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总兵府

  南澳总兵府署,居深澳城正中。明万历四年(1576)副总兵晏继芳建。二十八年(1600)地震倾圮,副总兵郑帷藩改建于金山之麓,凿山填土,工费难成,后副总兵黄岗从众议,于旧址而重建。四十七年(1619)坏,副总兵何斌臣修。康熙二十四年(1685)总兵杨嘉瑞建。乾隆二十二年(1757)总兵倪鸿范修,镇府后楼,万历九年(1581)副总兵侯继高建,二十八年地震楼圮。四十三年总兵徐一鸣重修,高四丈,围十五丈有余,当建楼时,形家云“为南澳兵民造福之地”。乾隆四十六年(1781)总兵吴本汉,毁其楼,吴卒,继署者总兵沈绾旋卒,继署者总兵琳又卒,三镇相继沦没,论者以为楼毁而风水坏,则主者受之。

  现在的总兵府,主座是2004年3月复建竣工的,建筑面积870多平方米,是根据贝雕屏风,当年府署的图景修建的。总兵府由主座虎节堂、两厢、前座、门埕、两廊、帅旗、钟楼、鼓楼、东西辕门等组成,民国初年曾作为县公署,解放后曾作为公社、区镇政府办公处,占地40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3300平方米,自上世纪80年代末辟为旅游景点。

  此处叱咤风云运筹帷幄的地方,自然吸引着政要骚人学者,让他们在这里流连观赏,在这里留下墨宝芳踪。有胡耀邦、任仲夷、吴南生、李德生及其夫人、还有庄世平、乔石、张德江、游宁丰等,也有散文大师秦牧及其夫人,诗人黄雨,国学大师饶宗颐,外国友人雅史·马兰德及其夫人等。

  也许这里真是风水宝地,“能为南澳兵民造福”,到这里任职的封建王朝总兵,多是响当当的,他们辖管福建漳州府的铜山、悬钟,广东潮州府的饶平、澄海、达濠、海门,惠来县的靖海,陆丰县的碣石水师,还得轮守台湾、澎湖。担任南澳总兵多为进士出身,还有三位是武状元,都是战功累累,十分显赫的骁将。

  这里流传有“南澳总兵见皇帝免跪”之说。皇帝深知,南澳总兵者,个个骁勇善战,足智多谋,功劳显赫,而且在海上驰骋,出没风波,十分艰险,守护半壁江山,责任非常重大,所以对他们特别看重,用什么来表达关爱呢?奖赏金银锦帛,这是平常之物,皇帝终于想出特别恩宠的赏赐——赐一条特别长的朝珠,让他们朝见弯腰,长珠即可着地,表示已经下跪,免同众臣一样屈膝俯伏,也就是见皇帝免跪。

  还流传有“南澳总兵金脚骨”之说。有位南澳总兵从未朝见过皇帝,这回登上金銮,见戒备森严,皇威浩荡,向皇帝下跪后站立起来,双脚不停地发抖。皇帝问,卿为何发抖?南澳总兵急中生智奏道,臣想起在海作战,人站在颠簸的战船上,船上下摇晃不定的情景,故双脚发抖。帝问,大海的波浪有多高?总兵答,三丈三。帝曰,哦,南澳总兵海上征战艰险,朕赐你们都是金脚骨,今后在摇摆不定的战船上,也能挺立不发抖,率领水师保卫海疆。

  还有受到皇帝“亲解御袍,慰劳宠赐”的周鸿升,就是贝雕屏风六十荣寿的主人。周鸿升曾随康熙皇帝“亲驭六师,远讨漠朔”,取得征讨叛逆的蒙古族噶尔丹的大捷,周鸿升在战斗中执戈前驱,躬身矢石,奋不顾身的英勇表现,受到皇帝的优遇。周鸿升带着显赫战功和皇帝信任重托来南澳就任总兵。这一年是康熙三十七年。

作者: 
张六
来源: 
汕头日报(2015.08.30)
浏览次数: 
291