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塔之美

  在一片开阔的冲积平原中,兀地突起一座小山,小山的山脊上,矗立一座砖石结构的古塔,塔七级八面,高十六丈,这就是被明朝进士黄奇遇赞为“巍然岭海一巨观”的涵元塔。古塔旁边,蜿蜒着一条舒缓、自在的江水,古塔和江边,自自然然就有农舍点缀着,农舍四周,密密麻麻地植着油绿的蕉林。而和这一切对抗着的,是明净深远的天空。所有这些,是平常不过的了,然却使人感到返回本源的亲近。难怪“元塔登高”会被列为揭阳八景之一。

  “造形补地,搏气补天”(《涵元塔记》)。几百年前,人们就十分注意对自然景观的开发和利用。“涵元既建,屹如补天炼五色之石,而维地奠六鳌之足,应集三灵,永遒百禄。”(黄奇遇)由此可见,雄伟的涵元塔,是一种古文明的映照,也是淳风俗、昌人文的具体表现。有人说,登涵元塔,寂寞而苍凉,我却总是感受到风诉说时那充满丰富的想象。就像平原、蕉丛和阳光的无声言说一样,使我学会懂得如何严肃地对待原始、单纯而又复杂的生存,想像着这几百年来一直对抗着猛烈风暴的高耸古塔,我于是明白其美丽的地方恰恰在于这种对本源的亲近。

  我自小生活在这“印少海以通灵,佩两江而驻秀”的环境之中,接受这与天俱来的赐予。虽我登涵元塔有几回,但严格地说还不曾仔细“享受”塔的美丽,这并非我缺乏对美的发现。古塔的肃穆和庄重,石块青砖的原始和坚硬,石雕所焕发出的朴素的光彩,以及岁月流逝的单一与无奈……这一切都随江水静静地、整个儿地融入大自然的无言循环之中,还有什么比这更加单纯而富有实质性,更适合哲学思考呢?正如诗人荷尔德林所说“人充满劳绩,但还诗意地安居于大地之上”,作为冥冥之中的涵元塔,何曾不是如此呢?

  古塔的出现,使这里一切的一切充满了一种淡淡的宗教意味,以前所追问和思索的问题就会以我的存在而重新向我涌来,一种宗教文化一直氤氲着我二、三十年的岁月,而我始终无法读懂的是在那临近黄昏的一刹那,一轮彤红的落日以神的力量降临在塔尖之上,涵元塔,是落日点燃了它,是烟雾似的漫漫彩霞氤氲了它,天空弥漫着大地丰收、人间太平的祷词。由是,我惊叹起大自然的神奇,东、西方文化的博大和精深以及结合的完美。同行友人索句,我再也无法沉默了。“榕南宝塔古涵元,出世高标欲刺天”,这是再平常不过的句子,也不难看得出,这是一个无心者的呓语。但当吟完“落日躬身龟作案,谁人堪享此香烟”时,我的心情已无法平静。面对古老的涵元塔,面对茫茫的神州大地,谁是主宰?是造化之功,是古文明之力,是我现在之思。我说不清楚,永远也无法说清楚。

  任何寻求都得接受所寻求之物事先对它的引导。古塔之美,在于内在,在于大自然之中和每个审美者之心。涵元塔在风风雨雨的岁月中走来,其美丽在于真理之中。

作者: 
黄潮龙
来源: 
汕头日报(2017.04.20)
浏览次数: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