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宋井

  水井因其建在地下,比地面建筑物容易保存,所以,现在地上建于宋代的建筑罕见,而挖于宋代的古井即常见,潮州府城大街上的义井即为其中之一。

  然而,建于宋代古井,并没都称宋井。独享此名字的,据我所知,只有南澳岛上那一眼。首先,它是历代备受潮人爱戴的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陆秀夫带领的爱国军民挖掘的。当年,入侵的元兵攻陷南宋首都临安,皇帝被俘虏北去。文天祥、陆秀夫拥戴两位七、八岁的小皇帝,一路转战南下,到达南澳岛,驻扎于云澳。兵驻海岛,海水不可饮用,为解决人马饮用水,就在海边挖了三口井,分别命名虎井、龙井和马井。

  文天祥、陆秀夫带领的军民离开南澳,这三口井自然都留在云澳海边。因为井在临海沙滩上,每逢涨潮,海水淹井,但奇怪的是,怎么淹没它,你捧起水喝,仍然是淡的甜的。

  因为海潮冲击,这三口井,常常被沙淹埋,三几年不见踪影,偶或一阵台风海潮过后,它又会露脸,常常只见出现一井,这神奇现象,成了南澳一大奇特景观。

  我初次去南澳是40年前,有几位初中同学在那里工作,见面后介绍南澳,就提到宋井。禁不住好奇心,要求带去看,他们说宋井久未露脸了,我还是要求到那片沙滩去看看。

  到海滩去,他们也只能划出个大概位置。面对大海,怅然若失。

  那些年,每年都因公务要去南澳一两次。终于有一次,老谢同学一见我,就说宋井再现了。一听大喜,虽然已是日暮,急急奔向海滩,他对准岸边一块作为标志的岩石,向海水走去,说一声“就在这里!”但见海水吻着沙滩,哪有井的影子?他不甘心,淌水前行,捧起海水,试了几次,终于惊喜大叫:“就在这里,水是淡的!”我被他拉下去,捧起翻滚的水,是的,没那么咸!

  回到他住的宿舍,他取出前几天拍摄的宋井照片,那口井在沙滩离海还有几米,有人用桶子在取水。他安慰我:说不定海潮退去,明天后天就可见到宋井。

  三天后,我离开南澳,宋井一直未露真容。我想,宋井之所以吸引人,就是它的神秘,它的难得一遇。如果像大街上义井这么容易见到,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名气。像天上的流星雨,因为难逢,就更吸引人。

  几年前,在南澳工作多年,退休后回潮州来定居的朋友老伍,带我们重游南澳。此时的南澳,已是一个旅游胜地,环岛公路很美,观海亭台壮观,空气新爽,海风宜人。终于听到他用轻松口气说:“去看宋井吧!”

  能看到宋井?!心中有意外之喜。

  到了,是一处海滨小公园,有奇花异石,亭台廊榭,沿着弯曲木廊梯阶,下到海边,见一井栏,上标“宋井”!

  不错,是一口井,有人在管理,在卖井水,用矿泉水瓶装着卖。

  这就是我曾经日想夜梦的神奇宋井么?这跟我见过的许许多多水井有不同么?那口海水永远冲不咸,几年一露脸的宋井,就是这般模样,被保护在离海水很远的地方,供人围观,供人赚钱的死水么?我所幻想的它那与咸水戏舞的风情何在?有游客低声议论:“这是新挖的宋井吧,不然为何离海那么远,离岸这么近?”这也许是小人之心,是胡思乱想。人家一片好心,发展旅游业,收点费也正常啊。

  宋井的独特性和神秘性、神奇性是永远不再有了,它成了一口普通的井。刘禹锡有诗曰:“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如今,那只野鹤被我们关在笼子里了,很容易近距离观赏了。但,诗情还在么?

  我怀念的是那口与海潮相戏的古井!

作者: 
李英群
来源: 
潮州日报(2016.12.20)
浏览次数: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