平民新村报告书)

中园晚棹 曾旭波 摄

近年修建的北堤 曾旭波 摄

梅岩耸峙 曾旭波 摄

建设中的“梅花岩”(林炜毅 藏)

  所谓八景,是我国古代对某地最具代表性的风物景观的集合评价。宋·沈括《梦溪笔谈》中首有“八景”之说,后各地纷纷仿效,历代民众都以当地最为心仪和骄傲的景点凑成“八景”。为此,八景的选择和命名成为一种特有的文化现象,也是人文文化的一种历史体现。

  汕头市自1921年建立市政厅之后,历史上曾经几次评过“八景”,最早一次还要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据1933年版《汕头指南》记载,当年汕头市的八景分别是:中园晚棹、香炉晓烟、草屿绿波、饶山仙洞、妈屿观潮、鮀江晒网、鸡港樯林、礐峰柱石。其中“中园晚棹”指的便是中山公园。中山公园在之后的几次“八景”评选中,还曾以“月苑莺声”之名入选。

  汕头市评选八景早已是人尽皆知的历史,而汕头中山公园亦曾经拟定过“八景”,可能知道的人就很少了。

  对中山公园来说,当年“八景”的拟定,无疑是公园的历史文化财富。当年的公园建设委员会还曾把八景的名称“依景标置”,让市民及游客广为认知。

  抗战胜利后,中山公园得以从日寇手中收回。1945年10月24日,民国市政府重新组建成立由17人组成的中山公园建设委员会,委员会由市长任主任委员,市政府工务科长、警察局长、市党部书记长、市商会主席为当然委员,另由市长遴聘12位士绅为委员。中山公园建设委员会主要任务就是重新建设、修复因战乱而被破坏的中山公园。

  经几年的重建,中山公园得以逐步恢复昔日风貌,海内外游客又逐渐增加了。据新加坡《潮州乡讯》载,20世纪40年代末,为了更好地宣传中山公园,时任汕头市商会主任秘书许照寰(一作“许煦寰”)以“公园各景未定名称,爰拟定八景”,随后将他拟定的中山公园八景名称送请公园建设委员会提会审议,中山公园建设委员会认为“确属需要,通过定名,依景标置”。

  许照寰拟定的中山公园八景名称是:梅岩耸峙、曲桥卧波、石矶垂钓、浣花夕照、湖心印月、玉带跨虹、竹堤烟雨、荷沼晓风。那么,这八景现在分别在公园的什么位置呢?让我们来看看:

  梅岩耸峙 指的是假山,因假山主体称“梅花岩”。假山于1931年初动工,1933年基本建成。假山以钢筋混凝土为柱体,以海蚀石及其它嶙峋怪石人工堆砌而成。假山设计巧妙,叠分3层,7座凉亭点缀其间,岩洞幽致,玲珑剔透。假山占地面积1700平方米,其规模及精巧设计在国内乃至东南亚均属一流。因而名扬四海,为公园三大标志性景观之一。

  曲桥卧波 不用说,就是九曲桥。九曲桥建成面积近300平方米,号称“九曲”,实为八曲。所谓“九”者,是取其涵义“多”和“大”以及寓意吉祥而已。九曲桥采用桥亭结合,亦桥亦亭的设计思路。桥体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亭名为“度香亭”,出自萧诚设计的《汕头市中山公园平面图》说明书中语。主亭顶以重檐攒尖琉璃瓦装饰,副亭顶以单檐攒尖琉璃瓦装饰,桥、亭、栏有机融合,错落成“山”字形。远观如玉鉴挂彩虹,俯瞰似碧波卧蛟龙;站立桥上,则步移景换,湖、桥、亭互为景致,相映成趣。为我国造园艺术中匠心独运、构思奇巧的经典建筑之一。九曲桥建成于1936年,是公园最晚建成的景观建筑,亦是公园三大标志性景观之一。

  石矶垂钓 中山公园适合垂钓的地方,主要就是舫湖。舫湖自20世纪30年代便向市民游客开放垂钓活动。垂钓一般在湖边比较僻静的地方,适合此条件者应该是在假山周围的湖边乱石地方。

  浣花夕照 指浣花野墅,位置在现公园动物园里。抗战胜利后,香翰屏将军长期借居中山公园左边原动物园地方,称“浣花野墅”(亦有称“浣花别馆”)。香翰屏不仅能诗文,亦写得一手好书法。故浣花野墅一时诗人墨客冠盖云集,互相唱和,为公园平添无限景色。浣花野墅已毁,现只剩下浣花桥。

  湖心印月 指的是“舫湖”,即现在的“玉鉴湖”。不过当年尚未有“玉鉴湖”之名称。舫湖自1929年开工建设,至1931年11月下旬正式开放游艇经营活动。舫湖一经开放游艇营业,便大受市民及游客欢迎,不久还被评选为汕头八景之一,即“中园晚棹”。“湖心印月”应是为了不跟“中园晚棹”重复,换个角度及名称而已。

  玉带跨虹 即指玉带桥。玉带桥位于公园东南隅,动物园西北边,是假山与动物园的连接处。玉带桥是一座建成之后因桥洞太低不能通过游船而尚未验收便拆掉重建的拱桥,自1931年5月动工直至1932年12月才最终建成验收。

  玉带桥在全园所有大小各桥中坡度最大,跨度却比公园里的“展虹桥”“碧波桥”小许多,甚至比“槐荫桥”还小。虽然所处位置并不显眼,不过知名度却远比前面几座桥都高,就是比起“九曲桥”来亦不遑多让。

  竹堤烟雨 位置应在公园东北部。这里因位处韩江堤防,以前整条北堤均栽翠竹以固泥土。遥看当年的北堤,晨昏或雨后,绿竹婆娑,青翠欲滴,当是风景独好。现北堤已增高加固,改建成景观长廊,还建了一座“望江亭”。

  如今,栽种于玉鉴湖东南堤的绿竹,已成为公园最有代表性的“竹林”了。

  荷沼晓风 中山公园除了舫湖,在西部区域还有几处荷池(塘),具体指哪一处尚待进一步考证。不过可以想象,当夏日清晨,在荷塘边晨读、晨练或赏荷,偶尔清风拂面,该有多么惬意!

  诚然,八景的评选有其历史必然和必要。如今,汕头市无论从城市建成规模、城市景观建设还是城市人口,均已是过去的十几倍到几十倍,汕头市容市貌相比过去更是焕然一新,公园、花园、景区、园林随处可见,到处尽是“八景”。

  正所谓“时过境迁”,如今知道中山公园八景名称的人应该很少了。当年的“八景”,有的已经不复存在(如“浣花夕照”“石矶垂钓”),有的则已变换新貌(如“竹堤烟雨”)。而“梅岩耸峙”“曲桥卧波”“湖心印月”“玉带跨虹”和“荷沼晓风”5个景点仍然存在。如果能将历史的八景名称融入现在的景观建设,或将能进一步提升中山公园各景点的文化含量和知名度,丰富公园的历史文化底蕴,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作者: 
曾旭波
来源: 
汕头日报(2021.0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