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光塔趣事

  潮阳于东晋隆安元年置县(397),唐元和十四年(819)潮州刺史韩愈把县治从临昆山移至新兴乡,始称棉阳,后称棉城。从此,原先的滨海小渔村迅猛发展,商铺林立,贸易兴隆,城郊渔舟穿梭于内海湾,外地商船到此停泊、交易者络绎不绝,棉城成了岭南商贸重镇。宋代,人们认为棉城乃船地,船行于大海,广集内外之财,就缺一桅杆,于是就选择在棉城中心地段修建石塔,以利航行,并锁气脉,镇风水,求物阜久恒。

  史料记载,文光塔始建于宋绍兴元年(1131),后崩塌。咸淳二年(1266),道人赵汝萀主持复建,置千佛于塔内,称千佛塔。明崇祯八年(1635),知县漆嘉祉重建时,在塔基处掘得银版,上刻“绍兴元年辛亥三月建造”字样,始知塔始建之年代。当时银版“时发异光”,被认为人文昌盛之兆,邑人吴仕训倡改名文光塔至今。此后几经修缮,以清嘉庆二十年(1815),知县唐文藻修建工程最为全面,奠定了至今一百九十多年来的巍峨壮观。其建筑结构严谨,著称全国。塔高四十二点三米,空心,八面七层,每层有门,门外有石栏,游人登塔,可沿螺旋状石阶拾级而上,塔门有“文光塔”三字,门前对联曰:“千秋文笔振金石,百丈光芒贯斗牛”,书法苍劲挺秀,均为知县唐文藻所题书。

  文光塔似一位历史巨人,有多少才俊在他的眼下起落,有多少梦想从他的身旁起航,有多少悲喜历史在此上演,有多少游子告别他背井离乡远渡重洋,他见证了一代又一代的辛甜苦辣。明代,潮阳贵山都人郭廷序中进士,被授任江西贵溪县令,赴任前,登文光塔,写下了《古别离》一诗,诗开头说:“自小不出门,岂知天涯阻,郎欲上青霄,舟系江之许”。诗人将要离乡赴任,舟已在练江边等候,却想到离乡赴任如赴天涯,千难万阻,登塔恋乡,跃然诗中。清光绪二十五年夏历五月,爱国诗人丘逢甲和末代状元夏同和登塔后赴萧氏台,赋诗感怀:“大海惊涛似昔时,高台同听不胜悲。五年乡泪愁中制,半夜军声梦里驰。”诗人写诗时台湾被日本占领,曾组织义军抗日,失败后返回大陆祖家,此时寄居潮阳,诗人仍念念不忘抗击敌寇,收复台湾,爱国情怀,令人佩服。民国时期,潮阳泥塑艺术家郭云山从香港应胡文虎先生之邀,转赴新加坡,他先回家乡,登文光塔,赋诗曰:“高塔锦绣我有光,离塔别乡泪汪汪,它年若遂凌云志,万里归梓睹塔颜。”郭云山先生实践誓言,在新加坡事业有成,誉满东南亚时,毅然以八十一岁高龄于1981年返回家乡潮阳贵屿镇联堤村定居,是年笔者曾采访他老人家,并应他的要求,一同游览文光塔;1985年,旅居法国科学家郭序三,临终前拿出一件珍藏多年的文光塔泥塑模型,对在异国生长的儿孙说,我们的祖家是汕头潮阳县,潮阳县城有文光塔,你们要回家乡寻祖认根,要看看我们家乡的文光塔。

  文光塔已被批准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据专家透露,像文光塔这样的造型和建筑格局,在全国是极其罕见的。如今,文光塔连同周边地方,已被建成“文光公园”。

作者: 
郭亨渠
来源: 
汕头日报(2016.05.01)
浏览次数: 
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