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灵毓秀 人杰地灵——走近揭阳入选第五批“广东省古村落”项目

 旧寨村陈氏家庙。

潭角村的水乡风貌。

果陇村白坑湖舟筏穿梭。

碗仔村聚居地呈凹形,状似碗。

  旧寨村:千年古家洋  旧寨焕新颜

  榕城区榕东街道旧寨村从北宋末期便开始创寨,至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村内溪河环绕,古树参天,古村传统民居建筑至今仍保留原来的格局和建筑风貌,村内流传至今的传说故事引人入胜。旧寨全村都是陈氏族人聚居,他们的始祖泰初公是福建莆田人,北宋绍圣年间任潮州府通判,退休后看中旧寨是一块风水宝地,于是选择留在这里落籍。那么泰初公为什么会看中旧寨这块风水宝地呢?据陈氏族人介绍,从地形地貌上来说,旧寨形似一只卧牛,村民们把它称为“牛地”。

  到了南宋淳熙年间,为了纪念始祖泰初公,陈氏子孙合力营建陈氏家庙,取堂号“有庆”。据说家庙所在地也是一块风水宝地,当地人称之为“印菜地”(空心菜),由于空心菜生长速度特别快,因此旧寨本村的人口虽然只有2000多人,但从旧寨分支出去的各个村,繁衍却十分迅猛,人口众多,据陈氏族人统计,由旧寨分支出去的乡村约有190多个,海内外总人口约150万左右。

  有关陈氏家庙的地理,当地还流传着一个神奇的故事。相传家庙前照壁上塑造的麒麟是一只活麒麟,它经常在夜间跑到附近人家的田地里去偷吃东西。为了查明农作物受损的真相,田地的主人就潜伏到地里进行侦探,果然发现有一只麒麟前来“搞破坏”,当麒麟吃饱之后,他就悄悄地跟踪来到旧寨祠堂前,发现这只麒麟走到照壁前就消失了。田地的主人便取来钉子钉住麒麟的四只脚,以后就再也不会出现农作物被偷吃的情况了。旧寨陈氏家庙为三开间两火巷两进一天井兼拜亭建筑格局,坐东向西,祠内为石木斗拱承载结构,梁载间精细的木雕建筑装饰灵巧生动。载下悬挂着几十块官阶匾额,这些匾额是旧寨人才辈出的标志,更承载着旧寨的历史文化传承。

  行走在旧寨宽阔的寨前埕,热情的村民们向我们介绍这里另一处久负盛名的古建筑,当地人称之为“七间过”。这座总面积多达3000多平方米的传统民间建筑,据说是陈氏有庆堂老四房所建。整座只在中间开一厅门,门匾书“颍川旧家”,四进三天井建筑格局。因为旧寨古村属“牛地”,而这座颍川旧家就建在“牛”的后腿上,所以这一房头的族人就显得十分富裕。而老四房的富有,还直接体现在他们还在“七间过”的后面建了一座“塗库”,据说这是老四房存放钱粮的地方。至于把这种建筑称为塗库,主要是因为它的建筑质量和建筑风格都十分坚固独特,具有很强的防偷防盗功能。

  旧寨村里的古榕树也是一道道独特的风景,其中位于王爷宫前桥头的两株榕树,以其树姿独特吸引着游人的眼光。村民介绍,这两株榕树中的一棵原来是一株木棉树,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枯萎了,附近一棵榕树的气根就沿着木棉树干往下长,慢慢把树干包围住并长成一株茂盛的榕树。如今这两株树枝干相连,枝繁叶茂,当地人把它们称为“母子树”。另外位于古村北部左右大路口的两株大榕树,村民们则是把它们当成古寨的保护神。其中高耸挺拔的一株村民们称之为神公(榕公),另一株横斜茂盛则被称为神嫲(榕母)。据说村民外出或者婚庆时,都要取些榕树枝或榕树叶,祈求事业有成,平安吉祥。

  潭角村:潮风长在  临水烁金

  蓝城区磐东街道潭角村,古时被称为“潮临”,后来改称“潭角”。这里三面环水,村内水系纵横交错,古村格局保存完好,历史人文底蕴深厚,古迹繁多。据介绍,潭角许氏开基祖许光公宋时由福建来到揭阳,发现潭角是理想的定居之地,于是举家落籍。后来子孙繁衍生息,分创四处古寨场,分别为新围、沟美、南厝、北厝,古称“四寨一村”,目前全村现有人口5300多人都为“许”姓族人聚居。村内保存有祖祠5座,公厅32座,“小书斋”13座,“四点金”、“下虎山”、“三厅通”、“三壁联”等传统民间建筑共26座。

