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西湖两点红

  城里的湖好似城之眼,人们借助这眼眸,可以折射这个城市的过去和现在,亦可聚焦这个城市约略的风貌。城里有湖并不稀奇,扬州有瘦西湖,济南有大明湖,武昌、泉州有东湖,嘉兴有南湖,昆明有翠湖,宁波有月湖,肇庆有星湖,南京有玄武湖、莫愁湖,芜湖有镜湖,绍兴也有个镜湖。中国叫西湖的很多,杭州有西湖,惠州、颍州、福州都有西湖,但我独对潮州西湖有别样的兴致。

  潮州的西湖公园由西湖与葫芦山组成,山滨湖苍翠,湖倚山清幽,她小而俏,娇而媚,很有点小清新的味道。据说潮州西湖昔时是潮州古城的护城河,俗称“城壕池”。唐代以来,游人如织,题刻甚多,至今仍保存着唐宋以来的摩崖石刻百多处。唐肃宗乾元年间,天下设放生池八十一处,此湖便是其中的一处,我见湖心亭南侧有一池,名为“放生池”。潮州八景之一、诗情画意的“西湖渔筏”也在西湖园中。

  沿湖滨往葫芦山下走,一路楼台亭榭、名胜古迹甚多。友人说这些小景都有一个雅致的称谓,如“古洞佛灯”“水仙夜月”“梅庄新雪”“紫竹钟声”“钓台秋色”等,可惜现下很多已无迹可寻。颇具传奇色彩的“活人洞”和寿安岩下的“仙客留题”还在,北岩的“李公亭”后,有一狭长的石洞,高不及三米,洞内却可容纳十多人。从一端进去,沿着狭长的洞道,可见洞壁上镌刻有咏史诗。据传明万历年间有人到此游玩,想给此洞取个好听的名字,沉思间,忽见一个小孩不慎落入湖中,他急忙下去将孩童救起,之后此洞便名为“活人洞”。活人洞的东北边是寿安岩,怪石重叠,古树荫浓,恰似一座天然的园林盆景。岩上刻有“寿安岩”三字和一些记事石刻;岩前石壁平直,有如刀削,石壁上刻有两行诗:“有客重来山柏翠,何人不及洞湖清”;岩前一块巨石横卧,上刻明朝十二位举人的姓名,人称“举子石”。

  我走到芙蓉池边,俨然花木葱茏曲径通幽,很有江南园林的韵味。芙蓉亭北端有“奇石馆”,展示出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奇趣。沿此北行,便是小有名气的“处女泉”,泉水清冽,泉眼掩映在山坡草丛中,宛如深谷幽兰羞于见人的处子,引人想入非非。潮州人素喜品饮工夫茶,于是专门雇人来此挑泉水,据说用此泉水烹茶特别甘淳溢香,别无杂味。泉边有一茶舍,游人一边品尝潮州工夫茶艺,一边观赏湖光波影,真教人陶然忘机。

  但最令人注目的还是潮州西湖那两点红。

  一点红是红棉树边的涵碧楼,郭沫若题匾。楼前被称为英雄树的木棉(亦称红棉)据说已有数百年树龄,历经沧桑巨变,依然花叶如丹、风姿绰约。此楼始建于1922年,是一座临湖的两层小楼房。抗日战争时期被毁,1964年重建。国民军第一次东征时此楼曾是黄埔军校(学生军)办事处。南昌起义军入潮时,贺龙部第三师司令部也设在这里。周恩来、贺龙、彭湃、周逸群等都曾在这里进行过革命活动,周公曾在此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讲。楼内设“潮州七日红”资料陈列室和潮州市革命纪念馆。于史有据的是,1925年10月第一次东征时,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东征军总指挥蒋介石曾驻潮州,彼时他以“左”派面目出现,时常晨起游园,手捧中正剑,高声诵读孙中山先生的《国父遗嘱》。展馆的资料表明,国民革命军两次东征中,周恩来、周逸群等曾驻扎于此。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军转战人粤,周恩来、朱德、贺龙、叶挺、刘伯承、郭沫若等领导人,9月23日进人潮州,至30日撤退,前后共七日,史称“潮州七日红”。

  还有一点红是园中的陈波儿塑像,矗立在萋萋芳草中,著名作家、电影艺术家夏衍题碑。陈波儿何许人?她原名陈舜华、陈佐芬,1907出生于潮州市潮安区庵埠镇。1929年在上海艺术大学读书,在校期间参加了保障人权自由大同盟和左翼剧联领导的上海艺术剧社,主演了《街头人》、《梁上君子》、《炭坑夫》等影剧。同时,还发表了小说和多篇文章。1937年后,积极投入抗日救亡活动,在南京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著名抗日剧目《保卫卢沟桥》的首演;组织上海妇女儿童慰问团赴绥远前线进行抗日宣传,演出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等。1938年奔赴延安,从事戏剧、电影的创作和组织工作。1950年,在她的倡议下建立了中国第一所电影艺术干部学校,即北京电影学院的前身。她曾担任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妇联执行委员,全国文联委员、全国电影工作者联谊会常委。1951年11月9日因突发心脏病,44岁在上海香消玉殒。陈波儿堪称现代文艺史上的“美女明星作家”。

  这两点红才是潮州西湖的点睛之笔。

作者: 
朱希和
来源: 
潮州日报(2014.03.15)
浏览次数: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