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山上的名胜古迹

  潮州西湖,除了“西湖渔筏”这一极富诗意的景致之外,西湖湖滨和湖山上下、名胜古迹,处处皆是,有的天然形成,有的人工造就,许多古迹都附有动人的神话传说故事,过去曾有人把西湖风景分为“十景”,“廿四景”等,每景都有一个别具诗意的名目,如“古洞佛灯”、“杓阁榕荫”、“水仙夜月”、“梅庄新雪”、“平湖清泛”、“紫竹钟声”、“钓台秋色”、“山亭积翠”……等等,可惜现在好多已无迹寻,在这里,只好把主要景物,按其所在区域或类属分别进行介绍:

  中心区

  这是西湖最热闹的地区,跨过虹桥,便可见到一片花圃,西面依山,东面傍水,这一带景致极美,古迹不少。主要的有虹桥、湖心亭、涵碧楼遗址、刊刻韩愈墨迹的景韩亭,有苏东坡文章的新苏亭、有南宋丞相文天祥文章的文山亭、处女泉、芙蓉池、鳌头石、钓鱼台、仙踪石和雁塔等,都是让人流连忘返的古迹名胜。

  虹桥和湖心亭

  虹桥是横跨于西湖上,长一百五十步,是西湖公园的入口。原来一边是石砖城,一边是山坡地,现在二边已修成为整齐的街道和美丽的花圃了。原来这里是一座木桥,至1922年才重新建造为钢骨水泥的拱形桥,取其“飞渡如虹”故称作虹桥。宋朝林光世写的“浚湖铭”中有“爰作飞桥,仰像流虹,爰立巍亭,虎拜乔嵩”的句子。《西湖山志》里,也记载说,曾建有“虎拜亭”和“流虹桥”。现在亭和桥均不复存在。原桥在何处,也没有详细记录。“流虹桥”是不是今天“虹桥”的前身,也需尚待专家考查。

  如今的“虹桥”两边列有白色灯柱,彩色护栏,倒映湖中,甚是好看。盛夏黄昏,初秋傍晚,人们都喜欢漫步桥上,观赏湖景,这时湖上清风徐来,两岸杨柳轻飘,华灯初上的湖心亭,倩影传自画艇中,西湖晚景,确是特别宜人。虹桥桥头有二块古碑:一书“虹桥”二字,一为记述修桥之事,时也让人停步细读。

  在虹桥南面,有座新建的“湖心亭”。这是1957年才重新建造的。在从前,这里也原有个六角三楹,外护雕栏的湖心亭。有小桥曲折通到湖岸,与当时的涵碧楼相接,旁有千年古榕相掩映,景致极为优美。(旧亭原有一副对联:“万顷烟波新月上,一湾流水小桥横”。)但原有的桥、亭,早已倒塌,新建的湖心亭与老亭相似,却大得多,也漂亮得多,有红色回栏曲桥,通向湖岸。每当夏夜,游客来此品茗观鱼的络绎不绝;每当清晨,却有喜爱活动的中青年人来此活动、跳舞,不少游客还租了小艇,泛舟湖上,在虹桥和湖心亭间,划来淌去,使这亭和桥之美景,更增添无限情趣。

  涵碧楼旧址

  在靠近湖心亭的湖畔,那棵千年古榕树荫之下,有一块石灰地板,这便是早年涵碧楼的遗址。涵碧楼于1922年建造,是一座双层小楼房,《西湖山志》记载:“老树参天,轩窗开豁,流水奇古,错落其间,为潮人游湖燕集之所,民国伟人往来潮汕,多于此税驾焉”。1925年东征军打到潮汕时,当时周恩来同志任东征军政治部主任,曾来这小楼住过,(据说是在这小楼上开过会)。后来在1927年工农红军进驻潮州,被称为“潮州七日红”的时候,贺龙、叶挺、彭湃、李立三等领导同志,均到过此处,现在小楼早已倒塌,仅存遗址,但仍有模型照片在。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涵碧楼是1964年按原貌重建的。

  景韩亭,白鹦鹉赋,关公竹

  在虹桥直望西湖山麓,有座“景韩亭”,亭内有韩愈草书的“白鹦鹉赋”石刻。字极雄健流畅,上有署名“退之”二字。《潮州府志》记载“鹦鹉碑在韩文公祠内,先是王右丞有白鹦鹉赋,为文公手书,其墨传于羊城,雍正年间(1723—1735年)知府龙为霖得于广州故家,以重价购归。勒诸石置祠东壁。夫韩文垂古今,而韩字不多见,字兼行草,径四,五寸。道劲生动,结构紧严,浩气溢于毫端,书家称为米芾  所祖,信足宝也。”这字刻石已三百多年,原置于韩文公祠内(城南祠)后人把它迁来此处。此书是否韩愈亲笔,则尚待考证。

  鹦鹉碑因是字兼行草,不易看懂,故有人把它用正楷抄写一遍,刻石置于碑旁,以资观者对照。

  景韩亭内还有一小块石刻,上面画着一丛绿竹,据说是三国时候的关云长(关羽)画的,称为“关公竹”。粗略看去,不见得有什么奇特之处,但仔略一看,却是一幅组字画,由一首诗组成的。那诗是“不谢东君意,丹青独立名,英嫌孤叶淡,终久不凋零。”

  西湖山南岩上原有一关帝庙,这块石刻原来是放在关帝庙中。后来庙因日久倒塌,石刻也失踪。不知何时重复获得,建亭时,被安在这里。

作者: 
郑雪侬
来源: 
潮州日报(2017.08.02)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