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到大北山

  山风从更远的远山摇过来,紧一阵慢一阵,在风门坳呼啦啦扯响,树木、芒花,迎着风儿轻轻起舞。阳光还是暖的,金子一般散落开去,把满山的叶子涂抹得深红浅黄。长尾巴的雉鸡,圆滚滚的鹧鸪,还有褐色的野兔,灰色的竹狸,大摇大摆地,在草丛中漫步。大洋的小溪瘦了,黄满磜的瀑布窄了,北山水库的水浅了,蓝幽幽地,映衬着蓝天。就在蓝天下,大北山盛装华彩,显现出超然出尘的美丽!

  这就是大北山的秋天么?是的,大北山的秋天确实到了。秋收过后,早晚的气候变凉,忽然一日,发现红心乌桕树的叶子暗红了,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心里不由一喜:哦,秋天来了!秋天是一定要到山里转转的,山里有太多的惊喜,太多的诗情画意。迎着清爽的秋风,或者从五经富镇进山,经大洋村,过北山水库,秋花红,秋草黄,不由自主,迷醉在斑斓的色彩中;或者从南山镇进入,看客家山村,看瀑布群,看茶园,天高云淡,流水潺潺,修竹茂林,峰回路转,不知不觉中,再浮躁的心也被洗濯得质朴安宁。

  秋天的大北山是多么丰厚啊!油柑子尝过了,铛梨果吃饱了,乌桕树和槭树的叶子就红了,或成片,或独立,突兀地在大山绿色的背景中撑起一片深红,犹如点亮的火把,照亮了寂静的山野。芒花扬起来了,一个山头连着一个山头,雪白的,旗帜一般,随风起舞的姿态,美不胜收。如果正好晚霞满天时分,光线从山那边斜斜地照过来,红的叶白的花都镶嵌了一层耀眼的橘红色的光芒,如诗如画,似幻似真;此情此景,早把那红尘喧嚣人间得失抛到九霄云外了。

  大北山的秋天来得迟,农历十月下旬之后,秋意渐浓。层层叠叠的茶园还是苍翠的,一些茶花依旧芬芳着,烂漫秋光中,山里人家门前一树老梅,竟是不甘落寞,在某个清早争先恐后盛放了;半山腰一丛一丛的山苍子树,叶子落了,擎起满树繁花,把个山岭闹得沸沸扬扬。红叶正红山花正俏的大北山,野果子熟透山兔子跳跃的大北山,青山迢迢绿水悠悠的大北山,擂茶香人情浓的大北山,山歌一唱地老天荒的大北山哟!斟一杯糯米酒,就着深秋无边无际的蔚蓝,就着大地的气息山野的清新,轻轻抿一口,已然是长醉不愿醒。

  谁说南方没有真正的秋天?谁说南方没有浓重的色彩?谁说南方没有原始古朴的美丽?谁说南方没有温暖醇厚的人情?就在这个秋天,到粤东的揭西县来,到大北山国家森林公园来,到客家人的村寨来,把酒临风,对月抒怀,秋色漫山,天地悠悠,那别样的风情,别样的风景,别样的风味,一经相遇,便是永远。

  来吧,就在这个秋天。

作者: 
逸野
来源: 
揭阳日报(2020.1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