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最美古村落龙湖寨

  龙湖寨潮州人也叫它塘湖寨,地处潮汕平原中部。据史书记载,一千年前,龙湖寨那还是一片白浪滔天的大海,经过岁月的洗礼,河流的冲积,那里逐渐变成海滨沼泽。南宋的时期,一位姓徐的人(后人称之为徐氏祖)来到这里,并在这里安家。在徐氏祖之后,又陆续来了几个姓氏到塘湖定居,其中包括潮州韩山山前乡宋英宗驸马许珏裔孙许达夫等。辛勤的人们开始改变这片沼泽,烧砖瓦、盖房屋,造成一个四面池塘的村庄。徐氏祖见其为一面临江、三面池塘环绕故为之取名“塘湖”。直到明朝时期,灵法庙因建得雄伟堂皇,可比高昂的龙头而改名龙首庙;而龙湖寨的主要街道——直街路面中央用石头摆成一直线正如龙脊,龙脊两旁不规则的石块砌于路面更像龙鳞,直街的两边各有一条水沟,而寨首寨尾各有一湖互相呼应,登高鸟览时,龙湖寨就如一神气威武的神龙腾跃于雾气迷蒙的湖面上。因此,塘湖改名龙湖。

  龙湖“文”

  古时陆路交通不便,大宗货物运输多通过水运,而建乡之初的龙湖地处韩江的出海口,具备水陆交通的特殊位置,自然而然地成为历史上潮州的物资集散地之一,16世纪以后,海运业逐步有所发展,潮州后来兴起的小港口如东港、西港、溪东、南陇、东里及沙汕头,共同组成了当时联运的港口群,其中的西港即是塘湖东南方的西溪出口处,故龙湖历史上一直是潮州商业贸易十分活跃的墟市。据考证,只有1.5平方公里的龙湖寨上居然有四十八个姓氏,像这样的情况在潮州其他地方都没有出现过,是龙湖寨的一大特色。

  经济发达促使文艺繁荣,塘湖人重视文化教育,私塾遍于民间。在宋、元时代,塘湖祖先就创建书房,聘请名师教导本族子弟读书。到了明清两代,家庭的私塾已经不能满足塘湖生童读书的需要,整座的书斋也就应运而生。世世代代的读书风气,让塘湖一直是一个人文蔚起的地方。在这片土地上,通过科举考试中进士的就有53个,其中榜眼、探花各一,潮州唯一的文科状元林大钦也是在这里出生的,还有潮州人最熟悉的滑稽秀才夏雨来、抗倭民族英雄刘子兴等等。塘湖寨的历史名人很多,不胜枚举。

  清咸丰八年,中英天津条约规定将潮州辟为通商口岸,因潮州民众强烈反对,加上南海滨线逐渐南移,咸丰十一年,中英双方改汕头为通商口岸,汕头港和樟林港从此随之崛起,塘湖的西港和潮州其他港口一样,其海运口岸的功能逐渐退化,塘湖遂成为内陆镇。由于地理位置的变化,得不到商业经济的刺激,整体经济退坡,加上潮汕不能随便拆改祖屋的传统观念约束,塘湖寨得以较完整地保存了全盛时期的风貌。

  龙湖“古”

  从北门入寨,跨进城门,举目望去,会有时光倒流的感觉:一条不到10米宽的石路蜿蜒前去,贯穿龙湖寨南北,两边是盖着瓦片老式房屋,沧桑的墙壁、乌黑的屋顶、雕龙画栋的横梁……

  贯穿南北的石路是龙湖寨最出名的街道——直街,在直街道左边有三条小巷,分别是:新街、上东门街、下东门街,右边则有六条小巷,分别是五宫巷、隆庆巷、福兴巷、狮巷、中平巷、伯公巷,龙湖寨的人把这种特有的格局称为“三街六巷”。据悉,这种“三街六巷”结构是龙湖寨的先人按照地舆学的九宫八卦修建的。

  龙湖寨现在仍保存着100多座古建筑,其中有少量线条洗炼的宋式建筑构件,大量的带简约风格的明式建筑,华贵尚美、精雕细刻的清式建筑,带太平洋彼岸装饰风格的侨眷建筑,可谓古今并存、中西兼有、花样百出,有专家认为这些建筑堪称为“潮汕古建筑博览”。不仅如此,寨中个别建筑由于营造者的心理或客观条件等因素的作用,在构件、建筑符号的处理上一反传统样式,形成鲜明的个性。例如福茂内(黄悦爷厝)的檐口桁,横贯三跨,长约12.8米,是国内传统建筑中鲜见的超长构件。据说,黄悦爷少时家贫,后到南洋打工,勤苦善积,发迹后便回乡建大厝,显祖威。这条超长的檐口桁是用大木材刨细了做出来的,古建筑工程师吴国智曾对其评价如下:像这样的巨材运用就连皇宫都没有见过,这足以说明主人当时的资力和大胆的设计。另外还有一座非常特殊的祠堂——阿婆祠,阿婆祠是黄作雨为纪念他母亲而建立的,像这样为一个女性,并且是为一个偏房、没有带神话色彩的女性立祠在整个潮汕地区可谓仅此一家,阿婆祠的大门肚宽达建筑物宽度的一半,比例极为张扬,有“阔嘴祠”之称。

