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公园假山那些事

  2011年由汕头市中山公园管理处编印的《岭海名胜汕头中山公园》一书有关假山的介绍,第一句是这样:“假山位于玉鉴湖南端,1931年由南洋知名侨商胡文虎赠建,由当时任公园主任,市佛教会理事张伯忍主持设计”。笔者近日翻阅《筹建中山公园报告书》等历史文献,对此说法有所存疑。

  1931年中山公园有没有设“主任”?假山由谁设计?

  先谈“由当时任公园主任,市佛教会理事张伯忍主持设计”。

  1928年底陈国渠接任汕头市长后,成立筹建中山公园平民新村委员会,继续建设中山公园。该委员会同时亦是中山公园的管理机构,一般每月召开一次执委大会,由大会主席(市长)主持,议决中山公园建设过程的一切事情。委员会还设常委会,负责日常建设和管理中山公园及平民新村事务。常委会一般每周开一次事务会议,同样由会议主席(基本都是市长)主持。执委会下设宣传部、文书部、总务部、财政部、工程部、交际部、募捐部共7个职能部门,各部门正副主任均在筹建中山公园平民新村委员会委员中产生。各部门职能明确,分工细致,如总务部除了正副主任外,另设管理干事和庶务干事各一人及花匠杂役若干人。工程部亦同样,除主任外,还设工程师一名,监工若干人,工役若干人。工程师负责一切建筑物设计绘图测量、监查工程之责,惟所设计之图样以及说明书估算书等须送工程部主任鉴定并提交执委大会审议议决。

  筹建中山公园委员会自1930年9月至1934年6月先后共出版三期“报告书”,内容涵盖这段时间中山公园的建设和管理情况。

  在第一期《报告书》中,总务部主任是林桂园、林修雍,管理张伯讱;工程部主任许锡清(市长),工程师关以舟,监工罗应运。第二期《报告书》,总务部主任是方文灿,副主任林修雍,管理张伯讱;工程部主任黄子信(市长),工程师叶南廰。到了第三期《报告书》,各部改称为股,总务股主任是吴小枚,文书干事郑绍;工程部改称建设股,主任翟宗心(市长),技士何晏清,建设干事潘耀邦,园艺管理张伯讱。无论是工程部也好,建设股也罢,主任都由当任市长兼任,可见当时工程部(建设股)的重要性。

  由此可知,当时中山公园并没“主任”一职,而查当时筹建中山公园委员会所有委员,并没“张伯忍”此人,虽当年总务部有“张伯讱”干事,他也管不了假山的设计,因他不在工程部,假山的图纸、模型设计由工程部工程师设计。后来这位张伯讱调到建设股,亦只是一名管理园艺的干事,不是管理建设的。此外,图纸由工程师设计后,得先由工程部主任审核,而不是总务部主任审核。所以,就算总务部(或建设股)的张伯讱姑且就是“张伯忍”的笔误,他亦不能主持审核假山的设计。

  胡文虎跟中山公园假山有什么关系?

  据《岭海名胜汕头中山公园》载,公园假山是“1931年由南洋知名侨商胡文虎赠建”,近年来,一些相关文章亦都引用此观点。三期《筹建汕头中山公园报告书》,每期都有中山公园建设费用收支总表、建筑工程情况及费用一览表等一切的费用收入和支出报表。笔者把三期《报告书》从头到尾翻阅一遍,也未见提及胡文虎捐建假山的事项,包括书中录入的市政府相关文件。据《报告书》记载,假山建设总费用近4万银元,并不是小数目。1936年胡文虎捐资6300大洋资助市立女中建设,还特意将其资助的学校礼堂命名为“虎豹纪念堂”,如若胡文虎真的有捐资假山,不可能在《报告书》中漏掉而没有记载。

  胡文虎祖籍福建永定,母亲李金碧是潮州华侨,故胡文虎可以算是半个潮汕人。他爱国爱乡,特别是岭东重镇汕头市,可以说被他视为第二故乡。胡文虎对汕头的感情和种种善举,至今在汕头市民中仍被传为美谈。其实,胡文虎之于中山公园假山,亦不无关系。1933年胡文虎来汕头,对中山公园假山(其时假山已经建成)印象特深,赞美有加。以至于1935年在香港建“虎豹别墅”、1937年在新加坡建“虎豹别墅”时,均特意聘请汕头设计师郭云山(潮阳人)为其设计。香港“虎豹别墅”花园中还建有一座假山,内有山洞(图③)。

