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沟,活着的古村

泥沟村保留着潮汕传统的古建筑及民俗活动。郑楚藩 摄

  泥沟,一个“很土”的村名,普宁的民间干脆叫它“土沟”!就是这个名字充满泥土气息的村子,却被评为“广东十大最美古村落”之一,还被誉为“省内唯一活着的古村”。活着的?难道村子会走来走去?春暖花开之际,我带着满腔的好奇,随着一群朋友,来到这里采风游玩,一窥古村的美妙。

  走进泥沟村的一刻,我马上懂得何为“活着的古村”。只瞧成排的“下山虎”前,几个小孩在空地上戏耍;几位阿姨在屋檐下烧点纸钱,虔诚地祭拜着祖先与神灵;一个悬挂着古人画像的天井里,满地摆满炉灶和其他生活用品。这座古村没有像一些老寨似的人丁凋零,从元朝至今,虽历经社会沉浮、朝代更替,仍旧人烟攘攘,让人觉得生机一片。

  我跟着大部队在古村落里游走,宛如游玩迷宫,若不经人指点,可能将迷失于其中:池子边,燕子放低身姿掠过水面;菜市上,刚摘的青菜摆满路边;巷子里,几个中年人正在做着家具活。我们不时驻足观看村中的景物,或是一对淘气的石狮,或是一片石刻的碑记,或是一栏色泽艳丽的故事壁画……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们目不暇接,生怕错过一个精彩的细节。

  在参观完许氏宗祠“世德堂”和几座古宅后,当地的向导决定要带我们去见见另外三座建筑,第一座是立在村中的“百岁坊”。只见一座贴着春联的石牌坊,宁静地屹立在市集的中央,此坊据说建于康熙四十八年,顾名思义是为村中出了百岁老者而建,可见从很久以前开始,这里已经是一个安居乐业的地方,否则又怎能出高寿的老人?第二座建筑则是虎山上一穴巨大的陵墓,据说葬着明初泥沟村张氏先人张翠峰夫妇和胞妹张翠娥,这座罕见的“兄妹姑嫂”坟,其墓碑却是斜向地面45°角而立,为何兄妹姑嫂会同穴而葬,他们的墓碑为何会倾斜而立?我们解不开这风水中的奥妙,只好一行人站在虎山上极目远眺,燎原街道的山山水水尽收眼底,让人不禁心旷神怡。

  下了虎山,我们一行走过一个清澈的大池,绕过一面绘着麒麟的照壁,就来到最后要参观的建筑——张氏宗祠。走进祠堂,一块“报本堂”的巨大牌匾金底黑字,赫然悬于大厅之上,让我们这群远道而来的客人倍生敬仰。牌匾乃是清雍正三年(1725)御前特等侍卫张灿恭为宗祠所立,大概寓意不要忘本的意思。报本堂里牌位林立,祖先画像悬挂墙上。偌大的祠堂在族人的合力兴建下,方寸之间无不雕梁画栋、美轮美奂,类似的祠堂在泥沟村中还有多座。据说每年海内外的张氏几万族人都要回来祭祖,真难想象那场面该多么壮观。

  我们参观半天也只游玩了村落的一角,许多古建筑和田园风光来不及游玩,就到了回家的时间。归途车上,我望着远去的古村,陷入沉思。这是历史悠久的古村,也是远近闻名的侨乡;这里人口众多、姓氏庞杂,村民们却能和谐相处、文明风尚;这儿人才辈出、先贤挤挤,却能不忘故土、回报家乡……泥沟村,就像一面镜子,从它古朴的村舍、恬然的村民、新建的学校、庄严的祠堂折射出乡土中国的伦理与沧桑。想到这,我不禁在朋友圈发了一段文字:泥沟村,隐居的好地方。真想牵一条耕牛,温一杯浊酒,在布满青苔的石槛上酣睡,在冒出野草的老巷中行走,在芒果树下品味世道悠悠……

作者: 
陈程竑
来源: 
揭阳日报(2016.04.05)
浏览次数: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