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甲济美坊

  潮州有一条街,以其浓郁的地方特色、深厚的历史文化、鳞次栉比的牌坊、风格独特的骑楼而远近闻名。

  曾经,我只是把它当作一处步行的好去处,在悠闲的时光中,领略古色古香的建筑,细看种类繁多的商铺,在古典与现代的碰撞中感受时光的悠远、历史的苍茫。

  直到有一次,我从朋友圈的微信平台中,才知道了,在这众多先人的“嘉德懿行”中,竟然有一座属于我们先祖李氏的牌坊——台省褒封·科甲济美坊。

  你知道吗,当我再次走在牌坊街上时,我的心情何等的激动。在金聚巷口,我神情庄严地仰望这座属于我们李氏家族的牌坊,浓浓的乡情在心中蓦然升起,那是我们曾经的光荣与自豪啊!以至于有游客正在犹豫念出上面的文字时,我都主动上前解答,并很是自豪地告诉她那是我们家乡的牌坊,记载着我们先祖的光辉历史。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潮州人,或许你听过这么一句话“唔北(不知)死,惹着家伙巷李”,说的就是我们李氏先祖,曾经辉煌显赫的家族,曾经受到褒封的家族,曾经一家出来了四个进士二个举人的荣耀家族。

  台省褒封坊是“为户部郎中李思悦之父,举人封李一庄,御史李春芳之父,赠御史李大受建”。台省均为官制,代表中央机构。因李春芳是御史而居西台,李思悦任职的户部世称省,故合为“台省”。褒封,指封赠他们及其父亲,也就是李一庄受封为郎中,李大受受封为御史。故额为“台省褒封”。你知道吗,他们,都是我们鹳巢人的先祖。李春芳,又是我们鹳巢后园社的先祖。从族谱中,我才知道,我已是春芳公的第二十二世子孙了。我是多么自豪于这段辉煌的历史,以致我再次仰望这座牌坊时,我都觉得这座牌坊光芒四射,而我荣耀自豪。

  我们都知道,史有曹操父子,孙权兄弟,三苏等声名显赫地位尊崇的父子兄弟,我们潮州也有我们家乡一门四进士的李氏家族。

  坊南额镌有“科甲济美”。“科甲”指科举出身,“济美”意为使美好的东西发扬光大。我们李氏数代相继科举出身,一家出了四个进士、二个举人,故誉为“科甲济美”。坊上镌刻着“明弘治十五年/进士李春芳/嘉靖四十四年/进士李思寅/嘉靖三十五年/进士李思悦/万历十七年/进士李思振/正德十四年/举人李春魁/嘉靖十六年/举人李一庄”。在我们鹳巢族谱中,他们的名字赫然其中。李春芳为李一庄的大伯父,李春魁为李春芳的三弟。思寅为李一庄长子,思悦为次子,思振为季子。

  在我们《鹳巢乡志》慨述中,就有这样一段的描写,在明、清科举时代,鹳巢李氏有“一门四进士、十二举人、十八贡生”的荣誉。历代名贤辈出:有鹳巢乡第一人中举人,被誉为孝德乡贤的李大刚;有监察御史李春芳;户部郎中李思悦,刑部郎中李思寅;县令李春魁、李思振、李炳正……

  当然,“科甲济美”意在于把美好的东西发扬光大。这里,美好的东西也是指我们宗族的同心同德精神。在我们世族宗祠堂里,还保存着一块匾额“同心堂”。或许你听说过这个流传已久的美好故事。明朝正统元年(1436),潮州知府王源为鹳巢李氏宗祠命名为“世族宗祠”,并亲书“同心堂”匾额以赠。海阳县丞朱鼎为此撰写《同心堂记》,目的在于表彰鹳巢李氏家族“五世同堂,百口共爨 ,男耕女织,勤学书史,男女各尽其事;分文尺帛不入私房,同心同德”的典范事迹。“一国同心则国治,一家同心则家齐”(《同心堂记》),这种同心精神,不正是我们需要发扬光大的吗?这也正是当时他们所要提倡的精神,李氏家风是潮州人民学习的楷模。如今,“同心堂”匾额依然悬挂在鹳巢世族宗祠内,耀眼生辉。

  犹记得小时候,常随母亲到宗祠内祭拜祖先,那金光闪闪的三个大字曾让小小的我很是好奇,为什么有这么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呢。也常听母亲念起,我们有监察御史春芳公,才有黄龙伞。而今,这把写着“李春芳任南京、四川、道监察御史奉敕巡按浙江”的黄龙伞依然矗立在宗祠内,金黄高大,特别显眼。

  记得我参加高考的那年,考试的那天,母亲早早地带上早先准备好鱼、肉、粿等供品,来到宗族祠堂里祭拜祖先,虔诚祈祷“祖公保佑我能考上大学”。后来,我如愿地考上大学,成了我们家族里的第一个大学生。母亲每次谈及此事,都说是先祖保佑,我才能考上大学,我总是不以为然地笑着,还不忘辩解说是自己努力的。而今,了解了我们的家族史,我才深深地感受到,这文化传承的力量,这宗族荣耀的力量。或许真的就是先祖佑护,才有今天的我。

  从宋末元初,李氏肇初公为避兵祸自福建莆田县白沙乡来此创乡至今,我们李氏家族在这块鹳鸟筑巢的栖息地,繁衍生息,代代相传,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在这条漫长的历史的大河中,人才辈出的明清辉煌时代已成了历史,但正是这段历史,以牌坊的形式,让后人铭记,让精神发扬,让我们骄傲。这就是牌坊街上的台省褒封·科甲济美坊的故事。

作者: 
李少英
来源: 
潮州日报(2015.12.01)
浏览次数: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