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释道融合的丹砂古寺

        汕头市澄海区莲下镇程洋岗素有“千年古村落”之称,这里依托韩江,为地方人文荟萃之地。近日,笔者走访程洋岗,无意中发现程洋岗入道路口附近居然有一座古香古色的丹砂古寺,且寺的历史悠久,碑刻、楹联众多,儒释道融合特征非常明显,值得文史研究者注意。

        古寺历史 溯自明代

        丹砂古寺位于程洋岗(古称“大梁岗”)的公路边入乡牌坊旁,在程美村虎丘山西麓。古寺创自明成化十三年(1477),历代修葺。

        清嘉庆年间重修的《澄海县志》载曰:“丹砂寺,在城东北十五公里,程洋岗小虎丘山麓,明成化间建,后为倭寇焚毁。天启甲子(1624)僧真闻重建,崇祯间乡宗伯黄锦、御史陈良弼重修,后毁。国朝顺治十七年庚子(1660)僧得源募建,更观音殿为藏经阁。康熙初迁斥,又毁。十九年庚申(1680)邑绅杨钟岳帅僧如募修,知县王岱题额山门。内旧有元帝楼,二十三年甲子(1684)邑诸生郑焞等重修,移神像于藏经阁,改祀文昌。乾隆二十六年辛巳(1761)僧照赋重修后殿及僧房。附载寺租:坐落本乡田二十七亩额收租粟五十石。”

        上述的黄锦、杨钟邑均为地方著名士大夫,黄锦为饶平东里(现称“东界”)人,官至礼部尚书,甚至曾被提名为明末“首辅”之职。寺中大殿东墙有明崇祯年间陈良弼(赐进士、澄海人)所撰《紫霄楼记》,左墙有清朝进士、邑人杨钟岳所撰《程洋岗文昌祠记》。可为研究寺的历史所参看。

        至1935年,丹砂古寺由治子蔡由蔚捐修山门。1950年起至“文革”期间,毁寺遣僧,古寺被改为“柴油库”,后办厂。现在看到的丹砂古寺为近年重修。寺中的主持释乾法来自江西宁都,已经在寺中有十多年,说一口十分流利的潮汕话,让笔者颇感意外。

        丹砂古寺建筑面积有一千多平方米,为土木结构硬山顶建筑,分为前、中、后座,并配两厢,寺的建筑格局四四方方,有明显中轴线。寺的外山门有石坊,为明天启六年(1626)结梅会所竖。正面刻“千年宝光”,背刻“凤来武当”。

        据称,寺的内山门的两边外墙角,复制有两尊约1.65米高石雕站像,为明天启间所立。东有一身穿日本服,手托印信的倭寇,脚下墩上铭刻:“倭寇犯境,烧杀劫掠猖狂,立此倭身,千秋请罪。天启六年众立。”西为手捧云水灵芝的林道乾,他是澄海苏湾都人,家就在寺左林厝园村,著名海上武装商寇的头领,脚下墩上铭刻:“林氏悟梁,寺左林厝园人,擅海禁利,累村兵燹,天启六年众立。”悟梁是林道乾的另一名字。

        释乾法对笔者介绍,寺中有镇寺三宝——殒石香炉、香樟木鱼和翡翠铁树。前面二宝被藏起来,而翡翠铁树立于寺的深处。观看铁树,树干弯曲,为苏铁科,树龄竟达三百年以上,确是名贵植物。

        三教合流 神灵众多

        丹砂古寺的前座是文昌殿,中座是大雄宝殿,后座是玄天上帝殿——紫霄楼,两侧厢房供奉各种神灵,如此布局,在国内其他地方极少看到,这反映出潮汕地区神佛不分、儒释一体的特点。