  古语说:“金生丽水,玉出昆岗”。潭角许氏先祖崇尚近水生财的理念,择地而居,精心营造村寨,因而古村建筑有着独特的地理特色。首先是择地考究。村落大多按照溪港水流动态,遵循五行风水原理确定方向,形成布局。其次是造型典雅。围绕地理形态,建设象形围寨,其中南厝和北厝是“双石榴地”,于是将这里建成两个相连的圆形围寨,由许氏两个房头分别营建居住,开南、北两个寨门,俗称“石榴嘴”,取其“同气连枝”的美好意义;而新围、沟尾属“蛇地”,村寨沿着一条形似灵蛇蜿蜒盘旋的溪流营建。再次是结构严谨。所有传统民间建筑都采用硬山顶土木结构。最后是装饰古朴典雅。祖祠、公厅的石雕、木雕、灰塑、嵌瓷都精雕细琢,巧夺天工,充分体现了潮汕古建筑的艺术风格。

  “古溪祠堂潮临宫,城隍水棉北滘榕”(“榕”音读“神”),是揭阳民间广为流传的顺口溜,其中“潮临宫”指的就是位于潭角村西北部的潮临古庙。该庙从潭角创村便开始营建,至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古庙前临榕江北河,古时每当涨潮的时候,潮水刚好漫上庙前阳埕,但从来不会漫过宫门,成了一大独特的自然奇观,古村因此得名“潮临村”,而“潮临古庙”更被民间称为揭阳四大名胜之一。第二次国民革命军东征军第二次来揭阳的时候,为了堵住敌军,周恩来、贺龙、叶挺派部队占领潭角渡口,为了不扰民,当时约有一个连的兵力住在庙里,周恩来等领导还到过庙里看望军士、做作战部署,留下革命的史迹。

  潭角村村内还珍藏着的一件宝物——一组由12块屏板组成的祝寿屏,屏中间为黑色漆底,上写祝寿文,全文1000多字都是楷书金字,自右而左书写,木屏上下为金漆木雕图案,屏风左右各有屏柱,柱头各雕一只狮子。祝寿屏为清光绪十年(1884年)制成,至今已有130多年的历史,依然光可鉴人,十分难得。

  心月园是潭角村最具代表性的园林建筑,潭角许氏始祖心月公创建。心月公是宋宝庆年间进士,任过湖广教谕,营建心月园是为家人提供理想的读书场所。心月园最为与众不同的是园内建有一座墓茔,并立有两块墓碑,其中一块是纪念心月公,另一块是纪念一位名叫金飚的将军。据介绍,金飚将军和心月公是同榜进士,两人由于志趣相投成了好友,后来金飚将军弃文从武,成了镇南将军。元兵入侵,宋帝南逃来到潮汕,金将军为保护皇帝而战死沙场,以身殉国。心月公得知消息后十分伤心,于是让家人把金将军的尸体收敛到心月园厚葬。新中国成立后,心月园和古墓一同被毁坏。1993年许氏族人组织重修心月园并重建古墓,主要是让子孙后代铭记先贤的功绩和情谊。

  果陇村:古韵流芳  诗书传世

  普宁市燎原街道果陇村,由乌堆洋、鸡笼山、耘头、杭溪、军田等5个自然村组成。自南宋末年福建抗元英雄庄公从入住果陇开基至今已历700多年,是全国最大的庄姓村落,人文历史厚重。村内溪河萦绕,湖山相衬,铁岭兰香袭人,杭溪绿竹成荫,白坑湖上舟筏穿梭,古老的亭台楼阁随处可见。据统计,果陇村内保存有祠堂32座,古建筑群3处,古巷1处,古批馆1处,故居1处,庙宇7处,碑刻3块,古墓葬3处,古桥梁1座,旧址1处等。

  据介绍,果陇宋时称渔湖塘口,因村域为一片洼地,水涸(潮音“可”)见陇,故又俗称涸陇,后改今名。村里溪河与练江相连交汇于双溪咀,经鸡笼山水闸向东流出大海,果陇的各片建筑组群,就像是大小不一的船浮于水面,有“果陇是船地”之说。在建筑布局上,基本遵循平衡的原则,建筑群成对称格局,横直有序,整齐大方。水迂迴处皆有以祠堂、公室为核心的民居群落,形成了“果陇十八门头”。最具特色的是元代建筑群前厅内,为果陇创寨时所建的单门合围建筑群落,自古有“寨母”之称。元末明初改原向东寨门为居中向南寨门。相传为“虱母仙”(何野云)亲手布局,能远吸南山灵气。建筑群长72米,宽53米。东与埔下头、柑园,西与药铺巷、水门仔、马头连在一起,宛如一只伸出两大钳爬向前面大溪的巨蟹。

  位于寨东内溪出口处的果陇娘宫,是果陇置寨时所建,有730多年历史。内有清道光十五年(1835)进士庄起凤所题的石门匾“慈悲娘庙”、题匾 “力助一臂”,整体建筑为硬山顶瓦木结构,木雕金漆装潢,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在娘宫前西侧,是庄起凤于光绪年间建的进士第。由正座、东厢、西厢、后厢、后阁及东门楼、东四座构成的方形建筑组群。正座向南为大三开间三进三厅二天井格局,中门顶石匾刻“将军第”(庄起凤被清廷诰封武显将军), 为庄起凤亲题。阳埕前麒麟照壁,四支冠名旗杆夹。东门楼匾额书“进士第”,门两侧对联“簪缨世胄,甲第家风”。整个建筑组群的建筑面积约2800平方米,有房屋100间,为“百鸟朝凰”格局,硬山顶瓦木结构。

