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江 我们最美的家乡河

  在潮州市至今获得的十几个国家荣誉称号中,最让人感到甜蜜、亲切的称号,应该是我们的母亲河韩江,被评为2017年度全国十大最美家乡河之一。

  水是生命之源,文明之始,它与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在当今,拥有一条穿越热闹生活区的河流,并在全国占有十大最美家乡河之一,它不单可饮用、可观赏,更是这河流所在地人民的品德、修养、文明等素质的综合表现。

  我这人在家人心目中,可称赞的方面很少,除了善于扑杀蟑螂,勇于追捕老鼠之外,就是生活在外地的三家儿女一致夸我的工夫茶冲得地道,好喝。一次,住在广州的女儿一家子回潮州几天,喝我冲的工夫茶上瘾,回去时带了茶叶,进门即冲,立即来电问“老爸,岂是茶叶拿错了?”我笑了说:“不是茶叶拿错,是你们的水用错了。你们用的不是韩江水!”

  我高中的同学老张是揭阳人,我们在潮州读书时常到韩江边赏景。自潮州供水枢纽工程建成后,他来过二次,大赞现在的韩江水甜美。他在广州一家大学当教授,人脉很广。一次,他的学生介绍一家外国公司的客人到广东来,要看看沿海哪一处适合投资。座谈中,老张问客人要去何处考察。对方说:不用考察,只了解一下东南沿海的城市,哪一条穿越城区的河流水质最好,就明白那里的历任领导及市民的素质高,是最好的投资环境。

  真是高见。

  老张说:“那就去潮州看韩江!”

  上海乐团的首席提琴手刘君是我们潮汕乡亲,也是我们潮剧团的朋友。十几年前我们去上海演出,他说自己近30年未回故乡了。我们请他回来看看。他老家那个县靠海,改革开放之初,有人购进大量电子垃圾,拆下其中的金属可卖钱。那时,几乎全民动手拆洋垃圾,很快富了。这次,刘君带着美好的心情回乡,才住三天,立即回程,路过潮州,一见面,见他一脸苦相,刚开口眼眶泛红,他说县里那条河,被洋垃圾塞满,苍蝇飞舞,老鼠横行。家乡,他不想再回来了。

  对一条河的水质,要保护极难,要破坏极易。破坏之后要治理,却是难上加难,比做一个名女人更难。

  韩江今日很美,但它绝非天生就这么美。就我所知,一千多年前,韩愈贬潮路过乐昌泷。泷吏告诉他:“下此三千里,有州始名潮。恶溪瘴毒聚,雷电常汹汹。鳄鱼大于船,牙眼怖杀侬。”他说的恶溪,就是韩江当时的名称。毒气弥漫,恶鳄为患,真个是名副其实的恶溪。

  韩愈祭鳄治水,到宋代陈尧佐戳鳄驱鳄,加之海岸线南移,鳄患解除了。但韩江并不平静,在画家林墉笔下,他童年的韩江,春涨之时,“在城中望去,竟如天边行云。而在城墙上望韩水,黄泛泛的漩涡,水面上有盆有椅,有猪有羊,有树有柜,死尸则自然有男有女……”“秋来了,水已退回江心去,岸边便出现大片绵延的溪沙坝。”

  在韩江供水枢纽修建之前,每逢枯水期,江中沙石裸露,有人在湘子桥南侧沙坝上学驾汽车。如果没有一条水质优良,水量充沛的家乡河,那些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中国瓷都、食品名城、著名侨乡的国家级荣誉称号,全部等于零。

  这一点,历任潮州党政领导明白,潮州市民明白。于是,官民一致,不遗余力,下大决心治理韩江。单看看那一年四季,不断有一队队志愿者,沿河行进,清理垃圾,耐心宣传,就明白所在地人民对这家乡河的感情。“一条大河波浪宽”,“我家就在岸上住”。这是我的家乡,这是我的祖国,爱国爱乡,从爱水治水开始!沿岸的农家菜馆被整治了,取水口近旁的游泳场被叫停了,市区河段两岸的亲水栈道修起来了,栈道外的湿地公园建起来了。韩江水质,一直保持在二级饮用水的水平上。你今天站在金山大桥北望,两岸青山相对出,碧水泱泱江中来;南望,春来木棉红胜火,四时江水绿如蓝。白鹭翠鸟水面寻食,鲤鱼鲮箭浅水翔游。把韩江评为最美家乡河,说它的宜饮用,远远不能展示它的美,在精神层面上,更应该受到我们的爱和敬重。韩江,是文化艺术之江,是我们的精神家园。

  潮州旧八景,哪一景能离开韩水?别说鳄渡秋风、龙湫宝塔、湘桥春涨、凤台时雨直接因水而美,就是金山古松、韩祠橡木、北阁佛灯,不把韩水作依托,我看很难入选,即便是西湖渔筏,这西湖,本就是韩江一河湾。

  潮州的文学艺术界人士,历来对韩江,倾注着深情。那本潮州市文联的文学杂志,创刊时就毫不迟疑取名《韩江》;我书架上文友们签赠的著作,书名与韩江挂钩的就不下20部。我们的画家,哪位没画过韩江?几年前,27位画家,历时半年,行程1000公里创作的潮州海丝文化画卷《海丝路 韩水情》,长56米,高70厘米,被誉为当代《富春山居图》。一笔一划,都倾注着画家对韩水的深情,不然,就不会取名《韩水情》。潮州音乐享誉世界,那十大套曲中的《寒鸦戏水》与《平沙落雁》,谁敢说其创作灵感不是来自韩江?寒鸦乐戏韩江水,群雁喜落溪沙坝。现在,备受称赞的灯光秀夜景,那美,百分之八十来自韩水。不信,你把灯光秀安排在没水的地方试试,看能否秀得起来。

  呵,“一条大河波浪宽”。《我的祖国》歌声一响起,潮州人心中就是满满的自豪。这清清的最美之水,流入榕江,流入练江,并准备跨海入南澳,受惠的是全潮汕。

  期望明朝,潮汕的江河,都变成小韩江,评为最美家乡河。

标签: 
作者: 
李英群
来源: 
潮州日报(2019.03.26)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