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山壀龙

  位于饶平县海山镇西南海边有一处列为省级地质保护区的自然奇观——壀龙。它长几千米,宽几十米,高几米到十几米不等,可能是坚硬的地表与龙甲相似,才被人称为“壀龙”吧!其实它是海边清沙和贝壳的胶合物,在特殊环境条件下形成的。 把它切成方块可用作很好的建筑材料。比灰土角更坚固耐用,我们家乡渔民过去就用船运来建房子,至今仍有很多遗物。几百年来搬运到各地作为灰砖用的数量极其庞大,长年累月,船搬车运,难计其数。目前列入保护区禁止开采才不至于破坏消亡。

  壀龙南面是几百米滩涂,还有圆屿、虎屿等几个小岛。隔“老路底”海峡与南澳岛相望;西北是流经澄海的韩江和东里溪。

  说起壀龙前世今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我只能把知道的情况简略说说。

  壀龙的形成要放在漫长的地貌演化历史上去观察。地貌形成取决于二方面的力量——内营力和外营力。内营力指的是来地球内部的力量。诸如地球自转产生的水平挤压力使板块出现隆起、沉降和断层,以及地震、火山等地质活动。比如水平挤压运动使台湾海峡沉降,“沉东京,存南澳”传说就是其外观表现。外营力的风云雨雪、光热风化、气候冷热变换、河流冲积等现象也是影响地貌变化的重要因素。

  壀龙的形成因素内营力影响小于外营力。主要是气候变化因素起主导作用,放在一万年内气候冷暖变化观察,可以感受其中演化的端倪。根据黄挺教授的论述,距今一万年,处于地球冰期的海平面比现在低十一米,南澳岛与大陆是相连的。冰期结束后气候变暖,海平面上涨。在距今6000至5000年,进入暖湿期的地球海平面高出现代3至4米,潮汕地区海岸线逼近凤凰山,桑浦山、大北山、大南山边缘。现代的潮汕平原,那时还是波光粼粼的海湾。后来海平面又后退。距今3500年,出现第二次高海面,潮安梅林湖贝丘遗址就位于贝壳堤内。尔后经历几次气候冷暖期,造成海岸线时进时退变化,比如隋唐时期气候较暖,海水有时可到潮州城。宋初气温稍低于现代,但南宋元朝时期气温高于现代。明清又经历嘉靖、康熙、光绪期间三个小冷期。海平面略为外退。费这么多口舌就是为了说明一个问题:现在我们看到的壀龙就曾经是千百年处于海平面上下波动,陆地时而扩展,时而收缩。

  韩江、东陇溪、径口溪、黄冈河带来的有机物为贝壳类动物生产优质饵料。良好的海边生长环境使贝壳类年复一年地生长着,一代死亡又一代长在上面,海潮带走泥土流下清沙,与贝壳混杂在一起,经长年累月冷热转换产生化学变化,贝壳中部分碳酸钙变为氢氧化钙,产生胶粘现象,与清沙连成坚硬地层,这可能就是壀龙的成长史。那时海山岛上没人或人烟稀少,得天独厚的贝壳生长环境就这样造成壀龙这种地貌奇观。

  徜徉在龙背坚硬岩层中,我们会感受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如果是地质专家,他会读懂每层胶合地层结构的气候信息。想象那时海岸线位置、植被、生态等景观。

  气候变化留下壀龙这样的印记,诉说着壀龙的前世今生。壀龙是大自然赠与人类的珍贵遗产。唐宋以后,随着人类活动对大自然干预程度的加剧,壀龙无法再复活了,贝壳类食物已成人们盘中美餐,其生长速度再快一万倍也无法满足人们的攫取。沿海人口的不断增加,特别是围海造田,改变了海流,丧失大片繁育生物的海湾和浅滩,挤压了海生物的生存空间。加之工业化进程快速推进,环境污染加剧,过去种类繁多、数量很大的海洋生物锐减。有的濒临灭绝。壀龙前几百米滩涂再也见不到鱼跃虾戏的热闹场景。昔日的海生物乐园死气沉沉。工业化造成的副作用真是“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

  现在横卧在海边的几千米长壀龙,经几百年来不断开采,已是千疮百孔,有的已变成鱼塘,只有临海水边保存得较为完整。海风呜呜响,海浪在叹息。残存的岩田默默地诉说着千万年来的沧海桑田,引发人类怎样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思考。

作者: 
邱创仕 邓建忠
来源: 
潮州日报(2020.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