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仰韩文公祠

  辟佛累千言,雪冷蓝关,从此儒风开海峤;

  到官才八月,潮平鳄渚,于今香火遍瀛洲。

  想不到一块佛骨,竟然把韩愈和潮州联系起来。唐元和十四年,即公元819年,韩愈因为写了一篇奏章《论佛骨表》,扫了唐宪宗的兴,被贬潮州任刺史。“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就是他当时悲痛心情的写照。但事隔八个月,韩愈却因治潮政绩突出而让百姓记住他,潮郡之地因之改姓韩,水曰韩江,山曰韩山,路曰昌黎。自此潮州被后人称为“海滨邹鲁”“岭海名邦”。

  今年早春里的一天,恵风和畅,阳光明媚。我参观了位于韩江东岸,广济桥北侧的笔架山上的韩文公祠,瞻仰了韩愈塑像。

  一大早,韩文公祠山脚下已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游人无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方形花圃,花圃中间镌刻着一本翻卷着的花岗岩大书,书页上书写着韩愈的《进学解》名言:“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这是作者治学处世的格言,至今仍给人以无限的启迪。

  花圃左右两侧各有一条拾级而上的石道。一会儿,就来到了韩文公祠的正门,正门共八柱五门,花岗岩的门楣上阳刻着“韩文公祠”四个籀金大字,字体行书,笔划遒劲有力。接着走过一段平坦的石路,便是斜坡,沿着51级石阶而上,然后是8级平坦的石级。据说寓意为韩愈51岁之年被贬来潮8个月之意,设计者可谓别出心裁,用心良苦。至此,韩文公祠才真真正正展现在游览者面前。

  走进大门,韩祠檩梁下悬挂的名人书法匾额依次入眼:“三啟南雲”(原广东省委书记林若题)、“百世师”(现代艺术大师刘海粟题)、“尊贤有祠”(原汕头大学校长许滌新题)。而在祠的后殿正中处一张大香案后面,便是韩愈塑像。他身穿着官袍,手执文卷,端坐在太师椅上,一派儒者风范。我不禁默念起他在《师说》中的名句:“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他能针对当时士大夫耻于相师的恶习,大胆倡导从师之风,并界定了教师的职责,影响深远,意义重大。

  我又端详着韩愈塑像的眉目,只见他剑眉斜竖,目光炯炯,透露着万千勇气和智慧。于是我想起了公元819年,他出自忠心写《论佛骨表》而触犯唐宪宗的事;又想起公元821年,镇州兵变,他奉朝廷之命孤身前去传谕,终于化解镇州之变的事。这桩桩这幕幕,无不牵动着我对韩愈的敬仰之心。难怪宋代大文豪苏轼评价他:“忠犯人主之怒,勇夺三军之帅。”

  主祠四壁安放着无数石碑,镌刻着历代名贤对韩愈的褒扬之辞,如“功不在禹下”“传道起文”等。接下来,我通过韩祠的侧门,登上了后面的侍郎阁,并参观韩愈勤政廉政展馆等景点,从而更进一步了解韩愈的一生,丰盈了认识,升华了感情。

  我想,为官者若能以韩愈为榜样,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岂不是百姓的福分,又是当官者的荣耀?

  这样一想,不由诵出了一则五言:

  滚滚韩江水,

  巍巍笔架山。

  今朝思吏部,

  治郡美名扬。

作者: 
吴毅然
来源: 
潮州日报(2018.04.03)
浏览次数: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