        文昌殿为寺的前座,内中正中供文昌帝君的高大坐像,另有孔子神像。右侧魁星踢斗像,左手拿砚,右手握笔。科举时代,读书人需要文昌帝君的保佑参加考试,对文昌帝君的崇祀是地方重视人文的体现。文昌殿的两侧有演武厅和月旦堂等。文昌殿中有一副对联:“文宗孔丘,以钦孟叟与梓潼,乃植杏坛桃李;昌复阆中,特耻扬雄起报国,方知尚武丹心。”

        寺的中座是大雄宝殿,两侧是观音阁和地藏阁。中座有对联一副:“正果得成原有自,但读今日阳骘遗文,律身即是律世;法善未临岂无因,试看当年凤里发迹,在邑何殊在乡。”地藏阁中有地藏王菩萨和十殿阎王,观音阁中有观世音菩萨、千手观音、保蜡娘娘、注生娘娘和送子观音。

        寺的后座是玄天上帝殿——紫霄楼。里面供奉神灵主要为玄天上帝。玄天上帝殿的两侧有妈祖殿、功德堂等。紫霄楼中有对联:“武当传香烟,昭垂道统千古踪;凤岭布德泽 遍沐神功万家春。”妈祖殿供奉天后圣母(妈祖)、水仙圣王及夫人,水仙圣王在潮汕地区并不多见。妈祖殿中还有对联一副:“圣王治水辛劳胼胝功施社稷;天后扶危呵护驰驱德被生民。”

        笔者推测,程洋岗位处韩江下游,地势十分低平,极易受水灾影响。民国时期潮汕曾发生著名的“八二”风灾,仅澄海一县,死难者就超过万人。从防治水灾角度出发,水仙圣王和天后圣母一起,就在丹砂古寺中出现了。

        纵观整座古寺,儒释道合流的气氛十分明显。而寺中碑文有助于解释古寺浓郁的道教氛围。

        《程洋岗文昌祠记》载:

        澄之北十里,有程洋岗者,群峰耸翠,河水奔腾,苏湾都一胜会也。青乌家谓其地灵,肇于虎丘山麓,磅礴而郁积,非大祠宇不足以当之。有明成化间,紫霄楼阁所由兴也。既复易名丹砂寺。屹然于前,与寺并峙,则今肇祀。“如此看来,当年丹砂古寺出现之前,就有紫霄楼阁,后者为民间道教系统。

        《紫霄楼记》碑记也载:

        玄帝楼阁之峙凤冈者,屹然为一方灵镇云。盖闻自成化间,传香烟于武当,其相与庙祀,匪朝伊夕矣。历嘉、隆、万、泰干戈离乱之余,一经倭寇丘燹,荡灭无遣。百余年之内,徒见圮颓而丘墟。然其旧宫遗址犹有存者。忆前尝过于其地,有触而叹曰:神如玄帝,默靖皇路,赫濯熙朝,我苍生实嘉赖焉。昔太宗皇帝尊之曰太岳,世宗皇帝尊之曰玄岳,极崇祀于齐云,独奈何听其煨烬而不之鼎革一新乎?

        一方面,丹砂古寺所处为当年道教地盘;另一方面,地方战乱、倭寇入侵等因素,也要求地方得到玄武上帝的保佑。丹砂古寺的道教气氛十分突出,而且以祀玄武大帝为特色。玄武大帝在闽粤地区有广泛的信仰市场,如佛山祖庙、陆丰玄武山元山寺都是主祀玄武大帝的。玄武大帝的祖庭在湖北武当山,这也是寺的石坊出现“凤来武当”刻文的缘由。最后,笔者援引寺中看到的一副长联作结,此联甚有深意,点出佛寺浓郁的儒、道氛围:

        虎虎天地间,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太虚容实,小实弥虚,虚怀须历千仞嶂,见丹方入圣,实求富民强民,真传乃武袍凌紫;

        丘丘世上事,是是非非,非非是是,克非纳是,恭是制非,非凡应经万斛浪,淘砂始得金,是达兴社国兴,有道者当负云宵。

 

作者: 
陈雪峰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9.10)
浏览次数: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