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的龙湖寨

龙湖寨

  我以前在汕头、庵埠上班,每次往返潮州,总是在每个晨昏或午后,一个人开着助力车沿着韩江侧岸的护堤公路穿行,水泥路面,沿途风光,出汕头经庵埠、进东凤到龙湖、过江东越枫溪、入湘桥回磷溪……

  而龙湖古寨正好在路途中央,是必经之处,几乎每次我都要驶离公路从南北两门折入古寨。直街的青石板路面会让车子颠簸起来,人也顿时来了精神,好像内心里也寻找到一处寄托,常常有一种错觉,忘记了羁途的孤寂。恍惚之间,好像自己分明置身在某一个时光,骑着高头大马,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流连于这繁华的街市坊间,车水马龙……

  龙湖寨南北走向,南北两门均为竖拱型,上端均镌刻有清代潮州兵备道梁国治手书“龙湖”两字。南门一端靠近龙湖书院,现在的潮安第三中学——龙湖中学;北门为城楼建筑,配以篆书门联:“龙气逶迤紫微入首;湖光环绕太乙通流”。直街大约三里长,就像一条龙的脊骨一样,两旁斑驳的古宅旧院、府第祠堂饱经岁月沧桑,但仍有一些古建筑保存完好,也有一些宅院修复翻新。阿婆祠、进士第、探花第、大夫第、儒林第、林氏宗祠、许氏宗祠、天后宫等等至今保存下来的一百多座古建筑物,每一个门楼匾额、石雕、屋架木雕、门窗影塑,屋顶嵌瓷装饰件无不匠心独运、巧夺天工。“三街六巷”的龙湖寨俨然一座小城,这些昔日辉煌的宅第,自宋代至今,历经近千年岁月风雨浸淫,直街的坚朗风骨、院巷的斑驳幽静,依旧敛藏着昨日雄威的气势,让人一抬眼,总能感受到自有一股不可亵渎的清高。

  龙湖寨地处韩江下游西岸,靠近出海口,物产丰富,水陆交通便利。昔时,商品交易使龙湖寨逐步发展成为潮汕平原重要的贸易商埠,遂吸引四方富商豪贾移居来此经商置业,最终形成了数十个姓氏人家同聚一村的局面。农旺商活,龙湖寨鼎盛时期成为一块富庶之地,福地福人居,人杰地灵,龙湖寨历史上孕育出一批名贤俊杰,包括潮州历史上唯一的探花姚宏中,出任过广西临桂县教谕和山东道监察御史、潮州牌坊街“柱史”牌坊纪念者许洪宥,两淮监察御史、官至苑马寺太卿、潮州牌坊街“侍御”牌坊纪念者成子学,还有刘子兴、萧廷玉、夏建中、黄作雨、黄衍参、刘祖谟、林修等等;就连潮州状元林大钦的娘家以及在潮汕民间广泛流传的传奇人物秀才夏雨来据说老家也是在这龙湖寨中。

  这龙湖寨,龙脉钟灵气,龙湖寨居民敢于改变人们固有的狭隘闭塞的观念,以开放的思想兴商旺农、开拓出海贸易,以广阔的胸怀包容诸姓同村创业合居、和谐共处,以远见的眼光富而兴学、资建书斋义塾,成就龙湖寨经济繁荣、人文鼎盛。龙湖寨自有龙的傲骨,民族正义,家国情怀:明末倭寇大肆侵扰劫掠我域沿海各地,刘子兴带头组织村民“建堡立甲,置栅设堠”主动防御,“一乡之人无分尔我,念切同胞,义均休戚”,取得了御倭保障的胜利;明末清初,政局动荡,治安不稳,黄作雨仗义疏财,招募乡勇屡次阻击来犯贼寇,保家守寨;及至现当代,林修多次参加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参加过二次革命、护国运动等,功勋卓著……

  龙湖寨中有两座具有特色的祠堂“阿婆祠”和“先生祠”。“阿婆祠”是黄作雨为其庶母周氏所建,周氏为妾,在封建社会其过世后牌位不能享有入放宗族祠堂的资格。黄作雨感念其母养育之恩,力排众议,建起了供放母亲牌位的“阿婆祠”,据说,这是潮汕地区迄今为止仅有的两座“女祠”之一。“先生祠”是为一位从福建来到潮州,在龙湖寨多家书斋执教谋生的私塾教师王侗初而建的,王老师去世后他的七位学生感念师生情谊,“哀其无后”,集资为老师盖了祠堂供放牌位。在封建礼制禁锢的时代里,“阿婆祠”和“先生祠”能得以在龙湖寨建立,体现潮州人感恩包容、尊师重教的精神特质,焕发出浓浓的人情味。

  历史潮流浩浩荡荡,就像龙湖寨旁向南流归入海的韩江一样奔腾不息,作为历史文化遗存的千年古寨在新时代的大潮中绽放新的姿彩。如今,龙湖寨成了一处旅游胜迹,一些府第祠院得到修葺装饰,吸引海内外人士前来考察观光,逢年过节祭祖、游神赛会、舞龙等民俗活动也有声有色。

作者: 
陈伟滨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6.06.08)
浏览次数: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