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泓碧水荡陆河

  南天湖

  九月的南万,大地上一派秋高气爽的景象。南天湖躺卧在群山之间,像一面圆得并不规则的镜子,映照着山色树影、悠悠岁月。湖水凝聚着清冽的碧绿,浩渺深邃,于不经意间盈满双眼。大雁南飞,秋来水瘦,山腰露出水面,给苍茫的湖泊镶上一道褐色的花边。黛绿的群山簇拥着这一湖沉静的秋水,起伏的山峰在空际画出一道优美的曲线。天空倒扣在湖面上,与湖水温柔对望,像一个人注视着另一个人,眼眸深处蕴藏着无尽的情思。太阳躲在层层叠叠的云团后面,天气有点阴灰,山风带着微凉。

  拦河坝雄伟壮观,恍如铜墙铁壁,一副固若金汤的模样,将湖水永久地拦截起来,就像我们苦心地搀留一位珍贵的客人。

  湖岸边,一排排梅树绕湖生长,夏天过后,绿叶已经落尽,只剩下一树树枯瘦的枝桠,在山野间冷暖自知,荣枯自守。每一棵梅树都在风中伸出了倔强的枝柯,指向天空,指向湖泊。如果透过纵横交错的枯枝观看湖面,你会看到蓝色的湖面被切割成各种各样的几何图案,于是嘴角上扬,心有所喜。我知道,不久的冬天,寒风吹彻大地,这些枯枝会生出朵朵梅花,天气越冷,花朵长得越密,越粲然,一串串一簇簇挂满枝条,洁白的嫣红的梅花在湖边笑。游人络绎不绝,南天湖顿时变得热闹起来。

  我想,春天的南天湖应该迷朦在一片飘洒的雨雾中,湖水慢慢上涨,湖面微微荡漾,南天湖沉淀着多少缱绻的梦境。那样的时刻,我要撑一把伞漫步湖边,看雨落湖上,看山水相逢,看世事无常。我要在湖边的亭子静坐片刻,喝一杯香气四溢的山茶,读几页梭罗的《瓦尔登湖》。纯净的湖,温柔的水,无边的宁静中有莫名的感动充盈于心。

  到了夏日,阳光普照,天空碧蓝如洗,湖面波光粼粼,开阔明朗,湖边的山岭树木蓊郁,万种绿色都挤入你的眼帘,鸟雀啾啾鸣叫,不时掠过水面,偶尔有一条不知名的鱼儿跃出水面,闪出一道白光。而我,愿意在这儿虚掷阳光照耀的时光度过整个夏令的日月。

  我站在湖边梅树下,拨开一支枯枝,拿起手机拍下南天湖的秋色,群山沉静不语,怀抱一湾清幽碧水,天上的层云和湖边的山岭一起坠入南天湖宽阔的怀里。同来的文友遥指湖里露出水面的一个小山头说,她的老家就在那座山的山谷下。她是水库移民,南告水电站修好后,湖水浸漫上来,山谷成了湖底,她们的故乡已经沉入湖里。 也许,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沉入湖底的故乡。

  是的,南天湖如斯美景,感染着每一个远道而来的游人。当然,这不仅是一个审美意义的湖泊,也是一个身负使命的湖泊,她不仅为千家万户提供着电力照明,又满足着一方百姓的生产生活需要。

  万全溪

  秋天的风吹拂着脸庞,吹拂着万全溪清澈明净的流水。溪水那么浅,仿佛刚好漫过一个人的脚踝。溪水又是那样透明,一层绿玻璃铺盖着水底的卵石。你可以看见幼小的溪鱼在卵石间自由游动,你会觉得小鱼儿的生活才是真的不沾染一丝人间烟火气。水更浅的地方,一片片的卵石滩露了出来,成了一个个小土丘,许许多多灰褐色的卵石分布其间,形状各异,在偏僻的角落里探头探脑,水草不失时机地窜出来,和卵石滩结成了一个整体,灰绿色的小草丘便施施然伸展入水。

  鸭子在溪水深处游来游去,太阳晒在它们背上。这样一个季节,这样一个晴朗的秋日,鸭子充分地享受着阳光的温暖秋水的柔情。有一只鸭子在整理它的羽毛,它浑身的羽毛黑亮油滑,两边蓝绿的翅膀,散发着莹莹的光泽。无忧无虑的水鸭和这一溪碧水,和水边滩地盛开着的几朵小白花,还有溪岸上落在青草地的几片红色心形的叶子,天地山野林木溪流和谐又协调。

  溪岸是一长溜光滑圆溜的石块混凝土砌成,铺成上下两层,底下一层连着溪水,上面一层高出路面。溪岸边站立着一棵小树,溪水水波明净得出奇,多少个秋天,树影欣欣然映衬,和水波融为一体。当晨曦初照,一层雾气随着清凉的风飘散,溪水沐浴在朝阳中,睁开朦胧的双眼迎接新的一天。当傍晚的夕阳倾泻下来,溪面碎金闪烁跳跃,归巢的鸟儿成群飞过。这悠然的画面让人不禁想起那句古老的诗句:

  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

  溪水不分日夜,悠悠流淌,不含任何杂质,全无暗淡之光。

  榕江源

  榕江源初听以为“桃花源”。桃花源在武陵,榕江源是榕江的主干流南河的发源地,在陆河东坑大新。

  文化中心前面,一条长长的河流延伸至远方,这是一条明亮的绿色的河流,对面河岸树木丛生,树林顺河绵延,茂盛的树林在午后闪耀着白亮的光芒。

  坐在河岸,河水哗啦啦流淌,奔流不息,蜿蜒向前,河水从近处看,是黄绿,然后是淡绿,更远处是深绿,一律的澄澈见底,河底的石头全看得明明白白。不远处即被一把“大梳子”拦腰截住。大梳子其实是河道拦沙坝,水泥浇筑成的一个个长椭圆形,成了梳子的梳齿,河水冲刷着梳齿,溅起朵朵洁白的水花,大梳子拦沙坝把急湍的水流横腰拦住,改变水流的速度,也把上游的枯枝败叶淤泥拦截出去,把自然和人类的生活印迹一一过滤,河流被拦河坝分割成一截一截的河道,于是,更加明净的水源便向下游一路欢歌奔淌而去。

  沿着河岸新砌的栅栏往前走,一株紫红花树赫然入眼,吸引住我们的脚步,花树的枝条柔软低垂,花朵摇曳着桃红的面孔,在秋阳中花枝招展,美得眩目。顺道在一村民的屋前竹椅上坐下,放松身体,闭目养神。风从河上吹来,山林弥散着林木野草藤蔓芬芳的香气,鸟鸣从远远的地方传来,眼前是淙淙的河水,墙角的小狗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一江碧水,两岸翠色。

  淳朴的村民泡上一壶绿茶,请我们喝茶,也和我们话着家常,自从实行河长制以来,他们的生活悄然发生变化。河水不再像以往那么浑浊,也不再有生活垃圾侵害河道。河流的治理卓有成效,污染的河水清澈起来,断流的河流流动起来。治水美景,治水养村,生态福利在村镇大地上逐渐显现。

作者: 
陈瑞绒
来源: 
汕尾日报(2020.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