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帝庙絮语

  在砲台老市区,古炮台(铳城)、古海关(宪关前)、关帝庙(关爷宫),作为砲台历史的物证,历来为老砲台津津乐道,视为傲娇。可惜时间这把杀猪刀虽然粗砺却无坚不摧,硬生生把古炮台、古海关这两个木石筑砌的庞然之物摧残得面目模糊,非专业人士恐怕踏破铁鞋仍徒叹奈何,唯有关帝庙依稀可见当年的样子。

  关帝庙位于砲台镇老市区中心,坐北朝南,前临大海、后绕小溪,旺盛的香火带旺了创市于宋的“铺前”(今砲台镇)商贸业,宫前米市辐射毗邻三县。周边街道纵横,商铺林立,镇区十八条街通向这里,故“砲台有十八个关爷宫”的说法由来有自。从关帝庙周边遗存的不规则石板铺砌的狭长小街和少许明、清建筑风格的铺位,以及鱼鲜街、打铜街、打铁街、布街、番薯街这些街道命名不难推知,当年关爷宫前及其周边商贸繁荣的风貌与商品分类贸易的显著特征。时至今日,宫前蚝烙、尖米丸、韭菜粿仍然是人们食指大动的特色名小食。每年农历二月初八开埠纪念日和农历五月十三关公诞辰日举行庙会,关帝庙前盛况空前,有彩街,赶集、游艺、潮剧表演等大型活动。尽管时序更替物换星移,“关公巡城”这一民俗至今仍盛大开演。轿子里的关二爷面如重枣,正气凛然,就连左武右文的双袖与戏台上的关公并无二致。听说,邻镇曲溪吴姓建有两座关帝庙,一座供着文关公,一座供着武关公,有趣得很。

  关帝庙始建于明万历二十九年,为三山门两进殿堂结构,系先辈敬仰历史名将关云长忠义正气,认为可化民斋俗而建。清康熙、乾隆年间,关帝庙两度重修,其飞檐斗角、雕梁画栋,美轮美奂。双龙抢宝、双凤朝牡丹、三国戏屏等嵌瓷泥塑,高超的穿透和镂空木刻,多层次的漆金油彩工艺,极具明清两代建筑风格。一九九二年,砲台各界人士及旅外侨胞斥资一百多万元,延请良师巧匠,修旧如旧再次妥为修缮。走进关帝庙,面对关羽和他的青龙偃月刀,我想起了桃园豪杰三结义,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的铿锵盟誓;想起了关二爷温酒斩华雄、过五关斩六将的英勇场面;想起了他千里走单骑、义释黄汉升的忠肝义胆;想起了他单刀赴会、刮骨疗伤的镇定自若。同时,也为他镇守荆州日久刚愎自用终于败走麦城、身首异处深感可惜。伟大如关老爷,也难逃性格所造成的悲剧。当然,不以一眚掩大德,国人的眼睛是雪亮的。

  关帝庙不仅是砲台的经济中心,而且是砲台历史上重要的政治中心。清代曾在此设立揭阳北寨司,辖梅岗、地美、桃山三个都。民国时期,揭阳二区署,区警察所也曾设于此。一九二七年四月,白色恐怖笼罩揭阳,中共揭阳县二区区委书记彭名芳、农会主席吴启青,发动和指挥了武装占领水陆枢纽砲台镇的“倒蒋”行动。4月20日下午,农民武装汇集上千人进入砲台镇接收伪区公所、警察所、海关,在关帝庙成立了二区临时政权。由于国民党潮普揭清剿队疯狂反扑,赤卫队腹背受敌、伤亡惨重,4月23日撤离砲台镇。这是潮梅海陆丰地区以彭湃、杨石魂领导的农民运动建立苏维埃政权的又一次尝试,在揭阳革命斗争史上留下光辉的一页,俗称“砲台三日红”。同年,南昌起义失败,叶挺、贺龙带领的起义军经汾水岭激战后辗转官硕、登岗,准备北渡榕江与前特委书记周恩来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会合,在砲台驻军三天,渡江指挥部就设在关帝庙。据蔡木钦老人口述,贺龙曾对当地老百姓说:我们和潮州人一样,同拜一个关爷,我们是仁义之师。当年渡江者之一、原中顾委常委肖克将军,一九九二年、一九九七年两度莅此重游故地,关怀之情溢于言表。现在,关帝庙为揭阳市二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鲜红的血色给这座古老的庙宇增添了一抹时代的亮色,真的可喜可贺。

  每当走近关帝庙,我的心里总会升腾起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让我兴奋,又让我纠结。但愿关帝庙显赫的名声和旺盛的香火,不仅与《三国演义》里面显圣的关二爷有关,更因为“三日红”的光辉烛照,也因为后人对关云长文韬武略、忠义两全伟大人格的崇敬与缅怀。

  在砲台五十四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着太多厚重的记忆,默默地滋养着岁月,也为岁月轮回所磨蚀,需要我们去挖掘、整理、收藏、传扬,让像关帝爷一样的正能量彪炳千古,照彻日益淡漠、喧嚣的天与地。

作者: 
胡骏
来源: 
揭阳日报(2015.11.08)
浏览次数: 
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