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叫水坑

  潮州市凤凰山脚有个叫水坑村,几年前曾去过,那一方碧玉般的山水和竹海一直是心中的珍藏。

  再次走近它,岭上多了许多楼房。车子在山岭上游龙般穿来穿去,总也认不出原来的路。

  朋友问,你来过?

  来过!

  会不会走错路?

  不会。

  说实在,我回应的还真有点迟疑。难道真的走错了,但那竹林那原始森林深刻的记忆不会错。

  进乡不远,便有人从楼里出来喊话。“车停这里就好,里面在建楼,进不了。”一个约摸七十岁的妇人利索的指挥停车。收费是十块钱。车子就停在她家门口。

  像我们这样停车的还有一溜儿,各家门口都是自然的停车点。阿姆热情地招呼我们进楼喝口水再走。三层高的楼房,一踏入老人家里,便闻到一股浓浓的茶香。阿姆说,往下还有地下层,她老伴就在地下层焙茶。我们闻香而入,地下层,很阴凉,出阳台却是一片茂密的竹林,所谓地下层其实是依山势而筑的半截吊脚楼呢。老人育有两孩,女儿嫁在惠州,儿子落户东莞,每年过年才回来。看着这幢高高的楼房和老两口,我骤时心生恻隐,消解了刚才老人收停车费的功利略起的小小不悦。

  行走在路边幢幢楼房,又沿小路往上走,我依稀看到初见时的山色:蓝天、白云、竹海、鸟语、泉声,以及盖满树梢的油桐花,那是季节的馈赠。

  沿蜿蜒小径下坡,过竹林,穿茶园,日影忽现忽隐,鸟语时轻时重,云在岭上走。四野无人。

  我清楚往瀑布的路。去吗?

  不要了,没准备。

  你还要准备什么呢?带上心情就好了。

  循着梯级茶田,我们迂回穿行了老远一段路。依然四野无人,林中只有鸟相伴。因已在山顶人家交代了午餐,耽着误点,只好另作规划。返身竹林,但听人语响,不见游人来。凝望四野,隐约看到有人穿进茶园,站在坡上扔一句话:请问你们识得去瀑布的路吗?潮州妹回应一句,有地陪哩。给了50元。才想起,入山时阿姆问要不要请人带路。

  山竹笋、畲鹅粉条,一顿简朴却充满山村风味的午餐让人大快朵颐。店婆家里人多,我们在外头吃,他们围了一桌在里头吃。吃完嘴一抹,大叔便过来冲茶。问我们吃什么茶?雪片还是鸭屎香。这茶有春冬两季,到了收摘时节,外出的人就得回来帮忙,经常还得再雇上几个摘茶工,包吃包住每天给两百块。所以茶价高涨也是有理由的。都说这“乌面贼”无底价,大叔回应我们的咨询,说得倒也在情在理。他家孩子还小,平时到凤凰镇上念书,周末和节假日才回来,所以今天热闹。

  晌午的后山有点慵懒有点静。循着山顶人家指向,绕过一座老屋,沿山径一直往里,便是叫水坑原始森林。先前过来,记得老屋前有位老伯在破篦编竹篮子,而今老伯不在,老屋仍在,只是更破旧了。

  老屋后头有一丫道,竟认不得哪条才是。其实目的地只是一个方位词,心中有情处处景。此况,山径上竹林交缠古木幽邃,更是我们消夏的心仪。那偌大无比的老树丛,枯而不死的无心古树,长满绿苔的石壁泉液,仿若天然大空调。且放慢脚步,让灵魂跟上来,纳一刻清凉,消尘世纷扰。

  下山,还想再来,但愿再来还是那山那水,还有溪涧流水在山谷中淙淙回响的天籁……

作者: 
谢娇兰
来源: 
潮州日报(2018.06.11)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