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抒怀

  一千六百多年历史的古邑潮阳,自古以来就是重文兴教的“海滨邹鲁”。潮阳的东山书院和六都书院,是海内外老一辈心中的文化基业,是乡亲乡情在心中的缩影。旅居上海的著名作家,曾在六都书院求学的周昭京先生生前说过,“书院之情就是故乡之情,生为乡人,可以忘却爱情,却不能忘却乡情。”

  一石激起千层浪,周先生发自肺腑之言,像一首悠扬悦耳的乡情曲,几十年来在我脑海中吟唱。当我来到东山书院遗址时,书院已改建成潮阳第一中学,不变的是书院旁边的小桥流水和那道古朴的望仙桥,书院的原貌只能从史料和图片中回味。此刻,清风拂面,我在书院旧址与新楼、小桥、流水默默相对,当我重温旧时书院的院史时,才惊觉她的博大精深。我似乎看到,一百多年的风霜雨露,正在书院小楼的檐角上,镌刻沧桑;那古老的钟声,似在耳边咚咚声响;古书院旁那些盘旋的紫藤,那些怒放的山花,那些虬曲的古柏,那些沉睡的睡莲,目睹了一代代学子从望仙桥上走过,学子们的豪情,如同桥下不绝的流水,而他们的步伐,犹如线装书一样稳健。

  东山书院,十里苍山,百里练水,都曾在它的钟声里沉睡;神州大地,五洲四海,都曾飘逸着从书院走出去的身影。东山书院,深扎着古邑文化之根,飘荡着城邑之魂。

  时逢午后,书院的意韵都藏在斜阳中。我记住了史料图片中书院的形象,在我眼前,书院像一位银发白须的慈祥老人,在寂然中冷冷看我,目光穿过百年沉淀射出,直抵我的灵魂。先贤无语,古树有声,似在诉说先贤那遥远的故事。

  书院创办于清嘉庆二十四年(公元1819年),清光绪二十四年,著名爱国诗人丘逢甲来到潮阳,受聘为潮阳东山书院山长(即院长),这一时期,正值八国联军侵华,国势岌岌可危,丘逢甲想以教育救国,主张“民智开,民气盛才能强国”,在院内提倡新学,反对埋头八股,增设物理、化学、算术等科目,培养出了一批新人。丘逢甲高徒,东山书院学生郑浩,宣统元年(公元1909年),被任命为吉林方正县知县,《方正县志》记载:“郑浩任内,废旧习,兴农桑,修水利,扩学堂,民皆称颂。”民国六年(公元1917年),郑浩任潮海关监督兼外交部驻汕头交涉员,时汕头为南方重要口岸,外轮往来频繁,是年,潮海关缴获一外轮上鸦片烟土一千多斤,郑浩会同汕头镇守使等军政要员,并请士农工商各界代表三百多人,莅场勘验,将鸦片全部烧毁,是汕头焚烟壮举的带头人,广受称赞。郑浩晚年从事教学和专事著述,其传世之作《中华民族西来辨》一卷和《论语集注述要》三卷,成了东山书院的奇葩。郑浩有句名言:“当官者,当好事办实,实事办好。”这话,在今天看来,仍有其现实意义。一百多年来,一代又一代先贤经历了多少荣辱兴衰,以安然而坚韧的姿态,典雅而稳健的步子度过岁月,读先贤诗文,便能读出鼎革风烟,似乎听到丘逢甲、郑浩在诗文经卷中抬起头来的叹息,触摸到那苍茫的浩渺心事。

  东山书院,在历史的长河中,就像奔流不息的簇簇浪花,又像一部收藏几代的水墨长卷,描绘着令人神往的传奇故事,正等待人去聆听,去体味。

  六都书院位于潮阳峡山镇练江之滨(今属于潮南区)。书院周边,龟山吐翠,林木葱郁,北面的北山绵延不绝的绿直通天际,与蓝天白云相接,来到书院,仿佛置身于七彩的历史长廊。

  书院始建于清同治十年(公元1873年),即六都中学前身,书院教学楼古朴大气,是具有南方特色的民族建筑,虽经历代维修,风韵犹存,平楼素室,浮荡着静穆之气。

  静静徜徉于书院,或可与近百年来的名贤相逢,这里有民初名将胡万洲,泰国潮籍银行家陈弼臣,著名科学家陈云生、陈运雄,天津大学教授郑学侠,知名作家许心影、周昭京……灿若星辰,薪火不断。

  岁月能让书院的容颜变老,但无法改变人们的青春之心。书院是峡山人的骄傲,自古以来,峡山人尊师重教,峡山六都中学继承了祖辈的优良传统,学校办得很有特色,师生效法书院前辈,勤教勤学,蔚然成风。只要在书院走一走,心里就充盈着书香,就濡染着书生之气息。一个世纪来,书院师生不管是在风雨飘摇的旧时代,还是在阳光灿烂的新中国,都是在时代潮流的滚滚漩涡中迎浪而上。大革命时期,有一批进步学生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开展地下活动,在那白色恐怖乌云盖顶的日子里,一批进步学生坚持真理,坚信中国革命一定成功,有的为革命献出了青春的生命。然而,敌人的凶残吓不倒学校师生,学先烈,勤读书,锄奸顽,兴中华,理想信念深深扎根于学子的心田。如今,当我在当年烈士学习的书院楼前漫步,感情的波涛在我心中汹涌。遥望远方,我似乎看到烈士的身影,他披着万丈霞光走来,目光如炬,他脚踏尘土,胸有大志,正以如椽巨笔,写出了令敌人心胆俱寒的文章。我想,烈士们的一生虽然短暂,但他们留给后人的刚正的气节、宁死不屈的精神,是不能够用生命的长短来衡量的。

  离开书院,我来到当年师生登临赏景的龟山,只见后塔高耸,林木茂密;清风拂衣,身轻如梦,心中有说不尽的惬意,斜阳映照中有百年墨香的回忆,百年书院的气韵。我遐思,走访书院,能使遥远变得亲近,陌生变得熟悉,让生活的一切,都染上了温馨的色彩。然而,书院吸引我们的远远不只这些,应该是一种精神的传承。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人事有代谢,古今成往来。往昔的书院随着时代的进步而消逝,但是,自然、历史,过往的沉淀,是书院永远受人怀念的至为重要的根本依托。

作者: 
郭亨渠
来源: 
汕头日报(2015.11.18)
浏览次数: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