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游千树园

  澄海千树园,闹中取静,旁伴清湖,背靠山林,里面不时有绿水潺潺迂回盘绕,是个养心的好去处。

  许多年前,女儿还幼小的时候,我们经常带她四处玩耍。来过千树园,对这里的印象很深。重来的时候,已经人到中年。天气晴好,我跟姐姐陪着母亲来这里踏青。

  车子离开闹市区,进入一条僻静的小道。路边的榕树默默列队,化解着稍显单调的寂寞。看着这些榕树,忽然想起,榕树,可以说是千树园的商标。

  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榕树点缀着园子的各个角落。有蓊蓊郁郁枝干苍劲的古榕树,也有活泼泼如同青少年的小榕树。几米高的榕树,被修剪成宝塔形灯笼形的盆景,矗立在路边,就像将要去军训的童子军。而那些枝干横斜无拘无束生长的,恰恰如同长发披肩宽袍大袖的隐士。有的姿态壮阔,宛然独木成林,有的分成两股,如同夫妻形影相随。阳光照在这个庞大的家族上,恰如摆开了一部立体族谱。你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血脉绵延的锲而不舍跟神奇,也会惊叹于同个种族如同河水支流那样的跌宕多姿。榕树下,点缀着假山,也有石凳石桌。在炎炎夏日里,一定会格外感觉到这些清凉的可贵。

  在园子一侧,是个很大的池塘。水像多年前一般清澈。在池塘那边,是矮矮的参差不齐的民居,带着羞怯的笑容向着这边眺望。此情此景,一如多年前。那个胖胖的雪人般笨拙的小女孩,站在水边。外面明亮的水光照着她的笑容,她就像一朵在慢慢张开的睡莲。

  水边,有如同小包厢一样的小亭子,桌椅俱全。在这里煮上一壶茶,让茶香在空气里袅袅飘散,偷得半日清闲,可抵十年尘梦。走到尽头,是一条浅浅的小溪。带着山野气息的小溪,从池塘边一面小瀑布向下垂落,如同飘散的长发,袅袅流过,为园子镶上一道闪亮的边。溪水后面是个隐秘的山洞。走到这里似乎已到尽头。

  可是正应了一句话:柳暗花明又一村。从山洞进去,是一道地下通道。从通道下去,再向上走,豁然开朗,是开阔崭新的天地。这是千树园后园。路面蜿蜒平坦,路边点缀着鲜花绿树,处处显出人工精心修剪的痕迹。然而走到僻静处,只见林木杂生,地面落叶堆积。年深日久的山林莽野之气扑面而来。这是造园的人有意识地留下来的本色一角。这片山野,暗示着千树园的渊源,暗示着那些像活泼泼的泥鳅一样四处蔓延的溪水的来路。比起市中心那些人工堆砌起来的流水,这里的流水是有生命的,是带着野性的。来到园子中间,四处汇集过来的流水成为绿汪汪的小池子。上面是黄色竹子似的材料搭成的小桥跟亭子,许许多多的锦鲤在水里游来游去。看见游人就聚拢过来,就像觅食的小孩,憨态可掬。

  回来的时候,从另外一条通道出来。无数粉红的花瓣在上空缀成十里花林,我们在花林里走。星星点点的阳光落在我们身上,一走动,光斑也跟着跳动,就像戏水的小鱼儿。在路边,一条小溪潺潺流淌,丝丝缕缕,绵绵不绝。

  从千树园出来不远就是澄海城区,这里的海鲜大排档价钱合理,各种海鲜呼之即来,为旅游增色生辉;如果你不喜欢海鲜,来一碗本地味道浓郁的卤鹅面,也足以记住这一趟浮生一日闲。喧嚣里,还有美味的牛肉粿条汤恭候你。总之,务必让你的旅途时时不寂寞,处处有“闲情”。

作者: 
黄春馥
来源: 
汕头日报(2020.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