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梅林

  在揭西坪上镇,有万亩梅林,山巅山脚,屋前舍后,曲折小径两旁,处处都是梅树。在这里,山静得极美极好,朵朵白梅凝成香雪,在枝头叶间浮动,美得那般冷艳高贵,叫人看了心尖上总会泛起湿湿的微疼。

  寒冬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季节,每个人出门都打扮得像个布娃娃,可就在这冷冷的寒风中,白梅开了。万亩梅林的梅花,那是怎样的一种艳景?青梅是揭西县农业生态经济支柱之一,该县坪上镇石内河是梅林最多的地方,那里村村皆有梅林环绕。在石内河的山径上行走,高低远近皆有梅林相伴的山野间,我听到季节的风隐隐走过,林间几朵白梅随风升上空中,一撇雨岚欲言又止,一只小雀儿带着笑声从枝间滑落。这一山山的美艳花儿,能否锁住整个冬季的忧郁呢?从一朵白梅间滴落的几滴露珠,在我的腕际间停留,淡淡地泛起一阵清香,让人不禁心醉。

  薄云小雨的天气,走在梅林间,朵朵白梅相伴,犹如一群少女在絮叨耳语,她们在轻颦、浅笑、顾盼、温存,每一个姿态都表现得沁人肺腑、玲珑剔透。正在林间穿过的轻柔的雾,让这梅林隐约有“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裾时云欲生”的意境,使这如梦如幻的白梅更美更有诗意了。在这个世界这个季节,唯有漫山遍野的白梅,让我忘却了自己。

  “坐花醉月,挽断罗衣留不住”,从山上看去,朵朵香雪在粗细曲直的枝丫间浮动,脚下是迷离的雾,看着看着,人就痴了,凡骸俗骨就此化了去。那一刻,你猜我想干什么?我想在这山野筑一间梦一般的小屋,用那暖暖的阳光和着梅花酿酒,或者从花间采集露水,摘了松果烹煮。我还要唐诗里的那只红泥小炭炉,在这山里拾一兜梅枝燃火,捋几瓣落花放入那泛着热气的香茗中。等你来时,我就用梅花酒茶和松果羹待你,可好?

  夕阳,在沉与未沉之间;香雪,在落与不落之间;游人,在醒与绮梦之间。心儿恍惚间,暮色也正恍惚着从花瓣里浅浅飞起。在梅林间行走,曲曲折折的小路像没有尽头,在梅林间若隐若现,让人像走在梦的边缘,兴起武陵人误入桃花源的惊艳之感。

  梅林里的香雪如云如烟,润了山野无言的静谧,远远近近的美景如从画里来。细眼薄唇的朵朵梅花,一芳素白,神韵释然,淡雅着、灵秀着,暗香流连,惹人耐不住一看再看。屏息凝神的时候,几朵白梅在枝头明艳起来,让人不禁看得呆了。

  朵朵白梅都是超脱出尘的,来看她们的人,都能染上三分灵气、七分诗情,人在梅林,就如在梦幻中欲仙欲俗,一半凡尘,一半仙界……在梅林,我站在自己影子的边缘,呼吸着神仙才能呼吸的香气,真想就在此山投宿一夜,枕香看月,静待你来。诗人周梦蝶写过一首《蓝蝴蝶》,其中有这样的句子:“我是一只小蝴蝶,/世界老时,/我最后老;/世界小时,我最先小。”在这梅林中,我好想化作一只小蝴蝶,在林间枝头上穿梭,与这亿万朵美丽的白梅再不分离。

作者: 
林锐磊
来源: 
揭阳日报(2014.01.26)
浏览次数: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