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棉花季仰韩公

  潮州,韩江北堤中段有座亭叫祭鳄亭,是为纪念韩愈而建的。亭柱有联:“佛骨谪来岭海回而增重;鳄鱼徙去江河自此澄清。”还有一联:“溪石何尝恶;江山喜姓韩。”为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题撰的。亭中有一条栩栩如生的石鳄鱼,脊背上坚载大石碑,正面刻韩愈《鳄鱼文》全文,背面刻《鳄渡亭碑记》。读着这柱联和碑文,我又萌发到韩祠瞻仰韩公的念头。

  木棉花开时节,驱车前往韩文公祠。刚出大门,便看到附近候车亭站满了人。问住同小区的三位老阿姨,你们站在这里干吗?“要乘公车到韩祠去。”“三位阿姨,坐我的顺风车吧!”

  韩文公祠位于潮州古城东面的韩江东岸,笔架山中峰“双旌石”下。笔架山也称东山、韩山。过了韩江大桥往左拐直行大约公里多就到了韩文公祠。三位老阿姨一上车,车里就热闹起来。一位乡下来的“香姨”抢着说:“今年潮州一江两岸滨江长廊、西湖以及城内大街小巷、村前厝后到处木棉花争相怒放。听说韩文公祠木棉花也开得特别多特别红。在候车亭候车的许多人都是要到韩文公祠看花的。” 坐在副座,夹着湖南口音的阿姨,我习惯称她湖姐(胡椒),她快言快语,像放鞭炮一样地连续问:“潮州为何有这么多祠宇牌坊?山为什么叫韩山、江叫韩江、祠也叫韩祠?” “我们潮州人一向热情好客,既知恩也懂感恩,特别敬仰有功的名人,千方百计地为他们树碑立传,建造祠宇纪念他们,世世代代颂扬,甚至予以祭拜。韩文公就是唐代杰出的文学家韩愈,来潮州为官短短几个月,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这里就专门建造祠宇来纪念他,就有了韩文公祠。自此,‘江山喜姓韩’。今日,我就是专程来韩祠拜谒韩公的。”与香姨同坐,刚刚从山里来的茶姨接话问:“韩愈为潮州做了那些好事呢?” “主要有驱除鳄患、兴学育才、释放奴婢、关心农桑……” 几位阿姨老姐“打破砂锅问到底”,幸亏近年来,我闲着无事经常到过韩祠瞻仰韩文公,不时听介绍,才能应对自如。香姨又问:“那时,韩愈来潮州有多大年纪?为官多久?” 只顾聊天,不觉来到韩文公祠,我们还是先进去谒拜韩公再说吧。

  站在笔架山下,韩祠广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大型石雕,一本形似翻开的书。书上面是韩愈《进学解》的经典语录石刻“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蹬道拾级而上来到韩祠白石牌坊正大门,仰望上方,座落在笔架山主峰中轴线上半山腰的韩文公祠主祠,背靠巍巍青山,面临滔滔绿水,遥对古城。左右的象山和狮山前突,成拱卫环抱之势,祠宇更显肃穆幽深又气势雄伟;放眼笔架山,满山红透,这就是韩文公祠木棉花盛开的胜景。木棉花开时节,木棉树的叶已掉光被花所代替。乍看,只有那红艳艳的花,压在灿灿的枝头上,出现一片红彤彤的景象,在春日里显得格外耀眼,让万绿之春披上一件红红的面纱。

  到韩祠主殿谒拜韩公,要沿一条长长的石级阶梯而上,再过一个平台。一步步蹬道仰视韩愈塑像前行,对韩公肃然起敬之情油然而生。“三位阿姨,蹬阶梯要边上边数,看看石台阶有多少级,上面平台有几块横石板,到时跟我说一下。”三位老阿姨蹬到上面边喘边抢着说:“阶梯有51级、平台横石板8块。”“这就对了,51级石台阶寓意韩愈到潮州任刺史时51岁,那平台铺了8块横石板是什么意思呢?该由你们猜猜吧。” 话音未落,湖姐第一个举手发言:“是暗示韩愈治潮时间8个月。”“湖姐厉害!椒还是胡的辣。”

  站在韩文公祠主祠门前远眺,“水色山光护古祠,天蓝松青伴韩公”,景色秀丽。整座祠宇,古朴典雅,淡绿色的青砖墙面给人一种文雅静肃的感觉;祠宇墙体厚实,屋脊高峻,轩昂高敞,让人涌出庄严肃穆的感慨。

  主祠前座,正上方悬挂“三启南云”和“百世师”两块牌匾。“三启南云”牌匾是广东省委原书记林若在1984年重书的。它的意思是指韩愈一生三次来过广东:10岁时随其兄、韶州刺史韩会到韶关,36岁时由监察御史贬为阳山县令,51岁时由刑部侍郎贬为潮州刺史。韩愈对岭南地区文化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故后人化用宋代苏轼《东坡后集·卷十五·潮州韩文公庙碑》“今之精诚,能开衡山之云”句之语意,用“三启南云”四字予以推崇;“百世师”牌匾为著名书画家刘海粟于1984年参观韩祠后题书的。“百世师”语出 《孟子·尽心下》:“圣人,百世之师也。”意思是:品德学问可以作为百代的表率。又“ 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语出苏轼《东坡后集·卷十五·潮州韩文公庙碑》,意思就是:普普通通的人可以成为百代师表,一句至理名言就可以成为天下的法规。祠内前厅西壁及南北壁立有许多碑刻,分别为历次重修韩祠碑记和谒韩祠、谒韩公诗词,前厅通道两旁辟有两幅《八月居潮万古名》图文,详细介绍韩愈治潮业绩。