  假山建设的资金来源及建筑过程

  公园假山的建筑资金既然不是胡文虎所捐助,其资金究竟源自哪里呢?其实,《筹建中山公园报告书》中虽对每笔经费的收支均有详细的记录,但具体到建设假山的资金由哪笔经费支付就没有记载了。不过,笔者在翻阅汕头市1935年第115至118期《市政公报》时,还是看到了明白的记载,其中的“汕头市一年来之工务建设”一文有这样一段:“民十八年,许公锡清继任市长……乃呈请财厅核准,发行公园建筑奖券,每月开彩一次,所得溢利,拨作建筑费用。五六年来,此项奖券,继续举办,公园所得不下数十万元,自此经费稍充,各项工程乃得次第举办。如假石、假山、游船区、园内公路、新牌楼、动物园、儿童运动场、电灯柱、桥梁等项工程均经按步实施。”

  仔细观察1929年1月由市政府工务局工程师陈良士设计绘图、市长陈国渠亲自审定的中山公园规划图(图②),现假山区域并没有安排作为假山用地,而是安排花棚区域。在《建筑中山公园平民新村之计划及说明》中,假山(亦称假石山)只是被用作点缀园林之类来安排,且被规划在图书馆周围(现儿童公园至馆花宫位置),现假山区域被安排为花棚,而在公园管理处后面,安排“假石八阵图”亦跟图书馆周围的假石山是同一理念,即只作为点缀之用。《建筑中山公园平民新村之计划及说明》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其规划理念:“中山公园,地既平坦,无山石林木,作西洋式花园,工程较简;作东洋式花园,布置较杂,缘泥石须运自他处,需费极巨,而人工造山,终不若天然者之美。故全园之大部分,率取西洋式布置,参以本国式建筑,并多种树木,以为掩蔽,庶不致一目了然。虽阿房长城,人工可造,但地方辽阔,经费有限,求其速成,岂能滥耗哉。”此一规划理念,一直影响着陈国渠、许锡清两任市长任内的公园建设。

  1930年中期,张纶接任汕头市长之后,假山建设才有了较为明确的计划,如把假山分为“办事处后”和“游船区”两大部分。1930年8月后,便开始对游船区部分进行打椿,同年10月第85次常委会同意由林修雍提议的运载海石以叠砌假山,整个假山工程正式投入建设。到了1930年12月,承建假山填土工程的丁成兴工厂报告工程完竣,并由林修雍、黄定余验收。此期间,第一批石料亦分别由民生、合美、丁成兴、合成义顺、集益等公司从外地采购陆续运至公园。

  为了管理和协调假山建设,公园常委会于1930年底聘任姚香泉为建设假山主任,聘期3个月,月薪60元,并在1931年1月14日第25次执委大会上追认通过。其实,在这次会议召开的时候,假山主体工程建设已告一段落。假山主体虽建成,但整座假山到底范围多大、外观怎样,事先并没有底,故这次会议同时还决定假山建设“暂停止,请姚主任会同工程师先将全部假山计划做成模型提交大会核办”。实际上此期间假山建筑并没有停止,只是放慢了建设速度。一个月后的2月14日,姚香泉的假山主任一职亦被筹委会撤销了。1931年3月,假山上的棕亭建成,通假山的大道亦基本告竣,工程部报告,应对“假山上棕亭加做围座及栏杆,拟将现在假山略为修理,以便游人观览(约二三十元)”。至此,假山第一阶段的建筑告竣。

  1931年4月11日第28次执委大会通过了办事处后假山模型及建筑计划,议决照计划先做接近办事处部分。此部分即包括七贤洞、七贤亭及周围假山景点。大约于1931年6-7月完工(图①)。

  1932年6月,第二期的假山主要建筑基本完竣。6月25日,第42次执委大会上,通过了方昌材委员提议的控制假山建筑规模,不再扩大假山建筑的提议。

  1932年底,各假山景点工程基本完竣,同年12月20日第46次执委大会通过了林修雍“各假山应赶于今年冬天做木桥联络”的提议。

作者: 
曾旭波
来源: 
汕头日报(2018.06.10)
浏览次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