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文同辉的潮阳名胜

  潮阳境内,多处风景名胜,都有着历代文人名士的诗文,也有好多是因文成景,这些经过历史检验的景区文学,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过期,更不会因岁月的更替而褪色。

  潮阳麻田山,在宋代以前只是小北山东段余脉,鲜为人知,麻田山在宋代以前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山。但自从苏东坡的好友吴复古(唐宋潮州八贤之一)到麻田山创立麻田寺之后,苏东坡赠复古诗文多篇,现传世的有散文《远游庵铭并序》,诗《次韵子由赠关子野先生》、《闻潮阳吴子野出家》等七篇(首)(见《苏东坡全集》),其中《次韵子由赠关子野先生》最后二句吟道:“先生笑说江南事,只有青山绕建康。”苏东坡与复古笑谈江南事情,复古已隐居青山。青山即麻田山,麻田山也因大文人苏东坡诗文而出名。后被定为潮阳古八景之一的“麻田紫气”古寺在战火中湮灭,只存遗址,但苏东坡的诗文却深入人心。

  同样,潮阳东山在宋代以前也不甚出名,今日的东山,成了粤东重点名胜,与历史上两位大文人是分不开的。一位是南宋丞相文天祥,史载:文天祥于公元1278年来到潮阳东山,在东山上留下了《集杜四首》和《沁园春》词一首。《集杜四首》第一首写道:“寒城朝烟淡,江沫拥春沙,群盗乱豺虎,回首白日斜。”诗人在“豺虎”围困的危境中,心情镇定从容,因早晨登山时炊烟袅袅,在山上回首时,日已西斜,在诗作中把心境与山景溶为一体。而清末民初爱国诗人丘逢甲于清光绪二十二年至二十五年受聘东山书院山长,在此期间,留下诗歌二百多首,他的《游东山》诗九首,其中一首有“夜半玄笙出岭东,文山曾此拜双忠。百年胡运氛何恶,一旅王师气尚雄。”诗人在山上想起先贤文天祥,想到文天祥在山上的王师还气壮兵雄。滨海小山有文丞相诗文和雄兵驻扎,乃千古盛事,东山也因名士诗文闻名遐迩。笔者曾多次游览东山,今日东山的多处摩崖石刻,是历代文人墨客真迹,但古建筑除东岩、西岩和大小北岩部分庙宇外,新建了很多楼房和寺庙,让人觉得东山半旧半新。东山有曲水流觞,怪石漫坡,婆娑树影,幽雅静谧,确是一处游览胜地,然而,这是各地苍山的共性,如果没有文天祥、陈大器、丘逢甲等历代名士的诗文墨迹,恐怕难以名世和被列入粤东名胜。正如散文家马涌所说:“先有物,有物而后有文,再之后,物才成了景致,有了故事,有了魂魄,也有了在历史长流中挺立中流的本钱。”

  在潮阳的名胜中,也有因名人之文而锦上添花的。建于唐德宗贞元七年(公元791年)的灵山寺,是与潮州开元寺并列的粤东第二名刹。灵山寺因唐代大文豪韩愈的莅临和留下的诗文,而更具传奇色彩,更加引人瞩目。史载,唐宪宗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刑部侍郎韩愈因谏迎佛骨,被贬为潮州刺史,韩愈上任不久,闻灵山寺大颠禅师大名,曾三次赴灵山会大颠,留下了三封书信,今韩愈墨宝刻于寺内石碑,灵山寺也声名远播,迎来了各地文人名士,留下了一批诗文。灵山寺最重要的古迹除埋葬大颠祖师的舌镜塔外,就是韩愈致大颠祖师的书信墨迹和历代名人诗词,其中现代诗人,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和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赵朴初,游灵山寺时留下《访灵山寺礼大颠禅师塔有作》一诗,在海内外产生深远影响,给盛唐古刹灵山寺画上绚丽的一笔。

  麻田山和东山灵山寺是因文而景,与此不同的是莲花峰风景区是因景生文。莲花峰山光海色,自古以来吸引了众多文人名士,他们或赋诗、或题咏,留下了众多墨宝,如今海门莲花峰的悬崖石刻中就有文天祥、戚继光、黄一龙、臧宪祖等宋元明清的名人手迹,也有现代的书画家和学者商承祚、穆青、刘海粟、麦华三、吴南生、邵华泽等人的墨宝。清嘉庆年间进士、诗人黄一龙的《莲花峰怀旧》犹如景区的一张名片:“莲花峰下忆旌旗,漫道云霄一羽毛。天远波澄鲛宝静,虹销雨霁蜃楼高。堪怜岸草埋金箭,犹记汀花湿锦袍。那得楼船重奏绩,岘山长在数英豪。”因景怀旧,当年莲花峰文天祥率师抗元的悲壮,眼前的“天远波澄”景色,令人浮想联翩。古人诗文描绘的名胜,经过历史的淘洗,穿过时光的隧道,越是耐人寻味。

  风景名胜,不单纯是绮丽风光和青山绿水,其古今诗文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潮阳诸多名胜的景文同辉,这是比风物本身更加震撼心灵、引人振奋的景色。

标签: 
作者: 
郭亨渠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06.08)
浏览次数: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