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卷云舒莲花山

  任世事无常,风云莫测,依然一笑作春温。每当假期落幕,新的一周驾到,一大早我便飞驰在梅汕高速公路上,穿越莲花山脉,赶往潮汕地区的工作岗位,一路听着车轮与路面摩擦的声音,悦读群友推送的诗句,不时侧目窗外掠过的崇山峻岭,山坳里悄然飘出的袅袅炊烟,回味岁月的沧桑,枯燥的旅途悠然变成了一种享受。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透过洁净的车窗,但见青山隐隐,莲花弄影,雁舞云飞,画幅天成。那熟悉的山山岭岭,今天看起来特别有韵味。我查了一下资料,广义的莲花山脉是福建武夷山脉的延伸,横跨整个粤东地区,由好几个山系组成,从粤东北往西南直至深圳入海。而我眼前的莲花山是梅州山区与潮汕平原的天然屏障,山南山北不但气候泾渭分明,而且人文大相径庭,是海洋性气候与山区气候,潮汕文化和客家文化的分水岭,并由此衍生出丰富多彩的历史故事。

  自古山峰多因名人而出名,即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也,莲花山也不例外。当年韩愈贬谪潮州,仓促南下,路遇侄孙写下这样的诗句: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涌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可见当初心情是多么的糟糕。然而,当他历尽艰辛到达丰顺莲花山,夜宿山寺,晨起远眺云海如雪,潮州依稀可见,被眼前壮丽景色所感染,一扫心中雾霾,一路烦闷顿消,稍作休整后,愉快地踏上赴任之路。莲花山成了韩愈疗愈心伤,重拾自信,宁静致远的灵山。在潮仅八个月时间,他兴修水利,为民除害,劝学兴业,深得百姓爱戴。有诗云: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八月为民兴四利,一片江山尽姓韩。当年韩愈过夜的山岭也被后人命名为韩山,韩岽笼云成为粤东胜景,目前已开发建设成潮客两地旅游度假胜地,所产韩山岩露茶如历史甘醇厚重,回味无穷。

  一山当关,万夫莫开。在战乱年代,莲花山是梅州等北部山区的御敌屏障。据史料记录,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从汕头北犯,占领汤坑,进犯到猴子岽时,见深林幽静,山风吹过,虎啸龙吟,似有奇兵布阵,遂不敢再越雷池半步,知险而退。后改派飞机侦察,亦坠落梅江,从此作罢,再也不敢染指梅州。但对潮汕北迁的难民却张开胸怀,提供避难地,抗战胜利后,不少人留在当地安居乐业,据调查,现代赣南和粤北居住的潮汕后裔大多为当年避战乱而留下。莲花山是御敌于家门,潮梅两地人患难与共的历史见证。

  时代在进步,可是海风不度莲花山,交通一直制约着山南山北的发展。新中国成立以后,社会百废待兴,粤东地区同属一个行政公署管辖,但山路崎岖十八弯,光是猴子岽就要花上老半天,莲花山反而变成了南来北往的障碍,常常让人望山兴叹,严重制约着潮梅两地。上世纪九十年代,先后修建了广梅汕铁路、梅汕高速公路,从此山不再高,路不再难,才初步解决了两地北上南拓的交通难题,山区的货物才得以快速到汕头出口,山里人到潮汕看海,海边人来梅州游山玩水,也成了家常便饭菜。平时高速上穿梭的客货车,周末嘉山秀水各大景区,六成以上的车辆潮汕车牌,漫山遍野都能听到潮汕口音的感叹,当然在南澳、大南海的海滩,同样能看到客家人的足迹,宝丽华直接把电厂建到海边,潮客交融迈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潮客交融,共生共荣。这是我交流到潮汕工作初期,同事对我陈述的观点,原话是潮客融合,天下无敌。是的,如果有潮汕人的大气和吃苦耐劳的打拼精神,再加上客家人的柔韧睿智和细腻,肯定能够创造人间奇迹。古时候官员从北往南大多是遭贬谪流放,北调是提拔重用。而现代干部南迁北往是制度的安排和工作的需要,梅州与潮汕的干部流动已经成为一种常态,这不仅仅是两地地缘关系,更主要的是要促进两地人员往来,达到海洋文化与内陆文化的融合,取长补短,缩小差异,消除隔阂。我想起当初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出围龙,穿越莲花山,来到揭阳工作,如今进入第三个年头,与此前在梅州工作的三十多年对比,多少红尘往事,或深藏于心,或相忘于江湖,但对两地的社会和人性有了全新的认识。其实潮客的根同样源于中原,传统文化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由于后天生活环境的不同,人的个性差异比较明显。潮汕人精明团结,粗犷但豪爽,市场规则意识强,行业协会引领作用突出。而梅州人淳朴,独立意识强,喜欢较真,容易拘泥于小节,做市场产业难以成群。我的体会是,潮汕人团队意识,集体荣誉感强,艰苦创业精神好,视野开阔,更包容,更懂得感恩。周末和节假日,穿行潮客时空,朋友相聚,大多数人关心我替我担忧:试问潮汕好不好?光是潮汕话就够你学到老。我引用苏东坡的《定风波》作答: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吩咐点酥娘。自做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万里归来年越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劳动节小长假一过,最美人间四月天还在心头闪烁,我又踏上了新一周的征途,五月的鲜花开满了山崖,放眼望去,莲花山花海如潮,一树一树的新绿欲滴,遥望即将建成的梅汕高铁,似彩虹飞架,与高速公路共同构成了一幅山海人文交融舒卷自如的画面,我想也许不久的将来,潮客两地交流应该不再有乡愁……

作者: 
李新耀
来源: 
揭阳日报(2019.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