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冠山探险

  立春刚过,阳光熙和,我兴致勃勃参加“鸡年首登鸡冠山 ”活动。

  鸡冠山,位于陆河县新田镇,海拨1180米,其山形独特,当地人称为“乌石髻”,乌石髻如一条蜿蜒的鱼脊,鱼脊上隆起四五个高等不一的山峰,极似鸡冠,故又叫“鸡冠山”。 乌石髻悬崖峭壁,景色罕见,但却人迹稀至。

  当载着我们全体登山队员的中型巴士,行驶在又弯又陡的水泥山道,有如老牛般喘着气般竭力向上,终于停靠在海拔约700米左右的山旁。 我们开始沿着山道徒步向前,一路上欢歌笑语。远远望见鸡冠山山峦连绵起伏,苍翠欲滴。此刻吹来山风阵阵,天然氧吧焕发出来的清新空气扑面而来,那是一种从嘴里一直沁透到心里的感觉,真的令人心旷神怡! 当我们相继来到鸡冠山山坳口,出现在目前的是一片灌木丛林,沿着以前其他登山队留下的红绸带标记,拔开延伸挡路的树枝,芒草随风摇曵;太阳从树荫下透下一丝丝光线,斑驳陆离斜射在地面上;一条小溪流水潺潺流逝,碧绿的小草溪旁簇生;此情此境,使人愜意至极。 走至山底下,此处已没有路了 灌木箬竹遍处,杂草铺盖,完全看不到地面。在这原生态的密林地带, 我们就是穿行在丛林里的探险者。富有经验的领队决定用弯刀劈开荆棘,从正面登峰。枯藤老树下,苔藓如地毡般铺盖岩石上;灌木箬竹在开路先锋的弯刀倒下,一步一步地让开一条窄小的缝隙,只容我们侧身而过;双手拔开芒草,各种不知名的各种原生态植物湧入眼帘,令你对大自然增添几许了解;探头伸出竹海观察,密集的箬竹与山顶几乎垂直,想起来真令人心虚胆怯,如若没有箬竹掩盖及手挽竹子作力,我想这是不可能登上去的。经过大约二小时跨灌木、钻竹海的过程,终于攀上第一座山峰,踏在巨大的岩石上,我们不禁高声欢呼,队旗迎风飘扬,大家的脸上洋溢着成功的笑容。

  我原以为鸡冠山也就此峰而已,队友却告诉我,前面还有几座山峰,望着连绵不断的山峰,唯有迈步向前。再登第二峰,转头远眺大、小武顿山,双峰屹然耸立,巍峨雄伟。上岩石山宛如巨岩平铺,五座山峰仿似五马般聚集一起,难怪其山名为“五马归槽”;蓝天白云下,万千景象,随着浮云飘逸,此刻任心情放飞,快乐无比。移步再过第三峰,此峰岩石叠立,杜鹃花、山茶花、吊金钟等在石缝、石顶茂密生长,有的花已凋谢,有的却含苞待放,让人慨叹大自然的生命力如此顽强。 “无限风光在险峰”,大家小心翼翼地登过一峰又一峰 。站在峰巅之中,眼观四面八方,天空中薄云轻涌,此起彼落;俯望万丈深渊,沟壑纵横,壁立干仞 ,雄奇险幽, 颇有点能与黄山相比拟的感觉。 突兀的崖石似鳄鱼,又似苍鹰,维妙维肖;山下又有像狮子般的奇石雄视前方, 这就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创造出如此的奇迹。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 。午后3时,我们决定从峰旁随崖而下。 前边的伙伴脚手并用,陆续下山 。此面山下的箬竹更加密集无比,绿油油的一片竹海,钻进去了几乎看不到人,只看到竹叶晃动,先行的五位伙伴一下子就看不到踪影;跟在后面的两位伙伴互相呼应着,稍后也失去联系;茫茫竹海中,一种孤独无助的感觉悚然而生。 我们唯恐天黑,立即作出决定,分头探路, 间中保持距离及联系,为殿后的队伍作开路先锋,争取尽早走下山。我由于手无弯刀,更由于时间有限,唯有用脚踏住箬竹与小树,手折荆刺,尽力杀出一条路。此刻,右侧传来先下去的两位伙伴叫唤的声音,原来,他们落至悬崖旁,左右均无路可行,却又不能重返上面,困在其处。恰好殿后的六位男女队员随后而来,垂绳救援,方脱困境。

  时间“嘀嗒、嘀嗒……”一分一秒的过去,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唯有争取在天黑之前走下山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再溯着山顶落水道而下,此时的落水道属于枯水期,整个落水道几乎没有水,但见山石嶙峋,层层叠叠。有时悬崖立现,有时陡坡直垂,更多的是灌木密集,唯有掉头另寻他路。我们像猿猴般时而循老树藤直落;时而攀树翻跃;当脚踏在下水道的石块时,偶而一滑,险像顿生;抑或一脚踏空,手挽枯干树枝,那刺耳的树枝折断声更使人心惊胆跳……

  正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终于,路就在我们的脚下延伸,越走越宽;当枯干的水坝隐约可见时,心中一阵欣喜,我们已安全走至山下了。

 
 八个小时的穿越时间,虽然我们险被困在山中,但是每个人的心情仍然很兴奋,久久停留在鸡冠山带给我们无比震撼中。 难忘的鸡冠山之旅,无限的风光让我们大开眼界,有惊无险的体验让我们久久回味,更让我们深深体会到共同进退的团队精神,期待下次再领略完美的登山探险活动。

作者: 
林煜琮
来源: 
汕尾日报(2017.03.05)
浏览次数: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