  众多的古建筑中,天后宫的风格尤其与众不同。天后宫俗称妈祖宫,祀“海上女神”林默娘。林默娘为宋代福建省莆田湄洲人,据传因常搭救海上遇难渔民而被奉为江海之神。天后宫位于龙湖寨南门内,原建于明代,位于现址斜对面的“蟹地”,因清代时龙湖巨富黄作雨为其母建墓于“蟹地”,故捐地迁于今址。

  天后宫在建筑上有两个地方是潮汕地区绝无仅有的:一是大门两侧的抱鼓石内向一面,主题为双狮戏球。在中原地区,抱鼓石下部雕为须弥座,中间为鼓形,饰以花纹浮雕,上部透雕狮子,这是常见的样式,但是在潮州却为孤例。二是天后宫的门神绘着二位端庄肃穆、和蔼慈祥的女性。虽然中国的门神,多是采自征战疆场的武将,诸如秦琼、尉迟恭、岳飞、关羽、韩信、赵云等男性历史人物,但个别地区尚有绘着花木兰、穆桂英的女性将军。而在潮州庙宇中却未见先列。

  建于民国十二年的方伯第(又叫进士第),更是集传统艺术与科学原理结晶。该第较完整的大院三进二火巷一后包,一浮坛及一个后花园的设计,不论是采光还是通风系统,防火防水设施和建筑艺术都体现人文特点,是一座令人叹为观止的艺术殿堂。方伯第在保持潮州传统建筑风格的基础上,带有明显的西洋风格。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屋子里雕梁画栋、潮州木雕被大量运用的同时,西方的五彩玻璃瓷砖、灰塑、壁画也同时出现在门窗的进口上,这种西洋的装饰元素和按照传统布局安排的屋内格局共冶一炉的情况,是那一时期华侨建屋的时髦风格。最后还有建于南宋时期的龙湖书院(现为潮安龙湖中学),是该寨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龙湖“俗”

  明清两代是龙湖寨发展的鼎盛时期,经济和贸易的繁荣,促进了艺术、科技和文化交流,龙湖寨由此汇集了门类众多、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

  舞龙是龙湖人最喜欢的传统文化活动之一,逢年过节,群众以舞龙活动寓吉祥如意,祈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据史料记载,龙湖的舞龙始于1918年,由溪乾“竹槌会”(码头搬运工协会)从彩塘宏安乡传入。初时为纸龙,后来龙湖寨里的老艺人许湘琴、许广立等人在纸龙制作的基础上,模仿各宗祠龙的壁画和木雕盘龙的模型,将鳄鱼的脸部、猛虎的牙、鹿的角、鱼的鳞、凤的尾集于一体,制作出别具特色、可以舞动的布龙。龙湖的龙,全长23米,直径44公分,单龙头就有8公斤。舞龙由8人表演,均为侠士装扮,脸上画着脸谱,头系青、红、绿色头巾,配以剑侠花,腰间扎黄色丝带,小腿扎以脚绑,穿“六耳”草鞋、鞋尖系彩缨,十分威武。舞动时融汇了武术的功架,翻腾跳跃,刚劲雄健。全舞分为九套十式,表现了龙湖寨人斗志昂扬、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

  龙湖寨还有一种特别有趣的民俗习惯,就是“鹅鹅游”,也就是游“鹅灯”。春节过后,“鹅会”成员会聚在一起,制作一盏盏形态各异“鹅灯”,并按五盏或七盏的数量,安放在装有四个轮子的木架(鹅棚)上。“鹅鹅游”活动当晚,每只纸鹅肚中都点亮两把红蜡烛,由青年小伙子拉着“鹅棚”,伴随着悦耳动听的潮州音乐《双咬鹅》,缓缓前进。据悉,“鹅鹅游”的习俗是为了纪念宋代潮州通判陈尧佐夫妇的。陈尧佐籍贯四川阆中,中进士后官任开封司录推官,后因上书犯谏被贬为潮州通判。到潮后陈尧佐夫妇重视教育,捕杀恶鳄,与百姓鱼水情深。不满二年,陈尧佐被召回京后逐步由谏议大夫迁升为宰相,因农历二月十五是其夫人的生日,龙湖附近的村民千百年来逐渐固定在这一天游园纪念他们。

作者: 
林炜璇
来源: 
潮州日报(2016.02.18)
浏览次数: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