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活的黄岐山

  在外地人眼里,它只是一处丘陵,算不上是“山”。

  在揭阳人眼里,它不仅是常年葱郁的“市肺”,而且是知名的文化山。

  黄岐山,不知它诞生在哪个年代?不知它有多古老了?但这并不妨碍揭阳人对它的垂青——除了登上山巅能俯瞰城区容颜,更因为它浸融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代代流传。

  在东门郑家围,外公讲述明代揭阳县令冯元飚与爱妾黄月容的爱情故事,年幼的我听得似懂非懂,稚声稚气地问“月容夫人后来怎么样啦”,外公说,冯县令将她安葬在榕城郊外的黄岐山。

  在榕城工作时,与家人、同事、朋友,或者独自一人,我数次登黄岐山,侣云寺、岐山塔、古槐树等,古朴风雅,景色宜人。每次沿着曲折的小路拾级踏阶登山,微汗渗出,山风吹拂,顿感清爽,倒也自得其乐。

  十几年前,八十多岁高龄的外公说想重游黄岐山,四姨与小姨立即陪伴他前往。“六十年没来过了,变化真大!”重游旧地,外公感慨不已。就这么一处郊外山景,却要等到六十年后才能再度游赏,外公为了家庭所付出的辛劳,真的太多了,而我们作为晚辈,却几乎忘记了应该陪伴他游览榕城的建设新貌。好在,他晚年重游黄岐山的心愿能如愿以偿!

  今年回揭阳过春节,我特地带老婆与儿子登赏黄岐山。坐公交车到达山脚,一位男青年问我往黄岐山该怎样走?恰好同路,我邀请他随我同行。交谈中得知他是洪阳人,姓唐,在深圳工作,今年回家过春节,慕名首次来黄岐山游玩。他问我黄岐山有啥好玩的?一路登高,我给他讲述冯县令与月容夫人的故事。

  到了侣云寺前,见到“槐兰结缘”的自然奇观,小唐“啧啧”称奇。儿子年幼,不懂“槐兰结缘”的自然原因,但他好奇地问:“两种植物为什么会长在一起?这棵大树会不会长出动物来?”哈哈,尽情发挥你的想象吧,黄岐山会因为你的创意思维而更富于发展空间。

  每年正月十六,榕城人有登黄岐山踏青的习惯,同时凭吊月容墓,缅怀聪明贤惠的月容夫人。她助夫君勤政为民,自然能赢得身后美名。“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刘禹锡对山有自己的审美观,山有仙人才有灵气。揭阳人对山也有自己的审美观,黄岐山不高,不要紧,青山葱郁,与真挚的爱情结缘,就足够世代传扬了。

  小唐说:“今天我第一次游赏黄岐山,遇到了你们一家,了解到这个动人的爱情故事,真幸运!”说的也是,今天我也觉得有趣,有机会当一回导游,为传播文化名山出一点薄力。

  回家后,儿子的寒假作业有一项是画一幅画,他说:“今天我们登黄岐山,就画登山吧。”山峦绵延,有树、有草、有花,三个抽象人举步登山,山顶是岐山塔——这就是黄岐山给揭阳新一代的印象。儿子用蜡笔涂上颜色、写上姓名,完成了作业。

  黄岐山能得到市民的热爱与呵护,是它的幸运,能得到新一代的青睐,它才能更加鲜活秀美。

作者: 
林毓宾
来源: 
揭阳日报(2015.03.15)
浏览次数: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