  果陇是著名侨乡,村内的协裕批馆见证了果陇人曾经的侨批岁月。协裕批馆是一座3层混凝土框梁结构小洋楼,大门上“源远流长”四字依稀可见。批馆由爱国侨领庄世平的祖父庄书良携其儿子于清朝光绪年间创办,营业旺盛期在民国初年至1928年,后因战火被烧而结束经营,后经修复保留至今。

  果陇人历来崇文重教,至今村里仍保存有建于清同治年间的养兰书屋、建于民国初期的卧云草庐等乡中私塾。数百年来,这里英才辈出,清道光十五年至光绪年间庄起凤“一门四进士,六子五登科”成为史上奇迹。在中医师人才方面,果陇中医鼻祖庄元局(1736~1810),其子庄天儒(1771~1855)都是名医,尤为突出的是清同治十三年(1874)庄潜光设中和堂,带徒培训,为潮汕地区乃至东南亚培养几十名中医师。此外,爱国侨领庄世平,泰国第一副总理、交通部长庄俊奇,革命先驱庄明瑞、庄启芳,著名书画家庄典元,中国陶瓷工艺大师庄稼,画家庄小尖,还有旅泰画家庄礼文,旅港画家庄宋调等都是果陇人。

  碗仔村: 恬淡古朴   山清水秀

  普宁下架山镇碗仔村,是一个以马姓为主的聚居村落,包括碗仔村、下洋、白马坷、龙潭、望岭和岭尾 6 个片村。村落建于16 世纪末,历史悠久。盐岭古道穿村而过,进村石阶、古石板桥保存完好,村里古树名木种类繁多。村庄建在半山腰,建筑沿山坡分布,四周青山环绕,村中绿树掩映,鸟语花香,静谧古朴。

  碗仔村得名于山体形状。碗仔村先民到此定居时,因聚居地前有一长若案几的山丘,乃命名为案仔村。后因聚居地四面环山,呈凹形,状似碗,故依方言谐音改作今名。碗仔村的老寨所处地林木满山,青藤倒挂,奇石苔藓,有着四季常青的碧绿清幽,宛如自然环境中生出的古堡。碗仔村的寨门坐丑向未,即坐东北向西南,寨门面向山上的一块巨石,石象征着丁,寓意人丁兴旺。虽处在潮汕地区,碗仔村的大多数民居却不是典型的“下山虎”“四点金”形式。因山区地形不平整,不具备建多进落房子所需的地形条件,而且在山地建屋在材料来源、搬运、砌筑等各方面都难度极大。因此,碗仔村人因地制宜,靠山取材,筑建了一个个庇护之所——石屋。古老的房子墙体全部用石块直接摞起建成,后来在建造的房子石块之间加一些黏结材料。双坡屋顶是圆木搭接的梁檩结构,上覆瓦片,瓦片用小石头或者黏结材料来固定。多数民居是单进深联排的形式,单进深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联排这种形式增强建筑的稳定性,联排住的一般是一个大家庭的人。建筑布局简单,房子只为人们提供居住的场所,灶台、厕所、猪圈布置在住房外部。如今,石屋因久没人居住,爬满了藤蔓,远远望去,如古堡一般神秘古朴。

  走进群山环抱的碗仔村,不仅为那粗犷质朴的石屋而震撼,还会被那蜿蜒而上的石阶吸引。碗仔村老屋最高处与山下高度相差近 50 米,连接它们之间的便是那层层叠叠的石板路。橄榄树和梅树生长在山间各处,庭前院后,犹如一首首诗篇,记录着历史,吟唱着岁月的风华。村子南面有两棵古龙眼树、两棵古枫树,它们逾百年安然伫立,如同饱经沧桑的老者,见证了乡村社会的变迁。

  碗仔村是一个有着光荣历史的革命老区。土地革命时期,这里是大南山苏区的一个活跃村落,村民踊跃参加红军队伍。村里至今保存有红军战时卫生所、监护所、缝衣厂、印刷厂等遗址。从村里的鲈鳗洞桥,到沿盐岭径至普惠交界的盐岭亭,有革命烈士翁千亲手刻的“巩固苏维埃政权”等 10条石刻标语(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如今的碗仔村山清水秀,附近的老区村民时不时会带着一家老小来到未完成的石刻标语边上,取溪水喝茶,摘野果子品尝。长者在家人团聚的时候,总会讲述发生在这条未完成石刻的传奇故事,将大南山山区人民的革命精神传承给下一代。

作者: 
陈奕波,等
来源: 
揭阳日报(2016.11.15)
浏览次数: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