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公园假山忆旧

中山公园假山现貌 陈生 摄

1933年发行的“汕头筹建中山公园有奖券”

1934年6月出版的《汕头中山公园报告书》中假山照

  以前我在中山一小读书,五六年级的时候,特别喜欢和班里的男同学到中山公园的假山玩游戏。因为假山一层一层的,石头很大,可以藏身。而且假山的山洞很多,四通八达,玩那些如捉迷藏之类的“抓特务”、“不动”、“救国”等游戏,的确非常好玩。我们往往玩得浑身大汗,乐而忘归。那时候中山公园周围的中山一小、中山二小、韩堤小学、新兴小学、中山民办等小学的大男孩,有时放学后或星期天都会结伴到中山公园假山玩。

  后来我上了中学,再也没有在假山里成群结队地闯荡了。因为家住公园边,暑假时,我常带着小说,走过白色的中山桥,向右再走过中山公园管理处,拾级而上,坐在假山的七贤亭上,迎着清爽的南风,有时看书,有时俯视着亭下北边小湖里的荷叶、荷花,有时眺望着南面公园溪岸上的桃树和柳树,听着蝉鸣。半个世纪过去了,那段美好的时光令我难忘。

  中山公园的假山有四层,有多处石级盘旋而上。每层布局不同,有着形态各异的山洞。底层是假山的主体建筑,怪石嶙峋,曲径通幽,洞中有洞。南边有亭有湖,西边蜡石、海石错落,北边两座小亭在山石丛中相邻而立。东边的山洞中还有一“朝曦洞”,石壁上有“汕头商埠图”的彩色浮雕。第二层也有一大山洞,洞北有一似炕的大石床,约50厘米高。小时候我们两三个同学能蜷屈着身子挤躺在上面说话。第三层的山洞像个小书房,西边和北边各有彩色水磨的桌椅,可以让人歇息,也可让人端坐看书。洞壁上,以前好像还有些黑底白字的石刻对联。第四层是最顶层,基本上都是用水泥和钢筋塑成形状各异的假山石。中间是个中国式揉合东南亚风格的亭子,亭里也有石桌石椅。此亭较高,重檐的亭顶从很远的地方便可以望到。假山建有亭六座,还有几座小石拱桥。我去过全国很多城市的公园,几乎没见到如汕头中山公园这样大型的假山建筑。故宫御花园里的假山,其规模也不大。苏州园林里的假山,虽然设计精巧,太湖石也很美,但秀美之中仍缺乏汕头中山公园假山的那种宏大,那种险峻,那种深幽,那种奇特。

  假山,有人说是建于1936年,其实不然。

  中山公园的假山,也称假石山,是分三个地段先后建筑的。最先建筑的是中山公园管理处后面东南的假山,主要是七贤洞和洞上的七贤亭。七贤洞这边的假山建成后,再建公园管理处后面的通道式假山,以连接七贤洞和北边尚未建筑的大假山。1930年12月,为建筑假山,“筹建中山公园委委员会”(简称筹委会),已开始备料,向石料供应商大量购买假山石,还派人到惠来靖海和潮阳采石。雇用姚香泉为建筑假山主任。假山建设工程开始由汕头元兴号承建。1931年5月,还成立由筹委会委员林修雍、黄定余、钟复初组成的“监督建假山工程委员会”, 加强对假山施工进度和工程质量的管理。同年7月七贤洞假山建成,并先向游客开放。后期的假山工程由郑霖记承建。1933年9月13日,假山工程经东区绥靖公署李超雄、中山公园筹委会监督建假山委员黄定余、总务主任吴小枚及技士、监工等会同验收合格,假山工程基本结束。1934年6月出版的《汕头市中山公园报告书》第四期,就刋载了假山的全景照片,照片上的游客很多,可见当时的假山是多么引人注目。

  中山公园的假山建筑规模大,建筑难度高,建筑资金也是一笔巨款。有人说假山是胡文虎先生赠建的,但《汕头市中山公园报告书》里没有记录胡文虎先生有捐款建假山,有关胡文虎先生的传记中也未记述过胡先生捐款建假山之事。当年筹建中山公园,除了征收全汕头市铺户房屋租捐一个月(约8万多元)和几笔政府部门拨给的罚没款作为筹建资金外,全靠发行“汕头筹建中山公园有奖券”彩票的得利作为主要收入。个人捐款好像没有。个人要捐款,其实买奖券就一样,一些人中了奖,故意不去领奖。奖券在汕头市、潮安等县和厦门发售,谁买奖券,谁就捐赠了中山公园的建设款。每张奖券2元,每期发行两万张(后来减少为一万五千张),虽然那时市场经济很不景气,但人们对筹建中山公园非常支持,买奖劵很踊跃。1932年,中山公园的奖券收入就有5万多元。整个假山的建筑费用,大约花了4万多元。

  中山公园的假山建成至今,已近82年了。世事沧桑虽然使假山减少了一些文人气息,如一些亭、洞的题匾和对联已经消失无踪,但假山的风姿依旧动人,岁月的沧桑倒为它增添了历史的价值。

作者: 
郑韶南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5.07.20)
浏览次数: 
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