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的表情

  城市,是有表情的么?

  当然有,比如说成都被称为最休闲的城市,那么,休闲,就是成都的表情。

  我以为,一座城市的表情,要看其山其水,其建筑其花木,也即市容市貌所表现的动态,当然,更重要的是市民的生活风貌。

  我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到潮州古城来读书,以后就工作并生活在这座古城。对于它,最早就是认真了解、熟悉,不敢太多表达自己的感受。更多的是一个乡下孩子带几分忐忑,几分敬畏,觉得这座古朴的小城很有文化深度,我得好好学习并深入了解它,它的一切变化我都接受并认为理所当然。

  从我进城之后的40多年间,这座古城的面貌很少变化。人口的增加是比较强烈的感觉,但房屋并没变多变高,中山路的金凤树倒是年年在变老。我对此习以为常,感觉迟钝了。

  直到九十年代初,潮州市升格为地级市了,市民们像打了强心针,空气中弥漫着激动与兴奋。很快,古城西郊成了一个轰轰烈烈的工地,潮州大道以古城人从未见到的气势从北到南纵贯而来,市民一时不适应,觉得太宽了,太夸张了,私下笑称为飞机场的跑道。

  大道两旁,一座座高于古城房屋几倍十几倍的楼宇争先出现,那真叫日新月异。

  我仍住在古城区。不知不觉间,邻居渐少了,年轻人更少了。他们搬进新建的小区去了。也就是几年时间,在老城区街巷行行走走,大多老宅,是“门虽设而常关”,人走了,房空了。古城,一脸疲劳,略带忧伤!临巷的墙头,有三角梅疯长,花开得分外灿烂。我走在几乎只见到两三位慢吞吞走过的老婶老伯的巷中,觉得那灿然的三角梅是在强颜欢笑!

  那时,我还没有想到用表情二字来表达我对一座城市的观感,只是略有点担心它的衰败。

  当我有意识用心去观察古城表情之时,是在2010年参加“潮州新八景”的评选之日。这时的古城内外,已发生了令人惊讶不已的变化。对被评出来的新景点进行观察,一处处都堪称亮丽。而古城区最后入选的二处景点,是“滨江红棉”和“坊街亭韵”,完全有资格代表新时代古城的表情!

  滨江,曾经在枯水期面对江中的沙滩可跑汽车,江水几近断流;洪水来时,把沿江马路淹在水里。而今,沿江砌起石岸,一侧城墙重修,城外那一列破旧民房迁往新楼,现出的是一片似足球场般的绿茵茵草地。阳春三月,江岸木棉盛开,红光烛天。有人说从对岸望来,江边有三道红花带,天上是长达数里的木棉花似团团红云,水里的倒影红得深沉,而朵朵落花,绵延在碧草地上,另有一番韵味。这一长串的火红,是仰天欢笑的城市表情。加上韩江供水枢纽的建成,江如平湖,增添几许柔美,这“滨江红棉”被评为新八景之首,恰当!

  古城最中心最长的商业街太平路,有一段时间显得萧寂,甚至有些荒凉,沿街店铺闲置着,想出租无人问津。而今,23座古牌坊昂然有序地耸立着。古朴、大气、安祥,像一位一位历史老人。他们是历代乡贤的载体,向来人述说着古远的故事,为古城沉甸着厚实的文化,让你体味到这小小古城被评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是名实相符的。坊街亭韵是古城另一种永恒的表情:沉稳、淡定,充满智慧,一脸灵气。

  许多市民都有感觉:自从韩江供水枢纽建成,韩江水位稳定,古城地下水上升,充足,所有大小花木,都绿得醉人。甚至因环境改造的需要砍伐街上正茂盛的树木,市民也从容地说:两三年后就成荫了。

  我多次走在古城内那些作了微更新的小巷里,总觉得古城变得年轻些了,就像一个蓬头垢面者刚从理发店剃头后走出来一样。

  在“义兴甲”名巷,总有三轮车载着游客穿行,偶尔的一阵铃声,不单不吵耳,似乎更显出小巷的宁静。小巷里近年冒出来的民宿客栈,门永远开着,给小巷增添许多生气。游客们进进出出,为古城增添一种表情:兴致勃勃。

  其实,从市容市貌说表情也不尽准确,要说真真正正的城市表情,应该是市民们的表情。十几年前,古城基本是老年人在坚守,夜里路灯昏暗,行人稀少,说死气沉沉并无不妥,那表情,怎一个“愁”字了得。而今,白天与夜晚,最活跃的是一群群年轻人,最热闹的是一摊摊特色小食。他们的表情,就是当下潮州古城的表情,共同的是两个字:明亮!

作者: 
李英群
来源: 
潮州日报(2019.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