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尖山下

  冬如春暖,阳光灿烂。今天我跟随饶平县文艺采风团到浮滨镇大榕铺、麦园、黄正村等地去参观新农村建设成果展示,乡村的美丽已经形成,道路宽阔,新房林立,青山绿水,鸟语花香……

  午饭后,我们临时决定加插“青竹径赏梅”这个环节。

  从汤溪水库正坝通往青竹径的水泥路,已经加宽三分之一,可今年赏梅的游客何止增加三倍?纵使四车道,可能也满足不了如今日益增长的乡村游速度。真正的美丽在农村,已经达成共识。

  我们乘午后这个时间点去,本以为聪明,岂知聪明的人极多。有的人已经开始回程,而且摇下车窗朝我们微笑。洁净的空气灌入车里,我们浑身是劲,只有一个愿望:不要堵车。

  走不到二公里,还是堵车了,大车小车,奔驰宝马,丰田羚羊,等等,堵得像窒息的甲壳虫,游客成交警,挥手吆喝,指挥着面前这些高难度的乡村交通,倒是摩托车和自行车畅通无阻,钻过空子,洋洋得意。樟溪、新圩、联饶有的是梅花,人们偏往这里赶。此时此刻,我想到了蝴蝶,想到蜜蜂,想到乌鸦,想到了苍鹰,我不如也!这里是居豪村地盘,离青竹径还有几个山面,同是大尖山下,万顷碧波东侧。另辟蹊径,我们干脆不走了,把车停在路外边一块草地上,就在附近赏梅拍照。恰好路上方有一条三五十米宽、上百米长的山沟,青梅拥挤,交头接耳,花开正白。园口处,有两个农妇在卖白菜、柑、艾草饼和矿泉水之类。青梅树下,大部分土地已被游客踩踏得瓷实。梅树毫无怨言,主人也毫无怨言。她们好奇地看着一拨又一拨的城里人涌入农村、山区、水乡,不知道所为何事,感慨万千:风水轮流转原来是这样。也许今天这两个农妇生意不太好,心中不悦便表现在脸上,和阳光灿烂、蓝天白云形成鲜明对比。

  我们纵使钻入梅林,也是满头大汗,热气腾腾,陆应波干脆脱下外衣,只留白色短袖T裇,坐在翠白的梅树下,手机屏幕前,全神贯注,埋头写文章。

  梅花掉落满地,游客如鲫,嫣声笑语,花枝招展,议论纷纷。照相机一个比一个高档,镜头一个比一个长。三四十岁的青梅树,似乎不喜欢高空发展,而是善于横向联系。偶尔一二株柑树站在梅花旁,红白二世界,相得益彰,此时柑也是一种红花,引人注目。

  我走近两个农妇,蹲下来,问其中一个:“阿婶,白菜卖多少钱?”

  她连忙笑脸迎人:“三棵十元!”

  我掏出十块钱给她,另一个年轻的农妇鼓动我买她的柑,我迟疑一下,心想大热天吃柑也不错,便花二十元买下她那一袋子,分给陆应波、陈杰华和她各一个,然后把剩下的拿到大巴车让大家品尝。其实这些柑不怎么好吃,一来水分不够,二来酸甜度不够,三来肉质过硬,四来皮子太厚,然而,为了友情,我不计较这些。我每到一个地方,总喜欢向农民买点土特产,一来我也是农民出生,二来能够更好地和他们交流。几天前去樟溪明清古寨,我就向两个年老的农民买了十二个鹅蛋和五十个鸡蛋,他们的脸笑开了花,和我聊了很多,很生动,很快乐。

  两个农妇打开话匣子,也同意让摄影师拍照了,虽然一个劲说自己太老太丑。她们从我的口音猜中我是三饶人,高兴得眉开眼笑,手舞足蹈。她们脸色赤红,皱纹纵横,头发灰白,衣衫整齐,双手粗糙,乐观风趣,她们和我谈风土人情,谈水库移民,谈儿女外出,谈幸福生活,谈村里反腐……

  我问:“高高的尖山,有故事吗?”

  她们回答:“有!古今都有故事,三天三夜讲不完。你下次来,带你去村里,让老辈人讲给你听。老辈人说,上大尖山睡一晚,做一梦,事事如愿。”

  一个小时后,杰华拍了上百张照片,应波写好了文章,我们启程返回。眼看这么多车,堵得水泄不通,怎样出去呢?山人自有妙计,谁也不用担心在这里过夜。

  明知堵车,明年青梅花开,我还会再来,看花看景也看人,或许不开车,就骑一匹“竹马”。

  走出十几米,回头一看,两个农妇还在挥手致意,我顿时茅塞顿开,恍然大悟,她们不也是两株傲然挺立的青梅么!

作者: 
张南山
来源: 
潮州日报(2019.04.19)
浏览次数: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