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肃穆的南岩古寺

坐落于秀美山峦之间的南岩古寺。郑楚藩 摄

  南岩古寺位于南溪镇登峰村飞凤山麓,据传其前身为商朝的“青牛洞”,供奉燃灯古佛,唐朝时期开始建有大雄宝殿。但这些传说是否属于事实,有待能人考证,对于一个游山赏景的人来说,比如我,是觉得并不重要的,只要山足够秀,景足够美,便也心满意足了。古寺之中仍保留有多处国家级文物,因此也便有“普宁古八景之一”的美誉。

  该寺按飞凤岭的山脉走向,并结合佛教建筑的有关理念,依山建造。由大雄宝殿、拜亭、前殿门楼、左右龙虎门、九龙壁、千手千眼观音殿、藏经阁、钟楼、鼓楼及佛学会客厅组成,总面积约为3250平方米。主体及其他殿堂均按明清时代风格设计,采用石木结构,将古寺悠久的历史,厚重的威仪全部呈现。外观统一红墙、琉璃瓦,在阳光下金碧辉煌,灿烂无比。配以潮汕的金漆木雕,采用揭阳地方工艺,突出了浓郁的地方特色。石壁浮雕、栋梁图案风格则南北结合。亭阁景点的设计按传统风格与现代风格相结合,在景区中起到点缀效果,与古寺、殿堂互为映衬,相得益彰。

  风景区以古寺主体为中心,各个景区朝拱卫护,整体和谐统一,同时充分照顾各个建筑的风格,准确标定其分金座向,使之有独立之姿。景区主体为万佛塔、各个殿堂及亭榭、长廊,众多佛菩萨、罗汉、祖师、诸天、护法神等安放恰到好处。道路交通、绿化空间、游乐场所、商业经营区域等配置,形成以佛教修行区域为主体核心、结合历史文化旅游的风景区,相得益彰,既有文化,又有风景,给人开阔舒适之感。

  整个风景区景点丰富,南岩古寺有古迹:飞凤朝阳、龙泉古井、甘泉亭、宝池莲花、圆寂塔、康熙皇帝圣旨牌、“岭南禅宗”牌匾、粤西刺史墓、“万载云封”石刻、飞凤亭等,其中康熙皇帝圣旨牌、“岭南禅宗”牌匾二处,已经在历次浩劫中失落,“万载云封”石刻在后人采石中被炸去“封”字,已经不完整了。南岩古寺有名木:红豆树、五福柿、青竹桄、福寿柯、五爪金龙等;南岩古寺有佳果:古芒果、南岩蕉柑等。南岩古寺有奇石:佛石、蟾蜍石、头巾石、凤尾山、和尚石、天然卧佛等名胜。

  该寺风景区设置精巧绝妙之处是,分前、后、左、右四个区块,各有独立,却又互有牵连。前方景区:以古寺主体为中心,正前方为古寺标志性植物红豆树和惠士奇手植五福柿,明代一世祖,清代三世祖、四世祖圆寂塔,广场,金刚圣母殿,潮州公殿,天地父母等。后方景区:古寺后面,沿山而上,依次为明朝粤西刺史墓,莲花石及“万载云封”石刻,飞凤亭,山顶佛石等。左方景区:古寺左边坑廊为龙泉古井,甘泉亭,聚宝池,游乐场,向前延伸为无极宫(专修净土宗的念佛堂)、济公殿,伯公宫,长廊,植物园,芳名亭,功德堂,二十四天尊殿,紫竹林观音殿,曼殊菩萨,千臂千钵佛,三十六尊者殿,五方佛陀殿,二十四佛母殿,七药师佛殿,洒甘露观音,三山门。三山门外配套多功能门市和宾馆等。右方景区:古寺右前方建万佛塔,万佛塔牌楼,四面佛亭,真语亭。园园相扣,殿殿相连,曲径通幽。

  历代以来,南岩古寺香火连绵。多少神奇的传说缭绕,为南岩古寺盖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但有文字可考的是明朝初年,章日慎与唐伯元二人创修古寺,这个有章日慎诗歌可以作为证据,其时古寺有“南岩”“青牛洞”二名并称。据《潮州府志》记载,现存古寺为明朝天启元年(公元1621)修建。明朝崇祯年间,普宁籍御史林铭球曾扩建寺院前座。

  但早期古寺建筑在各种客观原因遭受破坏。现在游人见到的南岩古寺是2004年3月开始拓建重修的。因其玉佛数量之多而被称之为“玉佛国”。寺中各式佛像、神像共计598尊,而万佛塔佛像浮雕共有20008尊,其中塔身主体10008尊为汉白玉雕成,牌楼10000尊为缅甸玉石雕成,其洋洋大观于秀美山峦之间,天光流丽,更显庄严。

  而南岩古寺之所以闻名,是因为一个人至关重要,此人就是岭南经学宗师惠士奇。惠士奇是康熙四十八年(1709)进士,曾任湖广乡试正考官、广东学政等职。在广东期间大力提倡经学,三年之久,便改变了岭南学风。惠士奇出任广东学政时到过南岩古寺居住,被雍正削除官职后曾再次隐居南岩古寺。隐居期间在当地设馆办学,培养人才,深受乡民爱戴,一直传颂至今。传说寺中曾经留有惠士奇手书牌匾、手植红豆存留至前朝,后因各种客观原因毁灭。虽然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了,但历代揭阳名贤林铭球的《游南岩》、罗万杰的《同公眉诸子游南岩》等咏描之作仍然字字珠玑,留给后人可追出处。

  据说2005年工程队挖掘大雄宝殿地基时,陆续挖出八九截残存石柱。有关专家考其造型,断定为唐朝物品,并猜测石柱折断、深埋土中的原因为地震造成。从石柱的大小,可以判断唐时古寺已经颇具规模。同时挖出81斤古铜钱,从汉至元,历经十代,种类异常丰富。其中有中国第一个女皇帝武则天的太平纪念币,汉代五凤钱和程咬金的瓦冈通宝,这些足以证明古寺往昔繁盛风光,同时又为该寺再造神秘之光。

  然而,作为一个宗教场所,只要发挥了教诲世人的作用就可以了,它历史的长短无关紧要,更加影响不了它存在的价值。而于我这个非佛家子弟来说,多一个闲逛的去处并无坏处。晚夕灿然之际,登上飞凤山顶,回望夕阳下金光闪闪的南岩古寺,其庄严肃穆之风油然而起。

作者: 
许小鸣
来源: 
揭阳日报(2019.03.19)
浏览次数: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