  沿着进阶登上正殿。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殿正中供奉着韩愈的座像。韩愈是河南孟县人,被誉为“唐宋八大家”之首。正座前檐下及明间前梁下悬挂“尊贤有祠”“思韩”“吾潮导师”三块牌匾。“尊贤有祠”是元泰定三年(1326),牧守亚中马合马委托潮州教授何民先重修韩祠。竣工时何民先撰《重修水东韩庙记》,文中有语曰“尊贤有祠”,1985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汕头大学原校长许涤新重书;“思韩”为文化部原部长朱穆之于1984年题写;“吾潮导师” 匾系韩祠内原有牌匾中唯一幸存者,祠修复后悬挂于正座明间前梁下;殿内正座明间内梁下悬挂着饶宗颐题书“泰山北斗”,正座龛前梁下悬挂周培源书题的“百代文宗”,正座南北侧梢间分别悬挂陈大羽挥毫的“今古同仰”、王力书写的“名以传文”等匾额。从这些题匾的内涵可以看出韩愈在国人心目中的位置。

  殿内石柱上刻有对联:上联是:“辟佛累千言,雪岭蓝关,从此儒风开海峤”;下联是:“到官才八月,潮平鳄渚,于今香火遍瀛洲”。对联的大概意思是:韩愈因劝阻迎佛骨而触怒宪宗皇帝被贬到八千里外的潮州,家眷被逐出京城,路上风霜雨露,艰苦备尝 ,12岁的女儿客死在路上。然而,韩愈以儒家积极入世的精神,抵潮不到八个月,带领百姓治理鳄害……为潮人办了不少好事,将原本文化落后的“蛮夷”之地潮州,发展成为文化昌达、人文荟萃的“海滨邹鲁”“岭海名邦”,推崇、祭拜他的人遍及整个潮州。

  后座有若干碑刻,有的赞美韩愈治潮业绩,有的记载韩祠修建的历史。值得一提的是,后壁北侧有一块镌刻“功不在禹下”的碑刻,是明朝嘉靖年间沈伯咸所写的。“功不在禹下”出自韩愈的《与孟尚书书》,它原是赞颂孟子坚持儒家正统的功劳可以与大禹治水相媲美,沈伯咸也借此认为韩愈弘扬儒家思想,其功绩也不在大禹之下。

  饶有趣味的是正座南侧有一块非常有意思的象形字碑刻,这是康熙三十二年巡视两广盐课太常寺少卿沙拜所题的,历来大家对这几个字的读法不一,猜了几百年一直争论未决。上世纪80年代中,潮州文史专家曾楚楠先生,根据《六书通》对各字字形进行了对照和勘定,最终认定四个字为“传道起文”。“传道”指的是韩愈一生高举儒家“道统”的旗帜,竭力传授孔孟之道;“起文”指的是韩愈倡导古文运动,他提出了文以载道、不平则鸣等文学理论,开创了中国散文史上一个光辉灿烂的时代。“传道”和“起文”是对韩愈一生两大功绩的高度概括。

  谒拜韩文公礼毕,站在殿前埕左侧的木棉树下,这里是著名潮州八景之一“韩祠橡木”景点。韩祠橡木传说是韩愈从中原带来,并亲手种植的一棵橡木。橡木在北方叫作栎树,极为普遍,可在南方甚为稀少,它形如华盖,枝繁叶茂,其外皮似鱼鳞状,叶细而长,叶脉凸起,作棱角状,春夏之交开花,红白相间,分外美丽,但花不常开。故“以花之繁稀卜科名盛衰”。祠吊先哲,木卜科名,于是“韩祠橡木”便成了潮州八景之一。后来这棵橡木于清朝嘉庆年间枯死了,人们崇尚韩愈,就在原地种了这棵木棉以代之。这就是现在看到的这棵树干需两三个人合抱、花繁似锦的木棉树。

  仰望祠前木棉树,一瓣瓣、一朵朵、一片片、红艳艳的木棉花,把整个天空遮挡得红彤彤的。周围几棵木棉树也同样挺拔高大,枝灿灿花红红,这是历年来花开得最多最红的一年,吸引着无数游客前来观赏。埕右边这棵绿油油的小树叫栎树,就是我们所说的橡木,目前长势良好,人们期盼它早日焕放异彩;韩祠主祠北侧山坡新开辟了“橡木园”,园中左侧立镌刻潮人翘楚国学大师饶宗颐教授手书的“韩祠橡木”蜡石;正面是饶公为“橡木园”题书的400多字鸿篇巨制——王大宝《韩木赞》,以竹简状的石雕形式嵌入在大型背景幕墙中;山坡上先后种植从韩愈家乡河南省新密市移植来的30余株百年树龄的老橡木,韩木园整体景致优雅且文韵斐然。环山还铺设了石蹬道,登高眺望,古城潮州景色,尽收眼底,美不胜收。“橡木园”的建成,著名潮州八景之一的“韩祠橡木”已不再是遥想,“只见韩祠,不见橡木”亦不再是遗憾,“橡木园”的建成,圆了几代潮人的夙愿,橡木花的绽放将为潮州古城增添新的光彩!

  畅游了名胜古迹,又亲睹古祠风采,韩祠橡木和祠前木棉花开胜景。更主要还是瞻仰韩文公祠、缅怀韩公的丰功伟绩,感受韩祠文化,领略韩愈的精神。韩文公祠之所以历古不衰,吸引无数游客,这是因为不仅仅这里风景秀丽,最重要的,它是一处有思想有文化的胜迹。韩愈治潮仅短短八个月,他治潮的功绩、人格魅力、文化精神像一座丰碑,永远启迪后人,激励来者。

作者: 
陈俊乾
来源: 
潮州日报(2019.03.03)
浏览次数: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